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創健康管理 Startup 流行病學專家蔡錦輝:知識轉移是大勢所趨

2020/3/4 — 18:04

Kelvin 直言,學者創業,將知識轉移是大趨勢,圖中為他 2019 年 5 月出席中大創業日分享創業經驗。(圖:SoCUBE)

Kelvin 直言,學者創業,將知識轉移是大趨勢,圖中為他 2019 年 5 月出席中大創業日分享創業經驗。(圖:SoCUBE)

【文:Kary Wong @ ORKTS;英譯:Cathy Wong @ ORKTS】 

「最勁的技術是……是落不到地。」西裝筆挺、快人快語的蔡錦輝(Kelvin)教授笑說。來自公共衞生學院的他,去年策劃本港首屆數碼健康國際研討會,邀得各國專家來港。問他會上見過最厲害的數碼健康技術,他想了一想,點出新創企業常出現的老問題 — 技術多厲害是其次,最重要是有用家。

廣告

蔡錦輝教授及其初創團隊成員。他大學時代帶慣學生參與行山歷奇,現在同樣與學生合作無間。(圖:SoCUBE)

拉近醫生與工程人員的「距離」

廣告

他帶着這份警惕,2018 年與多名學生創辦健康管理公司 DeepHealth,並在中大可持續知識轉移項目基金(S-KPF)支持下,將多年的血壓數據分析及認知障礙症研究心血轉化,務求產品不但要落地,更要「入屋」。

Kelvin 是香港中文大學賽馬會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副教授,統計學出身的他既不是醫生,也不是工程師。惟多年的醫學大數據研究工作,包括預測及管理多種慢性疾病風險,使他跟這兩個專業合作無間,因此十分熟悉兩邊的思維及工作模式,亦掌握雙方的「盲點」。

「工程師想設計一個好勁的血壓計,但在醫生的角度,你肯量血壓先講啦,如果用不到的話,甚麼都假。這些會議可以讓工程人員了解醫療界的難題,得到啟發。」他樂於擔當這中間人角色,拉近雙方距離。

學術知識市場化

教書、做研究、爭取資助、建數據庫,現在還要管理初創公司 DeepHealth。為甚麼搞初創?他指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大勢所趨。他引述中大醫學院院長陳家亮教授所言,世界大潮流都在講知識轉移,「如果中大不做(加強研產轉化),就會落後於全世界。」

「可能遲下教授有沒有開公司會成為考核指標,到時候同事每年要從自己薪酬撥錢出來,養着個公司牌照呢。」他開玩笑道。不過另一方面考慮到挽留大學人才,而且可以把自己的研究讓更多人受惠,何樂而不為?「研究助理如果不繼續深造,通常在大學做幾年就轉行,既然遇到有學生想搞初創,那我就跟他們搞一間吧。」

畢業自中大公共衞生學院沒兩年的 Christopher 正是 Kelvin 愛將之一。他自學生年代已幫 Kelvin 做研究,並靠自學學會寫手機應用程式,主責 DeepHealth 的產品前期開發,現在是公司的 CEO。

右邊為 DeepHealth 的 CEO Christopher,畢業自中大公共衞生學院,但靠自學會寫流動應用程式,甫畢業即獲 Kelvin 聘用。(圖:SoCUBE)

「坦白講,我好欣賞你,自學能力好高,不用人推。要推的話,哪推得遠呢?」一副「大佬」形象的 Kelvin 忽爾對旁邊的 Christopher 告白說。這麼不吝嗇讚美之詞,難怪令這名 Z 世代徒弟甘願追隨 4 年有多。

一臉青澀,但聲線沉厚得像電台主持人的 Christopher 說:「公共衞生就是不斷發現問題,而 Kelvin 的研究提供了許多低成本的 solution。」他這麼形容公司產品的特點。

大數據分析應用於血壓管理

血壓管理平台 HealthCap 是 DeepHealth 推出頭炮產品,是 Kelvin 的大數據研究成果之一。有甚麼特別?不少人都需要定期量度血壓,家裡有血壓計,但一般只是手抄紀錄,缺乏系統,更遑論可看出甚麼長遠性的疾患風險分析。團隊針對以上痛點開發出 HealthCap。

Christopher 指出,打開 HealthCap 應用程式,把血壓計的讀數拍照,便能自動記錄,省卻不少麻煩。平台最珍貴賣點的是其血壓報告,有助醫護人員或用家了解中風或心臟病風險,以便早日預防。

不要以為只有長者才需要關心血壓,畢竟心血管問題有年輕化趨勢,Kelvin 強調,「40 歲就要開始留意,坦白講,我的血壓都偏高,因為工作好緊張。」除了管理自己的血壓,平台亦推出收費版的「家庭版」,由子女一個帳戶幫爸爸媽媽量度。「我們還會入中學,除了教學生數據分析,亦希望他們回去幫父母量血壓。」

