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兩周年|梁凌杰死忌】太古廣場外全日有市民獻花 警一度驅散 旺角反修例新聞放映被電檢踩場禁止

兩年前的今日 (15 日),反送中示威者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外墮下逝世。在太古廣場外,全日都有市民前往悼念,警方則曾在場截查市民,以及警告違反限聚令。在旺角,有區議員原定今晚於旺角商務書店門前,播放反修例運動新聞片段,惟放映前電檢處職員到場,警告未經電檢批准的影片不可作公開放映。另外,自 2014 年佔中後,駐足西洋菜南街的「旺角鳩嗚團」,晚上擺放悼念梁凌杰的燈箱,卻被食環人員連同其他雜物一併清理。

在梁凌杰兩年墮下逝世的金鐘太古廣場外,全日都有市民前來悼念。約晚上 7 時,太古廣場外開始出現人龍,欲獻花的市民更「打蛇餅」,全日至少共有 500 人到場,白花在太古廣場外形成小祭壇。不少人在白花旁以便條紙寫下心聲,「浩氣長存、痛心疾首」、「一直未忘你為港付出」、「光復香港、香港加油!」

警方於中午開始在現場戒備,除截查部分黑衣人士,亦數度一字排開築起人牆,從祭壇推前約 100 米驅散在場人士。希望在壇前駐足靜靜悼念的市民,也被警員勸喻離開。警方亦曾由祭壇走到近龍尾位置,警告市民有機會違反限聚令,要求市民盡快離開。一些排隊悼念的市民,一度被逼到馬路邊。

及至晚上近 9 時半,警方在太古廣場內外繼續截查黑衣人士,包括 4 名在梁凌杰祭壇附近的、胸前掛白絲帶少年。警員以攝錄機從頭到腳、從正面到背面拍攝他們。其後又高聲警告 4 人,指若見多於 4 人的聚集就會控告他們限聚令。其中一名被截查少女、朱小姐指,她們 4 人是朋友,原已打算離開,「明明得 4 個人,都咁樣查,根本係政治打壓。」

在太古廣場內亦有 2 名黑衣人士被截查,趙先生指在完成搜查過程後,問及警員何以截查他們,警員則指在太古廣場外有公眾活動、亦有人聚集,擔心他們與聚集有關。

青年以畫像記錄現場

30 歲的阿駿獨自站在一旁畫畫。他說今天是重要的一天,希望以畫像記錄,他指因為有感現時社會各界,對「鏡頭」都有一種敵意。「如果我拎住相機影,可能已經畀警察查緊;手足又可能覺得我影大頭。」阿駿形容,畫像是一種相對模糊的紀錄,卻也可能是一些不願上鏡的人,唯一留下的人物肖像。

「赴湯杜火」湯偉雄:靠生者堅守其遺言

曾被控暴動、後來獲判無罪的「赴湯杜火」湯偉雄,亦有到場悼念。他稱每年都要記得梁凌杰是首個在反修例運動事件犧牲的人,而他的遺言就靠在生的人去繼續堅守,否則梁就是白白犧牲。今年雖不如去年多人,但湯指一向不太介意人多或人少,政權不讓畫面顯示到「多人」不代表人心不在,相信各人會用他們的方法繼續悼念。

今天身穿黑衣的湯亦被警員截查,但他認為自己光明正大,不會懼怕。

賢學思政王逸戰:明依舊擺街站

早前因涉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以及宣傳及公布未經批准的集結,而被捕的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亦有到場,「其實真係唔知喺呢個時代下可做乜」,但他指仍然到來悼念,是因為梁凌杰是反修例運動中第一位義士。

王逸戰希望港人即使是過了 10 年還是 100 年都會銘記於心,記得梁是因何犧牲。他表示明日 ( 16 日) 賢學思政會依舊擺街站。被問到會否擔心再被捕,他表示:「唔驚,6.12 都試過,會盡力去做。」

另外,醫管局員工陣線副主席羅卓堯亦以個人身份獻上白花悼念。他認為雖然現時整個政治氣候,市民未必如以往一樣有「落街的習慣」,但強調一些重要的日子,必須有習慣去記住,就如六四事件一樣,否則到一天大家都忘了,真正的「歷史」就會被搶走。

電檢處阻放映反修例新聞片

在旺角,區議員朱江瑋擺放街站,播放反修例運動相關的新聞片段,一行約 6 名電檢處職員晚上約 7 時半到場,向朱江瑋展示信件,指處方得悉他打算在旺角播放一些新聞片段,提醒他任何人上映未獲發豁免證明書或核準證明書的影片,即屬犯法,可被罰款一萬元。

朱表示,放映前已諮詢法律意見,律師指主要與《廣播條例》中的需領牌媒體有關,認為公眾放映會不在限制之列,之前也曾播放類似片段,沒有預計今次會因電檢問題被警告,「香港講打壓已經有啲不合時宜,因為每一日(空間)都收緊緊。」朱稱需再諮詢法律意見,取消今晚放映會,但繼續派發白絲帶。

電檢處回覆《立場》查詢時稱,今日去信朱江瑋提醒《電影檢查條例》,並按《條例》進行視察, 不會就行動細節作評論,未回應往後是否所有任何團體均不可公開播放未經送檢新聞片段。

朱江瑋今早亦曾在西洋菜街派發白絲帶,遭警員口頭警告違反限聚令。(另見詳稿)

「鳩嗚團」擺悼念燈箱   食環扔去大部分物件

另外,自 2014 年佔領行動後,駐足在西洋菜南街的「旺角鳩嗚團」,晚上擺放悼念梁凌杰的 LED 燈箱。警員然到場拉起橙帶封鎖街道,食環署人員隨即將「旺角鳩嗚團」的大部分物件、連同直幡等扔到垃圾袋。成員吳伯指,檔口的物件都是成員自費購入,亦是「鳩嗚團」首次被清理大部分物件。吳伯指食環署人員跟他說,他未經批准展示宣傳橫額,已抄下其身份證資料,稍後會發傳票。

除了「旺角鳩嗚團」的物件,食環人員亦扔掉一個電訊寬頻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