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把疫症恐慌推卸至個人責任

2020/2/4 — 19:52

市民排隊買口罩

市民排隊買口罩

一如以往,當市民因社會狀況出現不安、焦慮、抑鬱的情緒,便會有專家提醒大家要穩住情緒,需要時要尋求專業協助。我深信專家是出於好意,不希望市民受困擾,希望市民可以不影響日常生活。然而我更憂慮的是,我們是否太急於要一切如常呢?

明白情緒比處理情緒重要

當社會出現狀況,人作為社會一分子是會受影響、被牽動的,這是自然不過的。這些集體情緒是十分珍貴的:這些情緒會讓我們知道社會的運作是如何,人民是否滿足、是否感到安心,這些情緒也是很直接地反映了社會的狀況。以是次武漢肺炎為例,市民的恐慌是「社會不妥」的信號,有了信號,我們便可以去回應,去想方法去解決問題。有專家指這些恐慌是「SARS 後遺症」,我不排除有這個可能性,同時也存疑,在此武漢肺炎疫情,「SARS 後遺症」似乎未能完全解釋市民的恐懼。大家可以簡單想像:如果政府一早封關、主動介入控制口罩價格、確保市民有充足的防疫物資,予市民可靠的感覺,市民的「恐慌」會否達至現在這個程度?

廣告

「恐慌」背後有太多原因,在處理它之前,可以先停一停,從個人和集體視角去正視恐慌、了解恐慌,慢慢分辨哪些是個人因素、哪些是環境因素,再整個社區去共同想辦法,回應現況。消除焦慮不是單單要求個人自己去消除自己的焦慮,很多時候也需要外在條件配合。

可以恐慌而不被蠶食掉

廣告

我們可以恐慌,同一時間,我們可嘗試取一個平衡不被恐慌蠶食掉,這平衡有助我們保存力量去防疫、去照顧自己和身邊的人、去照顧社區和回應社會。讓我們繼續盡力去安排生活,盡量保持運動,跟其他人保持連繫,繼續做一些有助放鬆的活動,令身心平衡。面對社會挑戰,我們均有個人的責任,只是謹記不要把所有責任全都放在個人身上就好了。最後,別誤會,若然困擾是過於所能承受的,我們依然是可以選擇尋求協助的,這不是軟弱,也不是錯,每一個人的情緒反應和歷程也不一樣,無需比較。

願大家健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