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冷戰回憶錄】1949 年新中國成立,香港成為東方柏林?

2020/9/29 — 17:19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1945 年香港重光後,百廢待興。同時間,國共內戰勃發,同胞相殘,香港亦因而再次面對戰爭陰霾。1949 年 4 月,國共北平和談失敗,解放軍發動渡江戰役,攻下南京、上海,南進勢如破竹。1949 年 9 月,英國首相艾德禮(Clement Attlee)向英聯邦國家領袖發緊急電文,將防衛香港類比 1948 年的柏林封鎖(The Berlin Blockade),是抵抗共產主義擴張的最前線: 

「現時情況與我們在柏林曾經面對、及正在面對的頗為相似。我們無法準確預視柏林局勢的發展,但可以肯定我們必須留守。所以,我們亦唯有留守香港,暫不論程度及為期多久。就柏林及香港而言,俄國及共產主義擴張的威脅,令我們必須留守不讓。」

“In some respects situation is similar to that which faced us - and to some extent still faces us - in Berlin. Just as we cannot foresee with certainty how future of Berlin will develop but are convinced of necessity of remaining there, so we are impelled to remaining in Hong Kong without any clear indication of extent or duration of military commitments involved. In both cases the threat of Russian and Communist expansionism necessitates holding what we have and not withdrawing.“

「基於政治及戰略理由,我們不能容許共產主義主導東南亞。經濟上來看,東南亞從世界隔絕,將會是災難。任何在香港向共產黨的退讓,都會被東南亞人民視為開始全面撤退的訊號。他們將會立即轉軚,籌謀與新共產政權協商。

“For political and strategical reasons we cannot permit South East Asia to be dominated by Communism, and from an economic point of view it would be a disaster if the area were cut off from rest of the world. Any weakening before Communists in Hong Kong would be regarded by peoples of South East Asia as beginning of a general retreat and they would immediately turn their thoughts towards making terms with the new power of Communism.“

廣告

吸取 1941 年香港保衛戰的教訓,英國在 1949 年迅速增兵香港,守軍規模最後接近一個師,兵員總計達三萬多人,是 1941 年大戰前夕的兩倍多。是次增援,以削弱英倫本島的防衛力量來協防香港,對當時緊拙的英國財政亦是非一般承擔。在國會辯論中,後來成為首相的哈羅德.麥米倫(Harold Macmillan)更慷慨其辭:「香港就是東方直布羅陀,必須堅守。(Hong Kong is the Gibraltar of the East and must be held.)

廣告

影片:1949 年增兵香港的影片,旁白於結尾稱「香港準備就緒,不會重蹈 1941 年投降之覆轍」。 1:27-1:33 處展示了多輛彗星坦克 Comet I (A34) 在新界進行演習。彗星坦克在英軍服役至 1958 年,部份國家沿用至 1980 年代。英軍留下其中一輛擺放在石崗軍營。1995 年,坦克移交至博物館,現於海防博物館展出。

冷戰格局下,香港成為自由世界在亞洲具指標作用的重要支柱。美國對此表示認同,但並未作出任何軍事承諾。1950 年 6 月韓戰爆發,杜魯門總統下令第 7 艦隊前往台灣海峽,英方相信此舉有助威嚇中共。

自 1949 年起,香港廣被稱為東方柏林,但背後的政治事實恐怕與此剛剛相反。英方先一手硬,以軍力威懾中共;然後一手軟,於 1950 年 1 月 6 日承認中共,圖謀減輕後者的敵意及危險性。最後,英國繼續保有香港,但英資難逃 1954 年被趕出中國的命運。

從港督的角度而言,香港需要駐防,但不要成為衝突的中心。香港經濟繁榮,在於既與中國維持和平,亦與西方暢通貿易,這樣同時有利中英兩國。借用時任港督葛量洪的說話,就是「中共強攻香港,只會得到一個空殼。(All they would get would be an empty shell.)」這個看法,正正與中共「 長期利用,充分打算 」的對港政策暗合。1949 年 10 月 17 日,解放軍的南進終於止步於香港邊界。

下一任港督栢立基亦分析,中共真正懼怕的是與美國交戰,而香港問題的優次地位亦在台灣及西藏之下。再者,中共亟需外匯及貿易,所以在香港問題保持沉默。栢立基亦觀察到,當時香港市民並不熱切追求自決及自治:

"There has been no substantial or sustained movement towards self-determination and self-government in Hong Kong... There is emphatically no emotional popular support for such a course."

所以,他認同葛量洪拖延將香港變成自治邦的楊慕琦計劃(The Young Plan)的判斷,並加以永久擱置。栢立基判斷,只要英方不嘗試培育另一個政治身份認同及獨立城邦地位,中共將會容許英方在香港的暫時管治。就這樣,香港沒有走上馬來亞及新加坡等殖民地的獨立路途,而是繼續政府以善治爭取管治認受性的方向。

 

參考資料:
Louis, William Roger. Ends of British Imperialism: the Scramble for Empire, Suez and Decolonization: Collected Essays. London: I.B. Tauris, 2006.

Watershed Hong Kong Facebook / Patreon /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