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員劉卓裕:建制錯漏百出無助抗疫

2020/12/28 — 16:28

觀塘花園大廈玉蓮臺於岀現 8 宗確診個案後,居民要強制檢測。(立場新聞圖片)

觀塘花園大廈玉蓮臺於岀現 8 宗確診個案後,居民要強制檢測。(立場新聞圖片)

【文:劉卓裕,荃灣區議會愉景選區無黨籍區議員】

香港疫情反覆,自第四波疫情爆發以來,建制派不斷以疫情失控為由攻訐特區政府,並促請林鄭盡快實施全民強制檢測。然而,無論多少證據指強制全民檢測,在香港的疫情根本不可行,未見得可有效防控疫情,他們仍然使用不同輿論營造香港需要檢測的迫切。

筆者有位朋友,所住的大廈在 12 月 21 日有多人染疫,因此需要全棟大廈強制檢測。他於 12 月 22 日已經交回檢測樣本,然而直至今日(12 月 27 日)仍未有檢測結果。整整五天的時間,筆者的朋友不知自己的身體狀況如何,亦未能得知整棟大廈的感染情況嚴重程度,日常生活亦大受影響,試問強測一棟大廈居民結果已經如此緩慢,當檢測人數推至全港近 800 萬人時,我們要何年何月才知道自己的結果?

廣告

觀乎上次香港自願全民檢測的經驗,動員超過 7000 名醫護人員協助採樣工作,斥資 5.3 億港元,當中有 3.7 億元為檢測中心人員、醫護人員,以及支援人員的薪金。該次全民檢測計劃,僅有 178 萬人參與,佔香港整體人口的約百分之 24。換言之,只有約四分一人參與。整個檢測計劃最後找出 32 個新確診個案,當中只有 13 個沒有病癥。而全民檢測的目的,在於找出社區中的隱形帶病者,並試圖截斷傳播鏈,是故,港府在該次檢測計劃中,平均以約 4000 萬找出一個隱形帶病者。

若按比例推算,強制全民檢測大概需要醫護人員約兩萬人,投放逾 20 億元公帑,當中醫護人員的薪金基本上是固定成本,將近 15 億元。香港現時確診或疑似個案為 8540宗,感染率約為百分之 0.115。依上次檢測結果推斷,強制全民檢測可找出的隱形帶病者亦有限。

廣告

若參考其他地區的全民檢測計劃,如武漢、南韓,更顯得香港不適合進行全民檢測。武漢全民檢測了近 1000 萬人,最後找出 300 個無傳染性的病毒攜帶者。香港的高危群組,如的士司機的檢測結果為陽性的比率亦僅為百分之 0.03。因此,將檢測基數擴大至全部市民,陽性結果的比率必然更低。

另外,南韓的所謂全民檢測,其實是針對病毒傳播活躍的地區和個別高危群組的大規模檢測,而非強制全民檢測。這種檢測計劃可以更具針對性且有成效地找出潛在感染者,並開展後續的病毒追蹤工作,繼而切斷感染鏈。是故,要求盲目推行強制檢測,只會勞民傷財,違反「精準防控」的防疫原則。

上述種種個案例子都說明香港根本不適合推行強制全民檢測,林鄭自己本人亦都計劃有所保留,筆者實在不明白為何建制派仍然咬住「強制全民檢測」六字不放,若然花心思在思考全民檢測,倒不如實實在在參考日本做法徹底封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