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社會人的樂園 — 殺貓和「暴動」的刑罰差距

2020/10/4 — 12:44

今年 2 月 14 日豪景花園斜坡發現貓、兔及鸚鵡等多具動物屍體,疑有人高處掉下。(圖片來源:伍顯龍、網絡圖片)

今年 2 月 14 日豪景花園斜坡發現貓、兔及鸚鵡等多具動物屍體,疑有人高處掉下。(圖片來源:伍顯龍、網絡圖片)

今年情人節,香港青龍頭懷疑有人掟 30 隻寵物落街,包括貓、狗、兔、雀、鼠等等;動物非死即傷;警察拉到人,但律政司後來竟以「沒有足夠證據」為由,不起訴疑犯。久不久就有寵物或動物被虐待至死;早前亦有一對夫婦領養一對貓隻之後,一貓死,一貓重傷,但警察亦以「證據不足」為由,不予繼續調查。

不是想說老掉牙的引用「如何對待動物顯示一個地方的道德水平」,實際上是犯罪學的大量案例證實,反社會和殺人犯的 Gateway Drug,都是殘害動物。幾乎每一個社會的警察或法律體制,都是重覆「虐畜犯被忽視,繼而進展到殺人」的輪迴。2012 年加拿大人 Luka Magnotta 通過交友網站交結來自中國的男同志學生林俊,在滿地可一個公寓裡將其殺害;兇手用一支碎冰錐插其屍體十幾次、用刀斬下死者的手、腳、頭顱,並與剩下的屍體性交、用屍體的斷手自慰,據說還吃下某些部份。兇手將整個過程錄影,並且上傳到網上,震驚世界。

殺人事件之前,Luka Magnotta 早就殺過兩隻貓,同樣全過程拍攝,並將貓餵食予一條非洲岩蟒。有英國記者曾經訪問他,兇手私下曾向其傳電郵,表示下次再殺就是人;記者報警,英國警察竟然沒有理會。有動保網民自發調查,並且發現兇手,並向官方舉報,但警察根本不當一回事,大概也是「證據不足」而耽誤;後來進展到殺人。不是滑坡,而是從虐畜進展到殺人從來常見。

廣告

後來 Netflix 也拍了記錄片講這件事。兇手其實是一個網絡 troll,父母早婚生子,成長過程充滿問題。大概是因為自卑,之後變得自戀;做過鴨,很想成名;在主流的娛樂圈混不出名堂,就轉去網絡想成名。據說他有大量網絡分身,會在自己的帖文下面留言和製造輿論;他一開始自己散播過自己跟加拿大另一個出獄的女殺手約會,然後自己接受主流傳媒訪問,堅稱絕無其事;成名計劃繼續不成功之後,就開始殺貓,最後殺人。

紀錄片竟然找到兇手的母親進行專訪,她堅信兒子無辜,因為他曾經在幾年前就告訴她,自己做鴨的時候,有一個顧客叫做 Manny,經常虐待他,是一個在暗網販賣殺貓殺人影片的有勢力人士;自己殺貓和殺人的影片,都是在對方威脅下被迫做被迫拍。

廣告

後來網絡偵探發現,殺人影片的鋪陳,包括構圖、殺人的碎冰錐、影片的背景音樂,其實是「致敬」《本能》和《美色殺人狂》(American Psycho) 兩部電影;綁起男人然後用碎冰錐殺人,是《本能》的情節;兇手在審問室問探員「有沒有煙?」,都是《本能》的對白;而影片的背景音樂 (New Order的《True Faith》),就出現在《美色殺人狂》開場的 disco 場口。至於傳說中的 Manny ,就是莎朗史東在劇情中有一個叫 Manny 的虐待狂未婚夫。

然而兇手的媽,還是堅信兒子無辜,簡直像看見陳彥霖或者潘曉穎的媽。或者你會說不要鞭撻受害者,然而父母因為是父母,是另一個階級,所以極少思考自己跟腹中塊肉的相處模式,以及各種壞影響。那個兇手的媽,幾乎是處於一種自以為是的麻痺之中,誰知道長年累月之中,是否他們也有份製造這件事?

而幾乎可以肯定的是,事情早已有訊號,但警察不理會,律政司不理會,他們只是理會所謂暴動,有人因為在場就被控告,而且是寧枉毋縱,這些被寧枉毋縱的人,幾乎全部是善男信女,如果你不壓迫他們,他們頂多就是和平示威,還會幫警察擔傘;對於其他更加兇殘的人,整個體系就不理會。

怪不得歷來有「政治犯不引渡」的原則,因為政治犯多數都是於世無大害者,甚至是好人;在某些時候,監獄都是用來裝好人;而反社會人通常是獲得空前自由,只要他們不是針對大人物,基本上在外面做甚麼都不容易被抓到。

作者 Patre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