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送中聯署的身份認同

2019/5/29 — 17:37

來自數以百計的大專院校、中小學的師生及校友,發起聯署反對《逃犯條例》修訂

來自數以百計的大專院校、中小學的師生及校友,發起聯署反對《逃犯條例》修訂

一夜之間,百多間學校、團體發起聯署聲明反送中,星火燎原。最初民陣發起聯署時,社會慢熱,傳播不廣。為甚麼個別以學校舊生或學生名義的聯署,短短 24 小時產生那麼大的迴響?愚以為是基於身份認同。

每個人在人生歷程中總有一段日子的身份帶著難以磨滅的記憶,甚至多於一段日子或多於一個身份。這種身份你不會抗拒,縱使身份的實體已經煙硝,例如學校已經沒有了,只要記憶猶在,任何人以這個身份作出呼喚,就像柯柏文呼喚博派,變形金剛就會重聚。當有某校舊生發起聯署,除了吸引同儕,也令其他人士好奇,搜尋到底自己母校可有相同聯署?若然沒有是否自己可以發起?為了尋找自己認同的身份,散播就會快而廣,就會遍地開花,且不限於學校,即使平時掛在口邊的自嘲身份如「我只不過係個無知師奶仔」,也可以畫到一個圈子。這種身份認同,跨界別、跨年齡、跨社會地位、跨貧富財產。當然,認同身份也需要認同理念才會願意並列聯署名單,但這種鬆散的小圈子身份各自圍聚,反而能像蜂巢般黏合,比一個大台號召更能呼召群眾力量。

不過,在撕裂的年代,稍涉政治立場也會惹起紛爭,沒有紛爭也有人避而不談。我在一個校友群組發送舊生聯署的連結,沒有呼籲沒有評語,只表示母校舊生也有這個吧,馬上有同學表示群組不談政治只風花雪月,珍惜數十載友情得來不易,以免分裂云云,更有人隨即離群。對我來說,若是「幾十年友情」不能無所不談,縱使意見相左不能和而不同,那友情可真薄弱不堪。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