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會素人上任ㅤ地區康健中心計劃將現爭議

2019/12/12 — 20:07

葵青區地區康健中心影片截圖

葵青區地區康健中心影片截圖

在 11 月 23 日舉行的區議會選舉中,大量來自社會各階層和不同年齡層的政治素人當選,目前由建制派控制的區議會的運作模式或管治理念必將出現重大轉變。一些現有或將會落實的社區工程和項目計劃,將引發新議員們的質詢或否決,其中由特首林鄭月娥積極倡議,交由食物及衛生局(食衛局)主導,區議會協作,陸續進行招標的地區康健中心或將成為新焦點,最近就有評論質疑這計劃可能有出現利益輸送的嫌疑(參看陳俊才:〈政府在推展基層醫療還是政治「酬庸」?〉,《獨立媒體》,2019 年 11 月 14 日。)。

泛民主派在今屆選舉中取得 17 個區議會的絕大多數議席,在民意支持下,必將改變區議會過往的運作模式,除提出各種具有政治色彩的議案之外,也會重新審視或不同意一些已落實和即將發展的項目,迫使政府撤回或更改地方建設,而地方康健中心這類有爭議項目,或將變成政府和地方議會之間的角力場。

世界衛生組織早於 1986 年開始倡導健康城市的概念,希望通過社區建設,讓市民得到更多健康知識和醫療訊息。特區政府對此積極響應,希望籍此舒緩醫療機構的負擔,並通過醫療咨詢等服務,讓市民更快獲得治療和照顧,間接降低整體醫療開支。

廣告

特首林鄭月娥在 2018 年施政報告中提出,計劃在葵青區設立第一個地區康健中心。在2019 年 10 月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林鄭月娥更提出發展基層醫療健康的規劃藍圖,並由衛生署推動,加快將地區健康中心服務推展到 18 區,除剛在 9 月 25 日開始營運的葵青康健中心外,預期在本屆政府任期内在深水埗、黃大仙、元朗、荃灣、屯門和南區開設康健中心。

「小白象工程」

廣告

然而,地區康健中心每年撥款預計超過一億元,早已被質疑是「小白象工程」。以剛開始營運的葵青康健中心為例,在區内深耕十年的葵青安全社區及健康城市協會以 2.8 億元成功投得由食衛局撥款的葵青地區康健中心項目,為期三年,提供疾病預防知識和推廣活動;又為慢性疾病病者如高血壓和糖尿病,以及中風、髖骨骨折及急性心肌梗塞患者提供物理和職業治療診治,費用每次約 150 元。食衛局預計每年接受健康評估等服務的人次約為 20,000,接受慢性疾病管理暨社區復康服務的人次為 35,000,每月平均服務 4,500 人次。

不過,葵青康健中心營運一個月後,截至 10 月 31 日為止,中心服務人次為 2,430 人,僅為預期的 53%。以每月營運成本 777 萬元計算,扣除每人次收費 150 元,總收入 36.45 萬元,即每人次的服務成本高達 3,050 元。當然,康健教育推廣等服務的效用難以用金錢計量,但倘若營運情況未能改善,將被區議員們質疑是一項大而無當的面子工程,目的是要在香港舉行的 2020 年第九屆世界健康城市聯盟會議中宣示,葵青作為創始成員之一,已經推出具有規模的地方設施,讓來港參加會議的各地嘉賓參觀品評。

投標過程惹爭議

除了每年耗資逾億元之外,地方康建中心的投標過程不透明也將成為來屆區議會的關注重點。地區康健中心由政府撥款,透過非政府組織營運,以「地區為本,公私合營,即以社合作的理念」,為市民提供康健教育和服務。在一般情況下,食衛局會和區議會轄下的社區健康服務工作小組合作,商討區内的康健服務情況,獲得區議會同意後,食衛局就會制定標書,就地方康健中心進行投標,撥款予中標機構。

