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佬正傳】當眾人都以為區議員有求必應,是誰的 Error?

2020/8/20 — 13:21

梁柏堅(左)、連桷璋(右)是去年十一月當選的八十多位素人區議員之一。二人上任大半年,經歷人生許多第一次。(Trial and Error Lab 製圖)

梁柏堅(左)、連桷璋(右)是去年十一月當選的八十多位素人區議員之一。二人上任大半年,經歷人生許多第一次。(Trial and Error Lab 製圖)

【文:Gi;圖:Gina + 受訪者】

一場疫症,盡顯社會各方 Trial and Error,當中不少區議員經歷前所未有的挑戰 — 每天為街坊張羅口罩、教授衞生知識、親身清潔大廈、緊貼地區疫情,還要兼顧恆常工作,例如會見街坊、議會會議及倡議工作等,聽到已感心很累。

早前 Trial and Error Lab 舉行的錯誤星期五 Error Friday「『政治素人』做區議員,是不是 Error?」,便請來連桷璋梁柏堅兩位首次當選的素人區議員,分享他們自今年初上任做「區佬」以來的試錯經歷,並解構人們對區議員的誤解。

廣告

未當上區議員前,關心環保議題的連桷璋,已組織區中創意的回收活動。(圖:連桷樟 Facebook)

未當上區議員前,關心環保議題的連桷璋,已組織區中創意的回收活動。(圖:連桷樟 Facebook)

廣告

Error 1:當上區議員,卻發現更多社區問題

於大埔成長的連桷璋,常看到一些別人習以為常的事情:為什麼大埔廣福邨木球場幾近荒廢多年?又何寶湖道街市空置率那麼高?於是近年他跟朋友發起不少活動,期望透過社區營造帶來改變,「直至去年,深感社區問題實在太多,我不想問題繼續被視若無賭,惟有參選(大埔廣福及寶湖區)。」

同樣,梁柏堅於灣仔讀書工作,2015 年跟街坊成立「灣仔廣義」,晚上在灣仔街頭開張枱,聆聽街坊聲音,「如果要有公民參與,又想從地區開始,我認為怎樣也要參選區議會。」2015 年參選落敗,他持續監察區議會,並繼續地區工作,戲稱是「影子區議員」;直至去年 11 月終於當選,名正言順當上區議員(灣仔大佛口區)。

上任後,二人異口同聲說每晚睡不到五小時,工作從未有完成的一天 — 太多太多社區問題,全要細聽街坊聲音,整理問題,然後組織街坊一起參與改變。從沒有一下子「成功爭取」的神話。

「有人說我揭露社區瘡疤,以前大埔也不是這樣多事的;但我認為只因從前未有人真正聽取街坊意見,」連桷璋認為,有問題並不是壞事,這是改變社區的開端:「要是街坊關心社區,才會發現問題,我就負責咬住不放。這是很煩人的,但煩到有關部門願意做嘢,多煩也值得。」於是大埔有人疑似捕取野生鷺鳥、太平工業園疑似成立新冠肺炎檢驗實驗室等問題,他與團隊都靠嘗試與摸索,學習不怕把問題曝光,並以死纏爛打的耐性跟進。

今年疫情爆發初期,梁柏堅四處為街坊「撲」一車一車的口罩(如圖)。(圖:梁柏堅表弟 Facebook)

今年疫情爆發初期,梁柏堅四處為街坊「撲」一車一車的口罩(如圖)。(圖:梁柏堅表弟 Facebook)

Error 2:議員唔一定派口罩

第二個他們要落力打破的 Error,是改變「區議員派物資」的觀念。

我們曾以為「蛇齋餅糭」是必然的,疫情期間派口罩更像是區議員責任。梁柏堅就曾多次被質問,薪金為何不拿來買口罩?「其實我們的薪酬全用於辦事處租金、幾個助理的薪金,已所餘無幾,還未計算行政及活動開支。」不少有心人會買來大批防疫身資請區議員辦事處代為分發,而有區議員亦自己墊支購買去派給街坊,「但我絕不派通街,只送口罩給區內大廈的清潔工友。而且區內藥房已有供應,我亂派就會影響地方經濟。」他的目的,是讓社區重新分配資源,資源優先分配給最有需要的人。

