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劉鳴煒仲未知自己衰乜

2018/11/7 — 9:49

資料圖片,劉鳴煒,圖片來源:劉鳴煒 facebook page

資料圖片,劉鳴煒,圖片來源:劉鳴煒 facebook page

任何一個正常智力的人都會認為,政府找劉鳴煒出任青年事務委員會的副主席,是一個非常愚蠢的錯誤。他不適任的原因,並非他是一個富二代,也不是他時常說出惹火的言論,而是他不知民間疾苦,甚至準確一點說,是他連基本民情都不掌握。更大的問題是,他絲毫沒有反省和反思的能力。

以他近日出席電台節目的訪問為例,當他被問到是否知道八達通的最低增值額,他便立即反問對方:「我會不會用八達通,和我做青年工作有何直接影響?」反問過後,他才承認自己不知道八達通的最低增值額,因為他的八達通增值由秘書負責,但他強調自己有用八達通,亦有乘搭港鐵。

很明顯,劉鳴煒至今仍不明白,人家問他八達通的最低增值額,背後所隱含的意思,而是誤以為人家攻擊自己的出身背景,才會在節目中強調自己不會理會別人攻擊身分,又強調自己未必需要「一手經驗」,才可為青年人倡議政策,有同理心、了解他們需要才是重點。

廣告

其實,知不知道八達通的最低增值額,是看他是否知道基本民情。有人說,除非特別拮据,一般人很少用最低增值額來增值,鄙人是不贊同的。因為人類接受知識和資訊,並不一定需要透過親身經驗,亦可以透過他人傳授,又或者觀察所得。一個普通人,平日只需要光顧過港鐵、便利店、快餐食肆或者超市,都能透過觀察他人,得知八達通的最低增值額。

所謂見微知著,人家的一個小問題,便能看出劉鳴煒究竟有多掌握基本民情,看出他平日有幾經常落區,乃至看出他有多少的觀察力。這個問題,跟他的出身無關,跟他的八達通充值由誰處理無關,也跟他有無「一手經驗」,相信不少普通人都無試過充 50 元八達通,為何他們又會知道八達通的最低增值額?因為這些是日常生活知識的 ABC 。

廣告

究竟是劉鳴煒平日根本無乜點落區?網上放出的所謂落區照片,只不過是他的形象工程?還是他落了區,卻不能透過觀察,掌握香港的基本民情。如果是前者,他落區不多,接觸到社會的基層青年也不多,他所強調的同理心,又從何而來?如果是有落區,但沒有洞察力,即是他根本是渾渾噩噩,落不落區都沒有分別。沒有民情的觀察力,他所強調的了解他人需要,又怎樣做得到?

不少人,乃至劉鳴煒本人,都把問題歸咎於他的富二代背景。難聽點說句,富不富二代,跟了不了解民情,做人有無洞察力,根本沒直接關連。田北辰也是富二代,但他跑了幾年地區之後,他對於民間疾苦的了解,肯定遠高於劉鳴煒,亦高於他的大哥田北俊。當然,有人若不滿他是親建制,這是另一個課題,但是他在民生問題上的了解,比劉鳴煒高得多,相信沒有人反對。

更可悲的是,他在接二連三的出糗之後,仍未察覺自己的問題所在,才會不斷衝出來 _ ,為他所負責的青年事務委員會,以及任命他做主席的特區政府,帶來一次又一次的「關公災難」,由此我們則可食更加肯定,劉鳴煒的最大問題,不是他是富二代,而是他是一個沒有洞察力,亦沒有反省能力的人。與此同時,他的碌碌無能,則更加讓人質疑他是靠裙帶關係,才能坐上青年事務委員會副主席的位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