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叔本華說:疫情下,結局是悲或喜只差一線!

2020/4/7 — 21:36

Ryain 是長途客車司機,他望著前方正在噴灑消毒液的工人,噴向一排剛在客車上拆下來的座椅,公司接到衛生部門的通知,客車上有乘客確診得了武漢肺炎,要求把客車進行徹底消毒,當值司機也要立刻接受醫學檢測,Ryain 不知道有多少人坐上了這台「病毒客車」?也不知道多少人在這些座椅上受到感染,死亡離他們可有多遠?

Ryain 現在每天出門上班,心情都忐忑不安,不肯定會否是最後一次離家,因為很難說今天會不會跟病毒乘客同處一車,每天從駕駛座經過的乘客沒有 100 都有 80,但作為一個客車司機,他的職責是要把急切回家的人送到目的地,至少讓他們可以回到一個比較安全的地方,可是在這個過程中,司機卻面臨很大的風險,由起點直至終站。

Ryain 雖然對死亡存有恐懼,但還是帶著堅定的心志開車,他本可辭職留在家中,領取政府每週發放的緊急援助金渡日,以迴避武漢肺炎帶來的風險,不過他沒有作出這個選擇,依然回到 20 年來時間花得最多的駕駛座上,圓圓的方向盤是唯一可以讓他感覺自己的存在,寧可冒著生命危險也要保全這個踏油門、踩剎車的如實感覺。

廣告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廣告

武漢肺炎為世界帶來數不清的悲劇,為世人製造無數的恐懼,英國日前發生了一宗滅門慘案,男戶主用槍親手把妻子和兩個幼女轟斃,把飼養的小狗也殺掉,最後自己吞槍自盡,全家沒留下一個活口,男戶主本在建築公司上班,在疫情打擊下遭公司解僱,家庭頓時陷入經濟困境,在巨大經濟壓力之下,男戶主情緒失控,以死作為與疫情告別的手段。

面對疫情的打擊,各人都有不同的反應,客車司機面對生命的威脅,雖對死亡產生恐懼,但沒有選擇逃避,離職或許讓他遠離了恐懼,但也同樣失去了快樂,失去了存在的感覺,所以他寧願全心全意地投入工作,守著那當下作為司機的存在感,體驗生命的意義與價值在於克服對疫情的恐懼。正如叔本華對生命、存在與死亡之間關係的看法一樣,為了保全如實感的存在意義,死亡便不會顯得那麽重要。

而英國發生的家庭悲劇,落入了如叔本華所說的鐘擺人生,在 1850 年晚期著作《人生的智慧》一書中,他說:「一個人所能得到的屬於他的快樂,從一開始就已經由這個人的個性規定了。痛苦和無聊是人類幸福的兩個死敵。當我們感到快活,在我們遠離上述一個使我們免於這種痛苦的時候,我們也就接近了另一個敵人,反之亦然。慾望不滿足就痛苦,滿足就無聊,人生如同鐘擺在痛苦和無聊之間擺動。」

叔本華這個對人生的描繪,有一個重要的前提,並不是所有人的人生都是鐘擺人生,對於那些獲得真正人生智慧的人就不一樣,這些人內心充盈和精神富足,就像客車司機一樣,而男戶主的個性與客車司機截然不同,他的生命不幸困在鐘擺人生的模型中,以叔本華的「幸福論」來解釋,我們想要追求幸福,那就要回到人自身去追尋,而男戶主只是向外去追,當發現外在的追求被一場疫情所幻滅,生命就變得全無存在的意義,也就等於宣告死亡。

哲學大師叔本華,無論他的年代距離我們多遠,看懂叔本華的智慧,對我們的生活會產生積極的作用,希望受到疫情影響的朋友們,請停下來想一想,只要我們的心智不為世俗物質所綑縛,只要跳出名利的追求,幸福感是可以活現眼前,也可以與悲劇保持一段距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