連桷璋則解釋,一些區議員是因政黨背景而擁有資源,「所以區議員並不絕對代表有嘢派。 」

那麼,區議員的職責其實是什麼?他說區議員不是一份工作:「原則上我們可以去打工,做回老本行,但當然沒有這份心力和體力啦!」梁柏堅則直指,也別誤會區議員是官員,「區議員最根本的責任,是收集街坊聲音,化成量化的數據,再帶到議會,並監察有關部門從善如流。老實說,區議員從沒實權,區議會也只屬地區中的咨詢架構。」(詳情)所以區議員絕對不是「生神仙」?連桷璋很認同,說小至住所有蟲,可找議員;大至遭受不公平待遇,也可找區議員:「要是同一時間,有街坊出意外,又有人投訴被蚊咬,我們都會『撲』去跟進,但請明白很多時候,區議員只能發聲。」但,他們會盡量為街坊發出巨響。

不過梁柏堅補充一點,「我們有一項很重要工作,就是批核區議會的『社區參與計劃』,團體可藉此向區議會申請撥款來舉辦社區活動,而撥款申請是由區議會各個委員會審批。」(灣仔區詳情)若不想社區再得新界一日遊與影證件相,心裏又有很多關心社區的新點子,大家就要記緊申請。

連桷璋的文宣有有創意,富懷舊色彩,連邨內公公婆婆都因此更留意他的工作。(圖:連桷樟 Facebook)

連桷璋的文宣有有創意,富懷舊色彩,連邨內公公婆婆都因此更留意他的工作。(圖:連桷樟 Facebook)

Error 3:區議員點止識做圖

談到二人本業,連桷璋任職廣告人,梁柏堅則為攝影師;跟政治及社區工作相比,強調想像力的藝術、設計及創作,能為地區工作帶來幫助嗎?像連桷璋就是著名的社區文宣達人,以復古味道的設計圖,教街坊戴好口罩或做回收。

其實連桷璋不止擅長做文宣,更嘗試用創意帶來社區問題的解決方案,「像前面題及的大埔廣福邨木球場一直荒廢,我就試吓新嘢,聖誕在那裏搞個『木球森林聖誕夜』,讓木球場變成聖誕市集,」那晚有地攤有創意活動,佈置得像外國市集,街坊都驚訝一塊廢地能如此善用:「我想用前人未用過的方法,讓街坊參與,進而成為改善社區的力量。」最後因街坊愈來愈關注這個木球場,終獲有關部門處理那裏的清潔問題。

而梁柏堅也常在區內發動一些較少區議員做的社區行動,如「和你寫」、「共享鄰里關係」活動等。但有趣的是,他不時出帖文「教育」街坊如何看待區議員,例如非緊急事故就不必半夜致電他,「遷就街坊是容易,但我不想重蹈前人的舊路。區議員不應只是『湊仔公』。」而他即使區務多忙,亦不時用鏡頭記錄社區以至社會變化。或者做攝影師跟做區議員風馬牛不相及,但他明言,都出於對灣仔以至香港的關心:「我是靠跟街坊相處、談天以至拍攝,去觀察社區需要,捉緊時代脈搏,」像回音牆一樣,「把小眾的聲音帶到公眾,再帶去議會。」

經歷過如此多的 error,試想像四年後,他們想連任嗎?二人搖搖頭。

「真的不知道。我只想跟隨初心。」連桷璋苦笑:「很累,是前所未有的辛苦。」

「我則希望四年後仍做回自己,保持清醒。」梁柏堅道。

尾聲談到,區務的未盡完善、街坊的指摘,有令他倆灰心嗎?「不,幫唔切街坊,才是最內疚、最挫敗的。」連桷璋輕聲說。梁柏堅罕有地默然。

區議員這職份,從來吃力不討好,更何況是沒政黨沒資源的新手區議員;但眼前兩位,跟今年許多上任的素人區議員,以及所有深愛香港的人一樣,都有一份緊抱初心的堅持,這才能在未來艱難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

這晚 Error Friday 雖是網上直播,但二人的分享比此文更豐富。

這晚 Error Friday 雖是網上直播,但二人的分享比此文更豐富。

** 下周五 Error Friday 請來 Luna ia a Bep 分享,別錯過!

讀嗰行唔做嗰行,係咪人生最 Error? @ Error Friday

日期:2020 年 8 月 28 日(五)
時間:8:30 pm - 9:30 pm
形式:Facebook Live
費用:疫情關係,費用全免

有禮送:參與 Error Friday 的現場觀眾,有機會獲得 Luna is a Bep 送出禮物一份 ,以及由 Trial and Error Lab 送出文創產品數份。參加者只需優先登記,便有機會於當晚獲得禮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