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4

    【主教山配水庫】區議員批當局「文字遊戲」 改稱「水缸」致疏忽 學者促把握契機撤查舊建築

    深水埗主教山百年配水庫清拆之際,內部古羅馬式樑柱結構曝光,引起廣泛關注。區議員何啟明今(30日)批評部門官僚主義,又隨便更改水務設施字眼為「水缸」,導致疏忽;有古諮會委員就表示,主教山配水庫有保留價值,政府既已計劃保育,不需急於列為暫定古蹟。

    部門官僚主義 水務署玩「文字遊戲」

    深水埗區議員何啟明在港台節目《千禧年代》批評水務署和古蹟辦疏忽職守,認為「水缸」之說的解釋不能接受,是官僚主義,想盡快了事。

    他表示,水務署以往的文件、地政總署地圖均曾明確指出建築是「配水庫」(service reservoir),而水務署近期才改稱配水庫為「食水減壓缸」(water tank),古蹟辦又未有發現問題,容許水務署進行工程,明顯是部門疏忽職守,隨便就決定清拆百多年的古蹟。

    他質疑水務署未有妥善諮詢古蹟辦,「所有資料都喺水務署,無論圖則、落成日期以致結構」,他指,如果水務署人員願意去尋找資料,一定能找到,但當時水務署在區議會「隻字不提」,只在會議上提供兩張並不清晰的圖片,表示建築陳舊,或會有安全問題,需要拆卸,「佢哋係懶,無去處理」。

    他續指,政府即使了解到配水庫有歷史價值,現時都只是停工,未有即時補救,又沒有即時開展保育過程,若現時被暴露的結構有任何氧化、或遇天氣問題,配水庫在評級前或已被破壞。

    學者稱不能怪責任何人 應汲取事件教訓

    港大建築保育學部主任李浩然在同一節目中稱,「最大嘅問題係無人知」,不能怪責任何人,因現代工程師對百多年前的水務設計並不熟悉,對古典建築亦無了解,若從功能角度出發,或會認為舊建築的科技落後及過時,不會沿用。而古蹟辦亦多關注地面考古工作,以為地底只是普通水缸,未有特別注意。

    他指,香港八、九十年代飛速發展,類似結構的建築物被大量清拆,主教山或是本港最後一個古羅馬式建築。他認為應汲取事件教訓,現時眾人對工程、建築或歷史方面的的知識均太狹窄,任何戰前的建築結構都應由不同範疇的專家去現場視察,特別是地底建築,今次事件提供契機,當局可把握時間和機會,了解現存尚有的類近建築。

    古諮會委員:配水庫非「水池」 保育是大方向

    古諮會委員、測量師學會建築政策小組主席何鉅業在商台節目表示,主教山配水庫無疑是蓄水庫,而不只是「水池」,初時眾人可能未知建築物內部結構,但從報道或相片可見,配水庫建築方式特別,亦相對完整。

    他指,雖然現時配水庫已被局部破壞,但從建築角度看,主教山配水庫是本港現時「展現到嘅唯一(古羅馬結構建築物)」,保育應為大方向。他亦表示,雖然主教山配水庫無特別雕刻工藝,較伊斯坦堡地下水宮殿簡單,但古羅馬式建築有其獨特性,加上配水庫在香港具有歷史及文化價值,「係非常值得保留」。

    但他強調,即使在法例上將配水庫列為暫定古蹟可行,「但都唔可以今日瞓醒覺就話佢係暫定古蹟㗎嘛」,相關決定需要有依據支持。他說,配水庫是政府物業,相信政府並無刻意清拆配水庫,現時當局亦積極研究保育方法,認為建築不會再被隨意破壞,故可留待日後評級,不需急於列為暫定古蹟。

    文物保育專員蔣志豪昨(29日)指古蹟辦不知道配水庫是「特殊、有建築特色」的水缸,加上地底環境黑暗,少人入內,承認基於部門溝通與敏感度不足而「掛萬漏一」,並表示「不好意思」。配水庫清拆工程叫停之前,已拆毀約二百平方米天花及四根柱,建築物本身有一百條柱。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