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員李傲然:退學人數急升就是對香港失去信心的指標

2021/3/3 — 11:50

2020 年,理大

2020 年,理大

【文:李傲然,油尖旺區議員、前理大學生校董】

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發表的最新年報,指出 2019/20 共有 2120 名學生退學,相比上一個學年增加 15%,亦是過去 16 年以來的新高。當中母校理大不負眾望,成為八大之首,以超過 500 人退學,成為了「冠軍」。

然而熟悉近年理大事務的一人,將責任歸咎中國大陸出身,總覺得情況很好(situation is good)的校長滕錦光,或是理大圍城戰為由而離開,我認為都是對理大有一點點不公道。首先理大的發展定位為應用型綜合大學,當中亦有許多不同的科目主修,科目的類別算是全港較多的一間大專院校,同時亦因為上年開始修改主修選項、評分標準和重修科目的準則,因而令學子決定重新開始,退學後再入學也不足為奇。

廣告

真正反映時局要看持續下跌的 DSE 報考人數

根據 2021 年考評局的數據,相比 2020 年學校考生的報名人數下跌 4.22%,再比較由 2017 年開始的 DSE 考試每年亦持續下跌。這首先已經是一個警號,對於有許多有能力選擇透過其他工考試證明自己實力,再考慮留港升讀大學或是到外國升讀大學,就反映了不只是因為出生率下降而令學校考生下跌,同時亦因為有部份適齡的考生不再選擇主流 DSE 考試作為升學的途徑。

廣告

這不只是 DSE 報考人數下跌,同時再比對大學的退學率,更反映了現時香港的情況嚴峻。

兩項數據合起來分析,就會發現過去一年多,作為文化搖籃與知識傳承的大學和教育體制,在香港經已全然崩壞。除了近日中大學生會因中大校方的壓力而總辭明志、重組 DSE 四大核心科目,將備受批評「教壞細路」的通識教育親手毁滅之外、歷史科 DSE 考試題目被強行取消亦是遠因。

由考評制度到專上教育,通通都被整治,由上而下都令學子充滿不安感。

體制崩壞 黯然離去

如果要統合一個結論去解釋為何持續會有學子決定離開主流教育體系,轉投其他升學渠道的話,最明顯就是對於過去一年以來香港的教育制度迅速崩壞,而且有許多人對香港教育的前景毫無信心,有多一點能力的都寧願把子女送到外國,或是報考其他國際認受性較高的公開考試,在國際學校爭取更好的成績然後到外地留學。

沒有土生土長在香港訓練出身的知識份子,本來就已經對本土研究造成一大打擊,更何況欠缺自身訓練的本土知識分子,更會削弱專業研究人才的在地歸屬感,長遠而言要建立更強大和緊密的身份認同,就會顯得漸加困難。

我們不應輕視這個現象,同時這也是一個警號告訴我們,已經有許多人用腳投票,直接離開現有的教育制度,寧可選擇遠走他鄉,都不願意留低。而且根本上沒有對錯之分,就只有對於前路的選擇,有更多人選擇了離開。

而似乎香港的政府,特別是掌管教育的官員,仍然未察覺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僅此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