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立半世紀 中大學生會宣布解散:中大人仍在

成立逾 50 年的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今( 7 日)宣布解散。中大學生會表示,自今年初起校方宣佈停止代收學生會會費,並要求學生會向政府獨立註冊,自行承擔法律責任;他們上月 10 日召開學生會聯席會議,接納學生會代表會全體代表請辭及解散中大學生會的議案。學生會表示,「歷五十一屆,堅持由民主程序產生的中大學生會,成為歷史」。,並寄語「中大學生會雖已解散,但中大人仍在」。

中大學生會代表會前主席黃博翰接受《立場》查詢時表示,代表會在徵詢法律意見後,鑑於註冊的風險大,加上曾多次與校方磋商仍然難以達成共識,故 9 月開學時落實解散決定;學生會轄下屬會將由校方學生事務處接管。就註冊問題有否受警方或其他人士警告,他則表示不作回應。

中大學生會發聲明表示,半世紀以來,學生會與全體師生風雨同行,共同成長;學生會作為校園內唯一獲全體同學民意授權之代表機構,於 1971 年由新亞、祟基、聯合三所書院之學生代表共同創立。中大學生會又說,多年來學生會堅持民主自治、員生共治與書院聯邦的精神,為同學、為大眾謀福祉。 

上月開會接納解散中大學生會議案 指處於「兩難」
 
中大學生會續指,一直以來,學生會與校方關係雖時有張馳,仍有溝通之道;即使在風雨飄搖的日子,校方依然承認學生會在校內合法地位;但自今年 2 月以來,校方宣佈停止代收學生會會費,並要求學生會向政府獨立註冊,自行承擔法律責任。學生會說曾就此徵詢專業法律意見,大律師建議學生會「不需要」獨立註冊;「若順應法律意見,學生會五十年之歷史恐終於此朝;否之,我們則難以自處的兩難」。 

前會長:一旦註冊成獨立社團,學生會成員很可能有法律風險

前中大學生會會長蘇浚鋒認為,學生會置身的兩難是一旦註冊就會有法律風險,不註冊就會被校方解散。蘇浚鋒說,近日看到政權對大學學生會或其他公民社會組織不太友善,估計中大學生會一旦註冊成獨立社團,很可能被定性為「非法社團」,或因其過往言論被取締,甚至有一定法律後果。

他續指,註冊為獨立社團必定會有人擔任組織負責人,換言之學生會成員須承擔法律風險,「校方逼中大學生會獨立註冊,逼到中大學生會到呢個(兩難)地步」。他說,若學生會不註冊,則沒有跟從校方指令,最終亦很可能要解散;即使不解散,校方亦會繼續以不同手段向學生會施壓。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中大學生會說,上月 10 日召開學生會聯席會議,接納學生會代表會全體代表請辭及解散中大學生會之議案;「自此,歷五十一屆,堅持由民主程序產生的中大學生會,成為歷史」。 中大學生會表示,「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並感謝中大同學及社會各界多年來與他們同行;寄語「中大學生會雖已解散,但中大人仍在」。 

學生會代表會前主席:多次與校方磋商仍難達成共識 

中大學生會原於 5 月通過獨立註冊議案,其後一度延遲;直至 9 月再召開學生會聯席會議通過解散。中大學生會代表會前主席黃博翰接受《立場》查詢時表示,代表會在徵詢法律意見後,鑑於註冊的風險大,加上曾多次與校方磋商仍然難以達成共識,因此在九月開學時落實解散決定,在舉辦「藝墟(迎新活動)」後,逐在今日宣布解散。

解散決定被質疑不合憲 周保松:可以就這樣說解散就解散?

不過,學生會宣告解散後,惹來不少中大人質疑有關決定不合憲、不符程序。其中中大政治行政學系副教授、前中大學生報主編周保松在FB發文指,聯席會議一眾學生代表,在沒有任何公開諮詢、沒有舉行全民大會,更沒有進行全民投票的情況下,將有五十一年歷史,代表所有中大同學的學生會自行解散。

周保松質疑,「一個數十年的學生組織,可以就這樣說解散就解散?」他續指,2016 年《中大學生會會章》中找不到任何關於解散中大學生會的條文;換言之,在現有《會章》下,學生會轄下機構沒有任何「合憲」的理由解散學生會。

周保松認為,唯一正當做法是修改會章,加入「解散」條文,然後再按章辦事。而翻查會章,當中第 十六 章第 75 條說明,「修訂會章草案須經代表會全體代表三分之二以上同意,再由全民投票通過。」

周保松續指,根據會章,中大學生會聯席會議的憲政地位,遠低於「全民大會」和「全民投票」;在沒有嘗試舉行全民大會及全民投票的情況下,學生會代表以「聯席會議」之名動議將學生會解散,「無論如何也是於理於法不合,因為這等於剝奪了所有中大學生對共同體的生死存亡表達意見和參與投票的基本權利」。

前會長蘇浚鋒:解散唔係代表會開個會就可以決定

蘇浚鋒亦同意解散決定不符程序,「解散唔係代表會開個會就可以決定的事」;雖然學生會宣布解散,但未經過任何憲章及正確程序,認為「程序上一定有疏漏」。

但他相信現屆學生會已受到一定壓力,「佢哋唔想行到呢一步」;又指可參考教協的解散程序,指理事會宣布解散後,再召開會員大會修改會章通過解散。

學生會轄下屬會將由校方接管 不回應是否被警告

黃補充,早前在任學生會代表會的 24 人,即日起解除職務,學生會轄下屬會將由校方學生事務處接管,而校方稍後亦會接管學生會辦公室。

黃形容現時政治環境惡劣,「有時有啲嘢努力過都冇辦法,但總會有出路」。不過,就註冊問題有否受警方或其他人士警告,他則表示不作回應。

楊潤雄、鄧炳強無回應

立法會今早就施政報告舉行特首答問會,會後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和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步出會議廳時,被問及中大學生會解散一事,二人均無回應,隨即離開。

今年初被封殺及要求獨立註冊 「朔夜」 僅上任一日後辭任

中大學生會遭校方打壓源於今年初,學生會內閣「朔夜」 的參選宣言及媒體訪問被校方強烈反對,批評涉及大學的失實指控及可能違法的言論,並指校方有權終止鼓吹違法言論及行動的員生或組織的職務,有需要時亦會尋求執法部門協助。

其後「朔夜」於 2 月 24 日當選成新一屆中大學生會幹事會,惟校方翌日隨即發出「嚴正聲明」,宣佈「封殺」幹事會,包括暫停為學生會代收會費、暫停場地支援等;「朔夜」決定於 3 月 1 日上任同日總辭,其後部分成員獲委任為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成員。

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成員向代表會上月亦辭職獲通過,全體 4 名成員將於本月 31 日正式離任。5 名代表會代表、3 名學生報出版委員會委員亦於同日辭職。換言之,中大學生會幹事會、代表會及學生報共有 12 人辭職,其中至少有 4 名成員為前學生會幹事會「朔夜」成員。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