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因執法缺失再生惡法!— 深井擲動物案的啟示

2020/9/4 — 11:31

圖片來源:伍顯龍、網絡圖片

圖片來源:伍顯龍、網絡圖片

「律政司撤控」這五字最近像「新常態」,而涉及虐待動動案件,同樣眾怒。這是深井豪景花園二月中一連兩日事件,有三十頭動物——貓、鼠、兔和龜,被分別從住處單位擲下;警方其後從屋苑周遭閉路電視搜證,推斷涉事單位,破門入屋見多個動物籠,卻不遇住客;及後兩住客自首,供稱是單位業主,卻在律師陪同下保持緘默。

終至九月,律政司撤控「虐待動物」,理由主因是僅有環境證據,而即便有閉路電視拍得其中業主於事發時正在單位內,但(一)沒有目擊者,(二)事發單位只是推斷結論,(三)涉事者或另有其人。而警方自事發以來的六個月搜證期已過,僅稱沒有時間再作搜證,就 Close File!

作為動物保護倡議者,甚或只是愛錫家中毛孩的普通人,聽到結案必然憤怒。然而值得多想的是,究竟當中出了甚麼問題?尤其「虐待動物」指控,有法可依;而自去年漁護署草議修改的Cap169「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定案在即,以提出照顧動物的「謹慎責任」及加強虐待罸則,那深井案件,有何啟示?

廣告

啟示就在,有法可依,卻有執法缺失,就在搜證。

就著撤控原因,其實可以看到三點搜證漏洞,值得深究:

廣告

(一)關於案發現場

涉事地點被說成推論,因為沒有攝錄片段,可直接證明該單位就是拋擲動物出外的案發現場;而動物本身被發現在街上,更難像一般在室內、繁殖場或近日走私船案件的所謂「人贓並獲」。是故動物DNA測試是要點,亦更應有不同目、科、屬與種的動物 測試技術,以比對大廈外與單位內的DNA樣本,是否為同一群動物。對於香港有否此類動物測試技術,尤其用於涉及動物案件,眾說不一;但無論如何,香港應要發展動物DNA測試技術,才可鞏固搜證方式。

(二)關於嫌疑飼主

被擲的動物,尚有十二頭生還者,都被愛協列作「無法尋回主人」,換句話說,牠們被界定「之前沒有飼主」,更似乎暗示了,沒有相應「需負上謹慎照顧責任的」疑兇——更遑論牠們相信是分批同時被擲,是蓄意的虐待行為!當然這個「無法尋回主人」,是無可耐何下的界定,卻正正出於為動物殖入晶片以比對飼主身份的法制,僅為狗,而貓則在法制之外,這是因為以貓的身體衡量,並非每一頭也適合殖入晶片;至於鼠、兔和龜,就更少用上晶片了。找不到對應飼主,任現存法例條文如何清晰,再任Cap169如何修訂加重罸則,可是比對不到受害動物的飼主,根本無保於事。是故立法不能單以狗的處境為先,亦要涉及更多動物,並補救晶片制度的缺失;而這同樣牽涉技術,晶片即便不能廣泛使用,亦有在身體紋號等方式,相關部門應要考慮推行,以增強找出涉事飼主的證據。

(三)關於動物警察

說了十多年,香港沒有「動物警察」,卻要警方為動物案件搜證,而警隊內對動物的學究上是否足夠,一直成疑;要知道,貓與狗、鹿與馬,雖然都是哺乳類動物,但要懂得分辨細節,才會明察是非,可以差天共地。是次深井案件,在Cap169未能成功修訂前,只有六個月的檢控期,而搜證也只能在這個時限完成。值得深思的是,現在警力是否足夠查找涉及動物案件的細節;而「動物警察」作為動物保護所倡議的專業團隊,是否更應在這個關口,再被提出來,以配合執法的需要?

話已至此,不難聯想,法例條文即便白紙黑字,卻如果配以執法與搜證的缺失,任何法例隨時都只成惡法!在當下香港大氣候,人與動物都難逃法典「新常態」,而淪為弱勢;如果官方真的有願景保護動物,就更應加強執法技術,而不至加深作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