HealthCap 是公司首項產品,除了家庭,醫院、診所、院舍都是其目標服務對象。(圖:HealthCap 網頁)

Kelvin 自言團隊缺乏熟悉商業運作的人才,近期找來大學同學兼有業務經驗的 KC Ip(中)加入,提升營業能力。(圖:SoCUBE)

以 Airbnb 模式為目標

DeepHealth 團隊第二項產品 ScreenMat,亦是手機程式,透過畫圖和回答問題,評估用家的認知障礙風險。「我們希望可以做到類似認知能力版的 Airbnb,一旦發現你例如記憶力有衰老風險的,平台會作出相應的非藥物治療推介,例如跳舞活動。有文獻證實跳舞確實可以改善記憶力,因為你要記舞步。」他舉例說。

計數和分析是 Kelvin 的強項,但營運一盤生意要求不止於此。「我不擅長如何打造一個商業模式,但幸好遇到很多有心人幫手。」他近期找來大學同學、熟悉保險行業的 KC 加入團隊,擴展 B2B 的市場。「有時工作是一個人做唔哂嘅。」

課外課內那麼多「戰線」,還是有兩個兒子的爸爸,難怪 Kelvin 說自己血壓偏高、壓力大。問他有甚麼嗜好,減減壓?「嗜好?真是無乜哦。」他朗聲一笑。「有時星期六都在思考工作。」反而是身邊熟悉他的人「提醒」他,「你不是喜歡聽歌嗎?」「滑雪呢?」

「讀書……話讀書是我興趣我會打冷震。」他自嘲說。細想之後,「之前很喜歡讀經濟雜誌,不是教人炒股那種,而是學習一些我沒有的知識。例如為何中國要建自己的高德地圖?其他國家都樂意用 Google 地圖?又例如美圖秀秀,原來背後涉及龐大的美容市場……」他相信這些新聞故事有助他開拓個人視野,「不過現在太忙都少看了。」

現在人前人後談笑風生,Kelvin 指是以前多年擔任歷奇活動導師練就而來。做導師的經驗亦啟發他助人的快樂。現在創辦 DeepHealth,希望可以助港人提高健康意識。(圖:SoCUBE)

「以前好怕醜」

再追問之下,其實他不是沒興趣,只是大概忙到丟遠了。他透露在學時曾經參加愛丁堡獎勵計劃(現稱:香港青年獎勵計劃-AYP),活躍參與戶外歷險活動;大學起更擔任過多年小童群益會導師,帶年青人行山露營,搞活動。時間並不短,大概是造就他今日能容易跟學生打成一片的本領。

「以前我好怕醜,所以做小童群益會目的之一是希望改善一下怕醜的性格。」他一路滔滔不絕,語速甚快,不時放笑彈,很難令人相信剛才這一番話的真確性。「之前有朋友跟我說,這麼久沒見,變得咁吹得的?雖然現在大家都說我很會吹水,但我跟自己說,吹水跟吹牛還是有分別的,我相信我不是吹牛。」他哈哈笑道。

博士畢業後分別在醫管局及中大就職過,處理過多項醫療研究項目,有沒有特別感到有成就感的呢?他強調,自己的工作談不上甚麼成就,「但是現在我覺得好開心的是,可以認識到好好的醫生,好好的工程人員,可以用融匯的語言將事情落地。」他目標是平台可以達到 10 萬個用戶。

【小百科】DeepHealth

創立年份:2018
創辦成員:蔡錦輝副教授
團隊: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教授、 流行病學家、數據科學家
目的:紓緩人口老化對社會造成的醫療壓力,並把學術研究成果貢獻社會
產品:1. HealthCap(拍健)應用程式,採用深度學習技術,應用大數據分析血壓趨勢,以偵測健康風險。2. ScreenMat(思健)應用程式,採用數碼篩查技術,評估腦部認知功能,及配對健腦活動。
服務:健康管理及教育、數據分析
聯絡:[email protected]|網頁:www.deephealth.com.hk

【學人關鍵字】知識轉移(KT)

物理系湯兆昇博士團隊帶中學生認識 MRI 儀器,啟發 STEM 教育。(圖:SoCUBE)

KT 是大學教學及研究以外的「第三使命」,但大學以外的你,又知幾多?中美貿易戰,「技術轉移」常被提及,而在大學層面,除了技術轉移,專利授權、開公司、落區講學、參與學是學非……都是 KT 活動。

Kelvin 引述中大醫學院院長陳家亮教授所言,全世界都在說知識轉移,中大不得不急起直追。內地政府同樣快速應變,官方 1 月出指引,鼓勵學院容許研究人員請假不超過 3 年、保留福利,專心創業。

 

原刊於中大社創 SoCUBE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