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其實《願榮光歸香港》唔需要樂評

2019/9/14 — 11:05

(管弦樂版《願榮光歸香港》片段截圖)

(管弦樂版《願榮光歸香港》片段截圖)

呢兩日有唔少朋友問起覺得《願榮光歸香港》寫成點;似乎好多人覺得詞同曲都有進步空間,網上亦有唔少文化界或音樂界人士長篇大論俾意見。

我身為一個讀音樂出身嘅老師就想問吓大家,有無諗過首歌裏面啲所謂嘅瑕疵,可以係創作嘅一部份?

連登仔轉數咁快,做二次創作應該多過做功課,填詞一向精準貼地,勁過好多專業填詞人。要填一首無懈可擊嘅詞,又點會難到佢地?

廣告

咁點解呢首歌,會被某些老餅及持牌人士覺得咁不完美、可改善呢?

旋律選用非流行曲曲式,已經可能係諷刺老一輩嘅選擇。有啲似陳奕迅《重口味》或 Juno 首《情感的廢墟》— 用老土將我等老餅嘅回憶 call 曬返嚟,we connect 。

廣告

歌詞都係,首歌某些音感覺係有啲錯配,或者有唔押韻嘅地方,令人諗起早期廣東聖詩重字不重音嘅現象,譬如《耶穌愛我》裡面嗰句「注~夜掃外痾~」都係香港人集體回憶。而好多時,歌詞越填得偏離預期係越深入人心,例子有林日曦填嗰句「余春嬌打救張志明」同麥兜嘅「鵝滿是快烙滴好耳痛」。

呢啲只不過係我嘅聯想,如果咁容易俾我地估到嘅,就唔係連登仔啦;過咗三個月唔係仲唔明啊嘛?

《願榮光歸香港》呢種歌唔係為咗年尾選十大金曲而作,所以同流行曲一貫期望有出入,或者唔順耳係好正常。大學時學音樂分析已經有老師教落:劃時代嘅歌,純用音樂或創作技巧角度分析,只會凸顯樂評人嘅愚昧。要赤裸記載一個百孔千瘡嘅時代,就唔需要加入太多浪漫主義;精雕細琢先係不合時宜。歷史繼續轆,歌曲自然會被不斷修正,呢啲後人會搞。我地而家尊重原創、唱好首歌就已經係最大幫忙。

偶爾會有學生問我,點先算好音樂。我會講一個簡單的故事說明:從前一位小女孩喺媽媽葬禮上唱咗一首歌,得嗰四、五歲,無人幫佢練過,所以根本唱得唔好,但賓客都被深深感動落淚。佢當日充滿瑕疵嘅演出,每次被提起,都會激勵更多人。

能夠感動人心、觸動情緒嘅就係好音樂,而通常只有超越音符嘅創作同演出先可以流芳百世。

總之,而家唔洗齋唱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已經係一件美事,因為次次唱到嗰句四拍要一口氣唱曬 thenjoininthefightthatwillgiveyoutherighttobefree,大家都係?過就算,其實都有啲尷尬。

而家終於有首自家製,真係覺得好欣慰。

名正言順,同聲同氣,舒服曬。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