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多一個理由大家要睇《濁水漂流》

《濁水漂流》劇照

這是一齣注定難以討好大眾的電影,因為有吸毒鏡頭被列為三級片,因為露宿者故事寫實得殘酷。但一開場,幾鏡冰冷密集樓景,已是一陣悸動,香港,這是香港、這是我城。

而經過今天之後(2021 年 6 月 11 日),有多一個理由大家要睇呢齣戲。

《濁水漂流》寫露宿者,寫一個連深水埗街坊都不會去的邊緣角落。故事緣起 2012 年,警察於通州街清場,丟棄露宿者家當,他們在社工協助下討公道。不過電影並沒有聚焦「成功爭取」、「公義必勝」等套路。

還記得多年前在大學教書,常碰到不同大學的新聞系學生,自選「露宿者」題材,原來大學課堂、教會、學生組織都有極多「認識社會」活動,離不開探訪露宿者。有時會想,露宿者們要應付這麼多探訪,應該是一份全職工作,而同學的功課,難免千篇一律,也甚為表面,不夠深入。

《濁水漂流》觸動之處,在深度寫實,不迴避他們吸毒、召妓、偷竊。有關露宿者自己,他們也許說不清,也許記不起,也許不想記起;流落街頭,每個人都有一個「你衰乜嘢」的故事,但他們欲言又止,每人心裡都有一絲憾事,但不會告訴你。

「政府做 X 錯嘢就要道歉!」但是公道永遠不會來。「深水埗係畀窮人住的地方!」但是他們就眼瞪瞪看著最後根據地被所謂豪宅淹沒。社工想做點好事,往往沒有好結果。但懷抱希望是有力量的,主角輝哥決心戒毒,正是要向政府討回公道時。

好多朋友在討論「套戲好唔好睇」,我的標準很簡單,《濁水漂流》把我帶到一個近在咫尺(我曾在深水埗住過一段長時間)而又不曾認識的世界。在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掌握真理的時代,我們不需要再傾聽什麼大道理;呈現真像,that’s it。

這齣戲不完美,我覺得主要是幾位演員,包括吳鎮宇、謝君豪、李麗珍,都很出力在「演」,可能面孔太熟悉,令人感到有點不自然,而李麗珍有點太靚太光鮮。(有朋友話,露宿者唔可以靚嗎?……這應該是我的偏見了。)

是日,2021 年 6 月 11 日,政府公布了電影審查新指引,把「國安」考慮納入電影審查準則,意味「紅海」已經淹至電影創作。

《濁水漂流》中,輝哥不停講「政府做 X 錯嘢就要道歉!」,會不會影響了警察忠誠勇毅的形象?會不會傷害了這個脆弱的政府?會不會危害了國家安全?以後電影太寫實會否有罪?觸及階級矛盾會不會變成煽惑仇恨?香港自國安法訂立後偉大光明的一面你不講,揭露社會陰暗面會否太缺乏正能量?

根據現時的墮落軌跡,以上每一個問題,以後每一套電影(如果還叫電影的話),政治紅線深入劇本每一場每一句、導演每個鏡頭都要三思政治與國安。從今天起,不只選舉制度追上了伊朗的層次,連拍電影也要向伊朗學習

 

相關文章:
伊朗與我們的距離
你們站在坦克的一方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 夜〉,此為加長版。)
作者網誌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