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副學士起步 踏上進修跳板 晉身科研專業

2017/7/20 — 11:30

有些時候,人生中的一個決定足以影響一生。

大概梁坤才(Paul)自己也沒有想過,短短幾年之間,人生的變化可以這樣大。

2015年,他正埋頭準備學士課程的畢業論文,同時籌備和女友的婚禮,期間報考碩士學位課程。直到年底,他終於收到碩士課程的取錄信。他本來只是個副學士畢業生,對科研有興趣卻苦無出路,最後因為公開大學,令他的人生起跳,出現了意想不到的變化。一路走來,Paul始終保持謙虛:「這樣辛苦才成功,令人不能不加倍謙虛⋯⋯」

廣告

由副學士起步,到今日幾近完成碩士課程,Paul感謝家人及上司的支持,助他闖過一關又一關。

由副學士起步,到今日幾近完成碩士課程,Paul感謝家人及上司的支持,助他闖過一關又一關。

廣告

Paul本來是個副學士畢業生,在化驗室打工。當年他計劃進修,但思前想後仍在猶豫公開大學到底是不是一個正確選擇。「我最初並不明白何謂『遙距課程』,是否只得視像教學?又不肯定公大學歷的認受性,考慮多時。」最後他出席了公開大學的開放日,親自向教授了解授課模式及課程內容,疑慮解開,即日報讀了公大的應用科學(生物及化學)理學士。

那是2011年,當時他沒想太多長遠的事情,只想着收拾心情,認真的展開了半工讀生涯。對於靈活的課程安排,他倒有一番體會:「以前做全職學生,上足堂就覺得自己盡了學習的責任。但現在唸兼讀課程,不計出席率,很多時要靠自己備課,遇上問題則要主動提問,反而令自己變得更勤力自律。」

Paul在公開大學附近上班,一星期有四、五個夜晚,收工後都回大學溫書,挑燈夜讀,心無旁騖。最後,他花了三年時間,讀畢學士課程,再多唸一年,考取榮譽學士的資格。有一天,他收到來自公開大學的電話,「當時我想,難道我有學費未交?誰料對方說提名我考取獎學金,好開心!對上一次是小學畫畫比賽,拿過現金獎。」他謙虛地說自己成績不太突出,但也能考獲獎學金,覺得是對他努力學習的肯定,故此份外珍惜。

學位唸完了,下一步是甚麼?Paul向來喜歡研發(R & D)範疇的工作。「我本身做化驗,預視到之後的路,會變成常規的工作模式。唸公大的學位時,我常常讀到很多學術研究文章,愈來愈肯定自己對研發方面的興趣。」在這幾年裡,他確定了自己對研究的興趣,立定心志,改變事業方向,拉近自己與夢想的距離。

Paul最初不肯定公大學歷的認受性,後來發現不少同事以至管理層原來也在公大畢業或進修,為他打了一支強心針。

Paul最初不肯定公大學歷的認受性,後來發現不少同事以至管理層原來也在公大畢業或進修,為他打了一支強心針。

2015年更是讓他蛻變的一年。「這年我唸畢公開大學的榮譽學位課程,同年成家立室,轉了工,又獲科大取錄入讀分析化學理學碩士課程。我沒想過自己能由副學士,走到碩士的路,是公開大學給了我很好的跳板。」在科大,他重遇當年公大的導修課老師,老師正於科大做博士後研究,見到Paul,竟然雀躍地說:「終於畀你讀到研究院!」

他當下大為感動,想不到昔日真情流露的一句說話,老師牢記至今,「公開大學的導修老師好有heart,真的記得學生的志趣,我好感動。科大的教授更破格豁免我考IELTS,取錄了我。順利的話,今年底就畢業。」

除了公大老師的真誠叫他難忘,同學之間互動,也讓Paul重拾天真。「有一次做分組功課,我和三位同學要研究荃灣區的地衣分佈。朝九晚九,天光做到天黑,我們由巿區行到海傍,再上大帽山,最後摸黑落山,大家都很投入,就如返回學生時代,單純的只為努力做好功課。」同學都是成年人,背景都是科學理學範疇,大家從事相關行業但來自不同公司,經常談及行業發展,又會互相交換資訊,不知不覺間,原來建立了難得的人脈。

由最初時懷疑自己選擇到公大進修是否正確,至後來從一眾同學及畢業生身上,看到了一種難得的堅毅,整個過程,Paul都心存感激。「開始時確實有點猶疑,後來發覺原來很多同事都是公大畢業,或者正在進修。他們由低做起,進身管理層,連經理也是公大師兄。我覺得我們好捱得,好有毅力,讀書過程辛苦,其實是一種自我鍛鍊,這種性情應用在工作上,事半功倍。」

 

(立場新聞 x 香港公開大學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