在葵青康健中心投標中勝出的葵青安全社區及健康城市協會於 2008 年成立,多年來在區内深耕,為居民提供康健服務,可謂「實至名歸」,協會主席周奕希也表示,他們的優勢是具有地區營運的經驗。然而,葵青安全社區及健康城市協會於年初中標後,被揭發食衛局長陳肇始為該協會的榮譽贊助人,陳肇始雖然聲稱標書評估過程是由食衛局遴選委員會負責,她也不清楚有何機構參與投標,並隨即宣佈辭去該協會榮譽贊助人一職,但這次事件已經引起政府高層官員涉及利益衝突的爭議。

協會主席周奕希是葵青區議會副主席,自當了解區内的所有已經或即將進行的計劃項目,並有權查閲屬下各委員會的會議記錄等,該協會董事之一陳笑文先生,是葵青區議會安健社區工作小組成員之一,參與設立地區康健中心的咨詢事務,也會令人產生利益衝突,甚至是官方向地區輸送利益的嫌疑。

未能產生協同效應

與此同時,地區康健中心營運為期三年,期滿後將進行檢討或重新招標。葵青安全社區及健康城市協會擁有地區營運經驗和具體的設施和人力資源,假設特區政府將地方康健中心作為永續發展項目,三年後,葵青安全社區及健康城市協會由於在區内擁有資源和缺乏競爭對手,如非出現重大的刑責問題,極大機會再度中標,獲得政府的財政支持。某一社會企業變相獲得政府的無限資助,將令人質疑政府財政資源分配的公平和合理。

此外,地方康健中心的服務範圍,只是重復一些非政府組織或社團社福機構在區内提供的服務,如量血壓和給與居民健康咨詢等,或將造成資源重疊和浪費,未能達到協同效應,這也許是葵青康健中心的使用率低於原先預期,以及港府從 2008 年開始推動地方康健中心計劃至今,始終未能在全港各區落實的原因。同時,地方康健中心的服務沒有包括非傳染性疾病、肥胖、以及精神康復等,也讓中外專家批評香港多年來推行的地方康健計劃遠遠落後其他發達地區。

政府回應世衛提出的健康城市倡議,在全港各區推廣康健教育和服務,讓市民更積極地照顧自己的健康,間接減低醫療開支,原是一件美事。但是,在新區議會將更趨政治化的情況下,政府的任何措施將被放置在顯微鏡下觀察和檢討,區議會雖然沒有施政和撥款的權利,但泛民議員們在區議會佔絕多大多數,並在強大的民意支持下,將有足夠的能力影響,甚至是左右政府的地區政策。另一方面,新一屆區議會如果出現泛政治化的情況,爭議不絕,卻未能有效革新體制,反而會損害社會民生,並非市民之福。 

 

參考資料:
食物及衛生局網站
葵青區議會網站及相關文件
葵青安全社區及健康城市協會網站
立法會文件:葵青社區重點項目
《2019 年精神健康調查》,衛生防護中心。
政府新聞公報:全港首個地區康健中心正式開幕
《基層醫療追 30 年落後ㅤ理大教授:不能只靠政府和津貼》,思考香港基金會,2019 年 11 月 11 日。
〈研究:港人精神健康指數創 8 年新低ㅤ逾四成受訪者稱社會爭議致負面影響〉,《明報》, 2019 年 10 月 9 日。 
〈葵青康健中心ㅤ首月人次僅目標一半〉,《經濟日報》,2019 年 11 月 26 日。  
陳俊才:〈政府在推展基層醫療還是政治「酬庸」?〉,《獨立媒體》,2019 年 11 月 14 日。 
Alliance for Healthy Cities
Evelyne de Leeuw (2001), “Global and local (glocal) health:the WHO healthy cities programme”, WHO Collaborating Centre for Research on Healthy Cities.
Albert Lee (2016), “Healthy City Movement creating a more equitable society with equal opportunities”, Centre for Health Education and Health Promotion, CUHK.  
“Building Healthy Cities”, Department of Health, 2007 Second Edition
“Basic Principles of Healthy Cities: Evaluating a Healthy Cities Project”, Department of Healt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