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千錯萬錯都係感染者嘅錯,政府冇錯!

2020/1/11 — 18:11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Duncan(愛滋健康關注社總幹事)】

早前衛生署紅絲帶中心推出新愛滋短片名為《及早治療 擁抱健康生活》,男旁白講到:

「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
途中或會遇到阻礙
令我們要停下腳步
停滯原地,還是繼續向前
是可以選擇的
及早接受抗愛滋病病毒藥物治療
可抑制病毒數量,維持免疫力
預防併發症
減少傳播病毒的機會
生活亦可重拾正軌
生命就是不停步」

廣告

廣告以「正面」手法製作,以「已確診感染但不求醫的愛滋病感染者」為目標對象,勸喻他們盡早求醫。根據一路以來的經驗,衛生署或是其他政府部門慣常待問題觸及臨界點(trigger point),才會提出補救措施。此廣告面世,代表確診但不求診的感染者數字,已上升到了衛生署內部不能不正視的地步(感染者接受治療,體內病毒量達檢測不到的水平便失去傳染能力,是最佳預防愛滋蔓延的策略,但感染者不求醫,情況就會相反)。

在廣告尾段其中一句,「生活亦可重拾正軌」,我希望這句話只針對感染者的健康,而非暗示感染者不接受治療就是錯。實際上諱疾忌醫真的只屬感染者個人責任嗎?有什麼原因令一個病人寧死都不接受治療?不接受治療又是否純屬個人選擇?

廣告

就讓我分享數個真實個案,讓大家了解多點他們選擇不接受治療背後不同的原因。

個案一:一個生於保守宗教家庭的男子,人生得到所謂「正確」的性教育,性病教育機會都被家人及社會剝奪,反被灌輸濫交、同性戀等才有愛滋的觀念,一直無意識預防,自己都是標籤歧視感染者一員。一日,他病發後確診感染,接觸護士一刻才驚覺自己過去對愛滋病認知及概念全是錯,人生首次得到正確愛滋病知識竟然在確診後。過去掛在自己歧視的感染者身上的標籤,忽然也掛到自己身上,最終完全不能接受感染者身份下選擇逃避面對,到病發後期才重新接受治療。

個案二:一位確診一刻就正面面對的感染者,參加大小輔助感染者朋輩的義工工作,但他一直不願意服藥,原因是社會多年來標籤感染者是社會包袱,深深被「自己感染,納稅人埋單」之污名影響,認為服用政府資助藥物毫無尊嚴,但又花不起錢買正價藥,所以情願死也不服藥,最終離世。

個案三:一位剛確診的感染者,職業相當敏感,為怕調假覆診及於浮動當值時間服藥被同事發現,一直逃避面對,甚至以跟他人發生性行為來騙自己沒有感染,相信期間已感染多人。幾年後病發時還患上焦慮症,最終失去健康及工作,接近失去一切,直至今日依然沒進入醫療系統。

個案四:一位正面面對的感染者,一開始就接受治療,但過程中受信任的醫護人員言語中傷、冷嘲熱諷。因為現時未有完全根治的方法,感染者必須最少六個月覆診一次,一想到往後日子每半年被人侮辱一次,他選擇不再覆診,直到病發時入院才知自己有權轉換診所,幸運地轉換診所後,他願意繼續接受治療。

以我十多年來接觸「已確診但不求醫的感染者」中,沒一個真心想自己死,普遍原因是他們愛滋病知識貧乏,誤以為愛滋病仍是世紀絕症、無藥可求、醫治過程痛苦不堪,最終諱疾忌醫;其次是害怕求醫時身份曝光,擔心失去工作、家人、伴侶,甚至預期自己會受盡歧視,認為不求醫是保護自己的唯一方法;亦有不少因為在醫療過程中有過被醫護人員冷嘲熱諷之類的經歷,不希望再無尊嚴下求醫。

總括令感染者諱疾忌醫的原因:

  1. 大眾以至感染者都缺乏愛滋病知識;
  2. 因缺乏愛滋病知識而產生「愛滋恐懼」,大眾害怕接觸感染者,感染者害怕身份曝光;
  3. 因以上種種產生愛滋污名造成今日愛滋不友善的社會環境。

直至現時,我們依然持續地收到類似以上的個案求助,這些並非個別個案,相信亦只屬冰山一角。衛生署紅絲帶中心一日不正視大眾缺乏愛滋教育及社會愛滋污名嚴重的問題,拍多少個偽正面廣告都不會有效用。

順帶一提,自從 2011 年後,紅絲帶中心愛滋預防廣告已不再有「安全套」、「安全性行為」字眼出現,原因是不少保守家庭團體及宗教團體認為,推廣安全性行為等同鼓吹性,任何政府部門或愛滋病機構只要推類似教育就會被投訴。除此之外,他們更阻止中學推廣貼地的性教育,反而向青少年灌輸大量「性污名」的概念,散佈不實的愛滋資訊來製造恐慌,造成今日社會愛滋恐懼有增無減,公眾愛滋病知識水平大倒退,及感染者不斷遇歧視等景況,所以今日感染者諱疾忌醫數字上升是必然的。

何解衛生署從不反抗保守反同勢力,甚至可以用「跪低」兩字來形容他們?因為「恐懼」是控制人民思想的有效工具,保守反同勢力多為親政府派別,他們一直利用愛滋病污名煽動社會大眾對性小眾的仇恨,其後於一眾被煽動、充滿仇恨的民眾中站出來打壓性小眾,將自己打造成正義角色,為的就是選票和得到不少政治好處。試問衛生署怎敢阻止親政府派別的選舉工程呢?根本一直來都是政府縱容無知及歧視擴散,理應負上大部份責任。可惜衛生署亦秉承政府「死不認錯」的腐敗文化,錯不能認;同時又要交代不求醫感染者數字急升問題,唯有隱藏數據,及拍誤導廣告來轉移大眾視線,令大家只看到受害者的責任,看不見政府才是製造問題之元兇。總之「千錯萬錯都係感染者既錯,政府冇錯!」

廣告有如每日四點「警謊」記招一樣,倒果為因,不負責任。我呼籲大家向維穩割席,立刻推廣全民性教育,消除社會愛滋恐懼,令公共衛生環境重拾正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