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外地求醫的感悟

2020/1/24 — 15:30

【文:上呼吸道受感染的人】

我在加拿大讀書,這裡沒有人戴口罩。

武漢肺炎爆發,身為香港人,特別害怕。

廣告

星期一,開始超級疲倦,開始喉嚨痛,有點咳嗽。覺得是週末去了一個聚會惹回來的。

星期二,繼續喉嚨痛,繼續咳嗽。然後發燒。晚上繼續咳嗽。覺得明天要看醫生。

廣告

星期三,去看醫生,要求驗武漢肺炎病毒。對話如下:

我:「咳嗽,喉嚨痛,昨天發燒。」

(基本檢查)

我:「我擔心是武漢肺炎,可以做測試嗎?」

她:「噢,一定不會,加拿大現在還沒有任何個案。你現在沒發燒,喉嚨不嚴重。我見過很多人有你的病徵,都是普通病毒(virus)感染。」

所以如果美國醫生心懷她的心態,美國的確診個案就不會被發現。

如果日本醫生心懷她的心態,日本的確診個案就不會被發現。

如果南韓醫生心懷她的心態,南韓的確診個案就不會被發現。

如果泰國醫生心懷她的心態,泰國的確診個案就不會被發現。

如果台灣醫生心懷她的心態,台灣的確診個案就不會被發現。

下刪幾百字。

究竟她是什麼心態。我以為美國有確診個案之後,加拿大的醫生會提高警覺。

在一個診症室,不能要求病人警覺性高,或有能力反駁醫生。不是所有病人都受過健康教育。醫生是一個權威的象徵,病人卻在一個compromised的位置:生病,缺乏醫療知識,害怕反抗權威。但我覺得我需要為自己的權益發聲。但不是所有人都會爭取,那麼醫生的疏忽不就可能令一個懷疑武漢肺炎個案「流失」?然後那個人又傳染給其他人?他連基本的screening questions都沒有問。

我:「(wtf...)如果我想測試,你們有嗎?」

她:「沒有。再說,根本沒有人知道這病毒是什麼。」

那根本就不是診所有沒有途徑送我的樣本去驗的問題(學校醫院沒有這個資源做測試),根本就是她不知道這個測試已經存在。身為一個醫生,是否應該緊貼一點最新狀況。

她明明說我是病毒感染,卻又幫我驗病菌(bacteria)。我去了醫院化驗所,忍不住要問:「究竟你們有沒有方法幫我驗武漢肺炎病毒?」原本她說是醫生決定,醫生說沒有就是沒有。我就是不信。幾番追問下,她突然記起,星期日幫一個人抽血了,送了去另一個化驗所。我跑去診所(診所就在醫院旁)再問,究竟有沒有。她說,你要去醫院看醫生,才可以做那個測試。

去了旁邊醫院,成功要求到。

做了x-ray,抽了血。醫生說x-ray結果是沒有肺炎。抽血結果還沒知道。這裡醫生總算問了有關的問題:最近有否到過武漢,多久前從香港回來,有否接觸過從武漢來的人,有否肚瀉,暈眩等。他解釋為何我不是武漢肺炎,因為潛伏期是14天,我已經過了,而且沒有接觸過從武漢來的人...等。他說我是感冒。但我也想知道測試結果(另一則新聞,關於加拿大的測試) 。

延遲求醫,因為這裡沒有看醫生的文化。咳嗽,喉嚨痛,去看完,也沒有用,因為不會配藥,除非你要求,或者醫生覺得你很嚴重。

在這裡戴口罩,別人會以為你超級嚴重。在診所,醫生會問,你怎麼戴口罩了,有病毒感染嗎,有發燒嗎(當天我只是去看我的耳朵)?我說,是保護自己。醫生說,噢。因為整個診所,只有我戴口罩。有同學問,你戴著口罩,能呼吸嗎。今天有人問,戴口罩有用嗎,我想買,但CBC說沒有(頭條:Masks are flying off shelves in B.C., but using them has ‘no proven benefit' against coronavirus'「口罩賣完,但沒有實證支持口罩能防禦武漢肺炎」)。我真的是嚇死了。為什麼一個有聲譽的媒體可以說這樣不負責任的話。只看頭條的人,就以為所有口罩都沒用。仔細看內文,又說N95有用。又說一個報告說口罩有用,但平價的沒有用。可以再隱藏一點。

一點口罩情況:在醫院等候測試時,一位女士反轉加倒轉戴口罩。我看著無言,超級驚訝。原來口罩可以戴錯成這樣。一位同學反轉戴,我提醒他,他說算吧,都戴了一整天。

在這裡生病看醫生也沒有用,因為咳嗽、喉嚨痛他們會叫你多喝水,喝蜜糖,多休息。感冒說幾天就會好。最後也是自己買藥。對比香港生病就拿很多藥,實在太大對比。雖然香港拿的藥有時候也沒有用,但就是習慣了,感覺實在點(?)。

可能跟香港的搶口罩潮太大差距,我接受不了這裡的狀況。我只希望,他們多關注,口罩戴正確,衛生一點。我知道文化大不同,我自己也是特別怕生病,特別潔癖的人。我不能要求別人一時間改變生活習慣。只是我很不習慣,亦只是希望武漢肺炎不在這裡爆發。講到底,也只是不想再有人感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