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棟

張國棟

哲學博士,畢業於美國印弟安那州大學(布魯明頓校園)(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曾任教於明尼蘇達州的聖克勞特州立大學(St. Cloud State University)。2012年秋季起,在美國十大天主教學府、俄亥俄州的戴頓大學(University of Dayton)哲學系任教。

2019/1/7 - 13:13

別人誤解你福音派,又如何?

資料圖片,來源:Micael Widell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Micael Widell @Pexels

日前,一位美國保守福音派學界朋友批評世俗傳媒不懂福音派,政論分析不準。誠然,很多保守美國信徒喜歡帶蔑視地說,非信徒或甚至沒有那麼保守的信徒經常誤解他們,這尤其流行於大家分歧較多的社會文化政治議題。這也不只在美國社會裡出現,過去幾年間在香港裡有梁文道、李怡、練乙錚等撰文談過基督教,他們很多時在教內多被批評為不懂基督教。

我對這種態度是不以為然的。好的,就當別人真的弄錯了一點,但那又如何?在本文,我會解釋我這個看法。

一,為甚麼總會出現誤解?

廣告

別人有誤解,其實不意外,因為基督教有二千多年歷史,保守信徒要訴諸這個那個教父或神學論述(雖然那些論述與今天的保守福音派思想亦不盡相同),一定找得到,而別人亦很可能沒有讀過,沒有為意過。更重要的是,當今保守福音派有一個本應是要感到尷尬的特色,那就是人家好端端已發展了良好的制度或思想,他們卻偏偏不要,堅持自己閉門造車。(我曾撰文討論過學界裡這種藩籬,例如自設大量小型宗教學術機構。)那麼,論到任何範疇的事情,他們都要讀自己人寫的書,鑽研自己人弄出來的論述;又由於在美國他們人數不少,文字累積越來越多,足以讓他們在自己的教會世界裡互相糾纏幾十年,做個博士研究再終生鑽研下去也可以。例如,在 Google 裡你可以輕易找到大量以魯益師為題的博士論文研究。又或者,任何最簡單不過的道理,保守福音派總是愛找個他們認可的神學家(巴特?莫特曼?等等)來背書,彷彿找不到的話,那個簡單的道理便不再簡單,無法接受。這樣,又可以寫幾本書的了。

如此,人家不能通曉這群人所謂的最正宗的福音派政治/文化/社會/倫理論述,或無法根苗正紅地引用某某著名神學家,實在正常不過!(也不要忘記福音派中間有極多爭議,有時根本沒有正宗可言。)就算有人曾經熱心於福音派,活了廿多年(由少年到大學畢業後發展自己專業的頭幾年),一旦受夠了,想進入更大的文化世界裡,他就會沒時間追看福音派自己製造出來的大量論述。誠然,在美國所謂世俗媒體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裡,是有基督徒新聞分析員的,甚至有牧師或神學教授投稿。但他們中間不少人正是我剛才描述的「前福音派」信徒,於是由他們寫出來對福音派不太同情的東西,福音派人士又要不滿,總之就是批評整份報章都是世俗的、自由主義的、不懂福音派的。

但問題是,人家那個認知不足或誤解究竟有多嚴重,需要用這方式打發掉?會否有時候,人家的分析雖不中亦不遠矣,但卻被一些信徒用「世俗傳媒又誤解我們」來迴避真正問題?例如 Franklin Graham 和 Jerry Falwell Jr. 的政治言論甚具爭議性,但每當有評論說那反映美國福音派有問題,某些信徒就會不高興,他們往往推說福音派又被誤解,被一竹竿打一船人。然而,正視一下自己福音派內部的矛盾會否是一個更恰當的回應?誠然,在我觀察裡,就連老牌福音派喉舌報《今日基督教》也不敢跟這些群體及其言論劃清界線,甚至欲拒還迎。這反映出福音派信徒的自我身分認同及建構,確實受到威脅,人家即使沒有 100% 精準地指出來,也絕對沒有無的放矢。[1]

二,你又認識多少別人的思想?

持平點說,保守福音派信徒又有多少人學習過自己圈子以外的思想?有些宗教文化思想(例如佛學、伊斯蘭教等)博大精深,流派眾多,窮一生也研究不完。但在教內究竟有多少人(包括學者和評論人)理會?倒是有不少人自以為可以用一、二千字的篇幅或一個課堂的時間來充份交代。就連今天所謂世俗社會普遍接受或討論的倫理思想如效益主義和義務論等,我們也可以鑽得仔細點,然後發現人們多有誤解(例如論者愛批評效益主義要求人們無休止地計算,我曾撰文指出這是誤解)。如果在這裡有信徒讀者認為不需要每次都要把門檻推得那麼高,他不妨反問自己,在上一節我描述的情況裡,他會認為應該把門檻推得那麼高,然後批評世俗傳媒又誤解福音派嗎?

再進一步,我們要問,當一個認真的福音派信徒要那麼致力研讀自己福音圈子裡的論述,我們豈不有理由相信,他並沒有足夠時間認識和暸解世俗社會的精神和思想?讀者不妨撫心自問,在一些倫理或做人處世的事情上,除了努力嘗試在一大堆聖經經文裡疏理出原則來,自己還懂得用其他方式來思考和分析嗎?以我所見,今天很多教會的「教導」已經「成功」地令大量信徒只懂前者(或以為自己懂前者),對後者卻一無所知,也當然絕不會欣賞後者。

三,結語

我不想糾纏於誰對誰有更多誤解,或誰更應該多點認識別人,因為要花大量篇幅,亦不容易說服很多人。那麼,只好老套一點,各打五十大板,鼓勵大家多點互相尊重,嘗試互相認識。一味表達不滿或取笑別人誤解自己,而不反思更關鍵的尊重、持平和對話的問題,並不是一個值得建議的態度。[2]

 

[1] 順便一提,談到批評別人聖經知識或神學知識不足,在教內也要論資排輩,普通信徒被導師批評弄錯了,導師被牧師批評弄錯了,牧師被神學院教授批評弄錯了。但這往往會變成一種自義和捉錯用神的行為現象。
[2] 這一點也適用在很多別的事上。例如近月教內的善樂堂爭議和突破處理性侵的手法備受批評,某方總是一味推說別人誤解他們,但卻絕少主動尋求溝通。另外,近日我錄製的三集「道德相對主義」節目也正正談到思想立場分歧下應該學習多點對話,多點了解別人的想法,而不是一味批評別人相對。

原刊於《信仰百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