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出走

2021/2/28 — 11:08

Photo by Ion Sirbu on Unsplash

Photo by Ion Sirbu on Unsplash

【文:Irene Chan】

讀到一則法庭新聞,主任裁判官質疑求情信件的真誠度,認為若師長事前沒有提點學生,事後卻表示會協助學生更生,「我唔係話佢哋點做野,但作為師長,事前有危機有冇提一提?」

回想起作為老師時,處理學生安全危機的經驗。

廣告

上六年級功課輔導課時,學生會互相交談,小學生「傾偈大過天」(中學生是「戀愛大過天」),他們一邊做功課,一邊和同學聊天,小和說不想回家,因為媽媽想念印尼的家鄉,很不開心,時常打罵小和,小和說很想離家出走。當然我盡量開解他,希望他能體諒媽媽,但小和的表情仍然是一副大不以為然的樣子。

為了防止學生真的不回家,晚上在街上流連而遇上危險,我就問班上有哪位同學的家裏可以收留突然不能回家的同學。小球舉手說他的家可以,於是我對小和說:「你先不要自己離家出走,即使你媽媽真的把你趕出來,你先要哀求媽媽讓你留下,如果媽媽堅持,那麼你要告訴媽媽小球家的電話,才好到他的家,第二天回到學校,再找老師幫忙。」我又請小球先回家得到媽媽的准許,才好讓同學回家住。 第二天小球說媽媽很同意這個安排,因為可以保護到同學。我很欣賞小球和他的媽媽都很疼愛班上的同學,避免他們晚上獨自在街上流浪。

廣告

這是汲取我以前的經驗而作出的安排。在我的小朋友年幼的時候,偶然會應朋友要求去代課。一晚,忽然接到三年前代課的女校、現在已是中六的女學生的電話,她說: 「Miss Chan,我可以嚟你屋企過一晚嗎? 我媽媽一定要趕我走!」想了一想,着她把我的地址電話抄下來,留一份給媽媽,再教她怎樣乘車到火車站,我會在火車站接她。 放下電話才五分鐘,她的媽媽電話到了:「你知唔知要一個女仔咁夜走出街搭車好危險架?」我回答:「你知你又趕佢出門口?我同你一樣愛錫小珊,我唔會俾我嘅學生深夜在街上遊蕩咁危險,所以我叫佢嚟我屋企。如果你覺得我係做錯咗,你有我電話地址,你報警拉我啦!」她媽媽立即收線。接了小珊回家,先讓她打電話報平安,再安排她洗澡睡覺。

第二天,送了小朋友上學,才在幼稚園附近的公園問她事發經過。小珊說:「媽媽知道細佬拍拖,連我都鬧埋!」我望一望她,接着說:「因為你細佬踢爆你都拍拖!」她不好意思地點點頭。我明白中學生是「戀愛大過天」,亦不會一面倒地反對。那時中六已經考完公開試,不用回校,但仍驚動中學的社工,小珊在我家住了幾天才回家,期間社工和媽媽都沒有聯絡我,猜想她們都放心小珊住在我家。後來小珊考入了理工大學設計系,一直互相聯絡。

幾年後小珊在「牛棚」找到工作,她說很想請我吃飯,我說不用了,以前的事是小事,不要介懷,以後我們繼續做網友,保持聯絡好了。後來她出版了一本貓貓的攝影集,放在 Page One (現已結業) 發售;又儲夠錢到法國遊歷,之後只斷續地收到她的訊息。

個人認為年青人出走是為了逃避艱難的現況,不論他們因為了甚麼原因出走,家人在事後都應該體諒他們的處境,讓他們知道家的大門永遠會為他們開着,他們隨時都可以回家!

是的,作為家長老師,我們在任何時候都要保護學生;作為學校,更應該在校內保障學生的安全。 1983 年我在倫敦東面的 University of Essex 修讀資訊科技課程,當時的戴卓爾夫人政府因為大幅削減開支引起礦工罷工,在這個老牌帝國主義的國家裏,這間大學不但容許學生會在校內替礦工籌款,還容許他們在校園內示威,抵制支持政府的 Barclays Bank 在大學內的分行。不論大學是否同意學生會的主張,但都提供了一個安全的環境,讓學生在不使用暴力的前提下,自由表達意見。37 年後的今日,同樣是在一個島上,有大學卻為了本身的安全,而不願負起保護孩子安全的責任,把孩子趕出街,迫他們離家出走!

作者網誌

作者簡介: 退休教師。好學,成櫃桶興趣班沙紙。年輕時常轉工,曾任專職家庭主婦 13 年,並以此為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