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勿因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

2020/2/6 — 15:10

更樂觀的人,經過這八個月來的煎熬,想必已感受過無數次的絕望,覺得疲累也是人之常情。

筆者也不例外,畢竟活在這個傀儡政權之下,要感到絕望是何其容易的事。

看著每日都有市民排隊買口罩,到超市搶購日用品,那種從國際大都會墮落至比北韓還要落後的倒退,令人不禁搖頭嘆息。

廣告

又看到每日都有市民倒地的照片在網上瘋傳,即使難分真與假,也不知道他們實際為何倒地,卻已足夠令人覺得心寒。

袁國勇及何栢良也先後說過,繼續如此中門大開不去全面封關,隨時會有兩三成市民受感染,亦即過百萬人會中招。

廣告

當然,有人會說這是在危言聳聽,覺得「邊有咁誇張呀」,「唔使過分擔心喎」。

只是,當看到每日更新已確診住客或家居檢疫的大廈清單,基本上人人有份,永不落空,若然未中,也不過是遲早的事。

幾個月來,香港人忙著應付各區亂發的催淚彈,現在我們還要避開隱藏在不同社區的病毒;日防夜防,到頭來屋企最難防,任你再避,還是到了避無可避的地步。

是否會有社區大規模爆發,信不信由你,反正筆者相信,是時候去作好最壞的打算,有機會成為那百多萬之中的其中一人。

然而,做定最壞打算,絕非說要打定輸數,正常的防疫措施還是需要做足。

只是,過分的擔心無補於事,能夠做的是不能心存僥倖,覺得落個街唔會惹到就唔戴口罩,沒有/法做足應有的防備,實在不應外出。

無謂的約會也該盡量減少,將外出次數和活躍範圍減至最低,即使無法杜絕感染的機會,但至少可降低被傳染的風險。

既然政府死不封關,home office的存在是為了讓我們留在家中閉關隔離,而非帶著放假周圍去玩的心態。若然真的因此感染病毒,除了只能嘆句不幸之外,試問你又真的甘心嗎?

淪落至此,香港人到底做錯了甚麼,這個答案大家都想知道。絕望嗎?有個處處與市民作對的政府,不感到絕望才怪,然而在絕望之餘,如何從中找到力量繼續走下去,同樣重要。

在絕望的同時,過去八個月發生的種種,同時亦是一面照妖鏡,照出最黑暗的那面之外,也照出人性美麗的那面。

縱然會有自私自利的香港人,但亂世裡的好人好事同樣不少。

雖然眼前這個城市的一切,好像偏離了原本的「正常」軌道,但也許當下種種目睹與經歷的荒唐亂局,才是香港人自回歸以來,第一次真正嘗試撥亂反正的現象。

經歷03年沙士的低潮之後,香港人選擇以經濟發展為重,人人努力為自己的收成期打拚,對北上發展的商機無任歡迎,對大陸遊客的倚賴亦愈來愈傾斜。

有時覺得,過去的這八個月,就是告誡和反問著身為香港人的我們,03年至今的這十七年來,是否曾經認真地為這個城市的前途努力過?既然沒有,現在終要承受種種逼在眉睫的惡果。

向來對很多東西也沒太大歸屬感,對學校沒有,對公司沒有,會對這個城市產生喜愛,確實也不記得是從甚麼開始。

只是,喜歡這回事,除了代表發自內心的單純感覺,還在於它背後擁有值得守護的東西,所以才會讓自己喜歡。

無論是一個城市,抑或一個人,甚至一套漫畫,一旦喜歡,就很難輕言說放下,可能這是個人對喜歡之物的一點執著;直到某天,哀莫大於心死為止。

在過去八個月以來的最大體會,是勿因善小而不為,至今沒變。

像那個在屈臣氏分店取得最後一個排隊籌買口罩的人,選擇將自己買得的口罩,與剛好排在他後面而無法買口罩的人分享,這種人間有愛的舉動,就如漆黑裡的螢火蟲,同時也提醒筆者,這個城市仍然有它值得守護的地方。

在絕望艱難的時候,看到有人仍然願意為這個城市奉獻,這是筆者在絕望裡找到的前行力量。

有說天災人禍最能反映人性,而勿因善小而不為的下一句,是勿因惡小而為之。

只為一己私利而去出賣香港的人,在這個城市已經夠多,無須我們再去添惡--那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點惡。

在亂世裡多行一點善心,做個有良心的人,老實說,未必可以換來甚麼回報,但至少能讓身邊的人,彼此認識也好,純粹路過也好,找到守護這個城市的價值,暫且選擇不去放棄守護她。

直到某天,哀莫大於心死,或許終究只能仰天長嘆,我們都曾真正努力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