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9
    圖片素材由受訪者提供

    前記者自資出版 屬於大埔的雜誌《埔 Journ》 盼記錄歷史、引發討論、凝聚社區

    反送中運動過後,「社區報」遍地開花,師奶、中學生、前線等不同背景的人都自發出版,盼聯繫社區,為文宣覓一個新出口。近日,一本名為《埔Journ》的地方誌面世,散落大埔各小店。

    《埔Journ》內容雖聚焦大埔區內故事,但發起人何映彤(Vicky)並沒有將它定位為「地區報」。她重申,「我覺得係雜誌,專講大埔嘅雜誌。」《埔Journ》,可解作大埔的「Journal」以及「Journey」。

    Vicky 正在做社區調查。(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埔 Journ》創刊號於 10 月 28 日正式出版,每本 60 頁,定價 60 元。首期內容種類涵蓋訪問、圖片故事、社區調查、街坊投稿等,主題則圍繞「林村河」。Vicky 指,「林村河係大埔人無論搭車定行路都會經過,所以我哋就用呢個貫穿成個大埔市中心嘅地方做主題」。至於做收費雜誌, Vicky 表示是因考慮到免費地區報難以自負盈虧,無法長久經營;另外,收費可以作為雜誌質素高低的指標,「人哋要真金白銀買,一定要做得好好先得」,同時可從讀者反應或銷情得知何時該進,何時該退。

    出版首週,約 2000 本《埔 Journ》已發放到不同銷售點,更有不少區內小店擔心雜誌銷情不佳,主動聯繫 Vicky 提議她將《埔 Journ》放在店裏寄賣。Vicky 表示,街坊的熱心幫助與迴響,是她意想不到的。

    圖片來源:《埔 Journ》Facebook

    「我真係好鍾意大埔」

    今年六月,Vicky 辭去《蘋果日報》全職記者工作,全力籌備雙月刊《埔 Journ》出版。Vicky 稱「怕煩」、「唔想靠人」,決定拿出八、九萬積蓄自資出版,亦預計未來或需貸款應付出版開支。她透露,暫定未來一年內會出六期《埔 Journ》,希望可達到紀錄、討論、參與,凝聚社區,引發大家思考。目前團隊由 Vicky、一名攝影師、一名設計師以及2-5位義務幫忙的友人組成。

    談及成立《埔 Journ》的源起,Vicky 指任職港聞記者時不停接觸示威遊行資訊,同時也覺得香港已走進「死胡同」。她解釋指,目前香港社會權力失衡,「當權力傾側咗,無論錢又好,權又好,話語權都好,你傾側咗一邊,社會永遠就只會兜圈咁樣」。Vicky 又認為去年反送中運動過後,「社會已經分割得好緊要」,越是將人分成兩個派別,越難找到解決方法,「永遠就好似兩條平行線咁行,唔會相交,甚至越行越遠」。

    身處「死胡同」,又常覺得身為記者的自己「做得唔夠多」,Vicky 遂決定另覓出路,從自己的成長地大埔,重新出發。

    「我真係好鍾意大埔。」Vicky 說。

    為何這麼喜歡大埔?這問題 Vicky 也與大埔街坊商討過,最終總結出一個答案。她解釋指,因為大埔在城市規劃階段,已想做到「城鄉共生」,因此行人路也較其他地區的寬廣,街坊多走路、少搭車,再加上有墟市,「咁你見得人多,自然會對呢個地方多啲感情」。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Vicky 重申,政治並非《埔 Journ》的出發點,更多是去表達對這地方的喜愛,堅持做自己認為對的事,達到「紀錄、討論、參與」的效果。「做媒體,最終都係希望讀者可以關心社會、關心身邊嘅嘢。」

    她表示,「就算我話自己係黃,但我做啲嘢大家唔認同嘅話,都冇意思。我又唔想用政見去綁架讀者」。她指出,即便大埔居民也有「藍黃」之分,政見不同,「但你一講到大埔,大家都會放低哂呢啲嘢,因為個個都鍾意大埔」。她相信,「呢一個就係我哋兩個圓圈交疊嘅位置」。

    「香港人已經好攰,畀大家抖個氣」

    比起政治,《埔 Journ》更聚焦日常生活、社區小故事及歷史,例如大埔米、大埔珍珠、大埔藝術中心、畫室...... 此外,Vicky 也表示希望能有更多藝術家參與《埔 Journ》,「想用佢對眼去睇大埔,咁會比較有新鮮感啲」。如這次創刊號,Vicky 便邀來謝曉陽、Myra Yi 等五位藝文界人士參與。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區內畫室的小朋友作品(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Vicky 始終相信,「改變世界唔係港聞,係副刊」。她舉例指,港聞、國際或常報道「末日時鐘又快咗一秒鐘」、「大家要環保啲,冰川又融化」,但同樣的議題在副刊,可能只需要介紹一個環保麵包袋,就能讓大家減少使用膠袋,「大家覺得件事好易做,咁就會去做,慢慢改變個世界」。

    「我比較在乎每一個普通人。其實呢個 base 先係最大,改變世界唔係靠個啲元首、領袖......我信人嘅力量係多人就會成事」。Vicky 說,「人係好簡單嘅動物」,透過人與人的接觸,建立關係,再從一些生活小細節開始做改變。

    「同埋我覺得香港人已經好攰㗎啦,呢一年睇咁多大道理,有強烈嘅是非要睇,畀大家抖個氣」。

    辦《埔 Journ》,是源於對這片土地的愛,也希望讓大家多一個喘息空間。Vicky 說,一年過後,若大家覺得不再需要這本雜誌,也無所謂。「咁我咪再去做其他嘢囉,係生活其他方面,繼續做自己想做嘅嘢。」笑得坦然。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