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廣西玉林「狗肉節」,圖片來源:VICE片段截圖

反對吃狗肉的理由

又到每年夏至的玉林狗肉節。中國人和韓國人都有吃狗肉的傳統,西方人和愛狗人士對此深惡痛絕。愛狗人士認為,吃狗肉是野蠻、不文明的行為。他們的理由是:狗對人十分忠誠,牠是人類的好朋友。本文討論這個理由能否是反對吃狗肉的好的理由。

雙重標準

首先,「狗對人十分忠誠,牠是人類的好朋友」這種說法其實很有問題,「好朋友」顯然只是一種比喻。然而,為了能更集中地討論本文的主旨,我們假定上述說法是正確的。那麼,它是反對吃狗肉的好的理由嗎?

假設它是反對吃狗肉的好的理由。那麼,我們同樣也可以以類似的理由,反對吃牛肉或吃馬肉。牛曾經任勞任怨地幫人耕田,我們也可以說「牛對人十分任勞任怨,牠是人類的好幫手」,並以此為理由反對吃牛肉。馬曾經是人不可缺少的交通工具,我們也可以說「馬對人十分服從,牠是人類的好交通工具」,並以此為理由反對吃馬肉。

我們甚至可以以類似的理由,反對吃雞肉。雞給人類提供了大量的雞蛋,雞蛋的營養非常豐富,而且既好吃又便宜,既然我們吃了雞生下的蛋,就不應該再把雞吃掉。人類真是喪盡天良、不知感恩,我們應該建一所雞的養老院,將那些不再能生蛋的退休的母雞供養起來,讓牠們頤養天年。

然而,許多愛狗人士並不反對吃牛肉、馬肉、雞肉。在這裡,他們有犯雙重標準謬誤之嫌。當愛狗人士反對吃狗肉時,喜歡吃狗肉的人往往會這樣反駁:你為什麼不反對吃牛肉、馬肉、雞肉?這種反駁並非全無道理。

愛狗人士或許會說,他們反對吃狗肉但不反對吃牛肉和馬肉,並非持雙重標準,因為反對吃狗肉和反對吃牛肉馬肉的理由並不完全一樣。前者的理由是「狗是人類的好朋友」。但後者的理由是「牛是人類的好幫手」、「馬是人類的好交通工具」。「好朋友」畢竟不同於「好幫手」和「好交通工具」。

然而,無論是反對吃狗肉,還是反對吃牛肉或馬肉,它們有一共同點,就是以某種動物與人的密切關係為理由,反對吃這種動物。愛狗人士願意以狗與人的某種密切關係為理由反對吃狗肉,卻不願意以牛或馬與人的某種密切關係為理由反對吃牛肉或馬肉,這就是雙重標準。要說自己沒有持雙重標準,愛狗人士必須指出,這兩種理由之間有何重要的區別。

釐清意義

愛狗人士或許會說,將狗與牛馬等做類比,是犯了不當類比的謬誤。人類以前用牛耕田,但現在已經不用了。馬以前是人類的主要交通工具,但現在已經不是了。狗就不同,牠過去、現在都一直是人類的好朋友。因此,我們可以以「狗是人類的好朋友」為理由反對吃狗肉,但不能以「牛是人類的好幫手」為理由反對吃牛肉。以下看看這個論辯是否有說服力。

當愛狗人士說「狗是人類的好朋友」時,到底是什麼意思?這裡的「狗」和「人」分別指的是某些具體的狗和人,還是指狗和人這兩個物種?

如果是前者,那麼對於養狗的人來說,他所養的狗跟他才是好朋友,不是他養的狗跟他可能就不是好朋友。對於不養狗或沒有與狗建立某種親密關係的人來說,任何狗跟他都不是好朋友。這樣的話,愛狗人士就只能反對人們吃他所養的狗,或吃與他建立某種親密關係的狗,不能反對人們吃沒有與他建立某種親密關係的狗。也就是說,不能一概而論地反對吃狗肉。

為了避免上述的困境,當愛狗人士說「狗是人類的好朋友」時,「狗」和「人」應該指狗和人這兩個物種。這時,當我們說「牛是人類的好幫手」時,「牛」和「人」指的也應是牛和人這兩個物種,它講的也是牛這個物種與人這個物種之間的某種密切關係。那麼,雖然現在人們已不用牛來耕田,但這並不妨礙「牛是人類的好幫手」這種說法,因為人們曾經用牛來耕田。這裡,「牛」指的不是某些具體的牛,不是現在的牛或過去的牛,而是牛這個物種。正如,雖然許多人不養狗或沒有與狗建立任何親密關係,但這並不妨礙「狗是人類的好朋友」這種說法。因為在這裡,「狗」指的不是某些具體的狗,而是狗這個物種。

如果我們接受「狗是人類的好朋友」這種說法,也必須接受「牛是人類的好幫手」這種說法。如果我們以前者為理由反對吃狗肉,卻不以後者為理由反對吃牛肉,就是持雙重標準。

愛狗人士或許會這樣反駁,就算談論的是兩個物種之間的關係,時間也是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牛這個物種曾經是人這個物種的好幫手,但現在不是;相反,狗這個物種現在還是人這個物種的好朋友。然而,牛這個物種曾經幫助過人類,我們難道不應該感恩嗎?愛狗人士有責任指出,在這個問題上為什麼時間是一個重要的考量。

結語

筆者並非主張可以吃狗肉,而是質疑這種反對吃狗肉的理由是否足夠強。筆者也不喜歡吃狗肉這種行為,但同時也明白到,我們之所以不喜歡這種行為,不是因為反對它的理由有多強,而是因為情感上的原因。

本文的重點是:如果承認「狗是人類的好朋友」是反對吃狗肉的好的理由,也必須承認「牛是人類的好幫手」是反對吃牛肉的好的理由。如果否認後者,也必須否認前者。否則,就犯了雙重標準的謬誤。許多人不認為「牛是人類的好幫手」是反對吃牛肉的好的理由,這就削弱了「狗是人類的好朋友」作為反對吃狗肉的理由。一個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很強的理由,實際上可能並不那麼強有力。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