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取消文憑試須及早決定

2020/4/6 — 15:19

文憑試試場(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憑試試場(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一拖再拖不是辦法

因疫情持續,DSE 中學文憑試筆試已押後至 4 月 24 日,但到底屆時能否開考?真是一句「天曉得」。看現時的情況,老實說,一點都不樂觀。即或勉強開考,屆時若有考生感染,請問當局是繼續讓考生「你死你事」呢?還是要到彌留之際才來一個「遲來的撤回」呢?

傳聞文憑試或再押後至 7 月考試,大學則推遲至 10 月才開學。如果說這是大學方面一廂情願的想法我無話可說,若政府當局也有相同想法則十分危險,除非局方有客觀醫學/科學的數據或理據支持,預測 7 月疫情會減退,否則到時才決定取消,問題反而更難解決。

廣告

採取主動取消 DSE

既然不斷順延開考日期也不一定保證可以「開考」,與其處處受制於情況難測的疫情,倒不如在面對這場世紀天災時嘗試化被動為主動:如 4 月 24 日受疫情影響不能如期開考,就索性同時宣佈取消本屆 DSE。如此一來局方可以爭回主動權,不必為無法預測的疫情而錯失補救的時機。

廣告

越早決定取消文憑試筆試,對事情幫助越大,起碼在補救上時間會充裕些。因為一旦決定取消本屆文憑試,假設換以校方呈交的成績為主要參考,到時全港中學任教中六級的老師都要配合,在呈報、給分、調控、核實等工作上,在在需時。而校方上報成績後,局方也必然要對上報的成績進行審核、調節或抽樣複核,當中涉及非常複雜而專業的工序,亦在在需要充裕的時間。只是,能用時間換取成果始終是好事,只怕局方拖到再無轉圜餘地之時才驚覺要處理,到時就莫要嘆一句「時不我與」了。

莫要把天災變成人禍

綜觀政府是次面對疫情的態度,都近於「擠牙膏」。當局處理與疫情相關的事件,其特點是不停修訂,改完又改,態度觀望;感覺就是瑣瑣碎碎,見一步時行一步。當局固然可以美稱為「考慮周詳」,但當局每下一個決定,每出一項修訂,前線相關的部門、工作人員以及受影響的市民,都需要時間作出具體的配合、適應或應對。局長你講的話不是天父那一句,說要有光就可以即時有了光。大郵輪快要撞向冰山,你不及早擺舵轉向,還要「考慮周詳」又船頭驚鬼船尾驚賊,到真的要決定轉舵,恐怕為時已晚。

以校內成績推算,不完美但可接受

不得不承認,取消文憑試是非常艱難的決定,而以校內成績推算公開試結果,也是無可奈何、退而求其次的做法。但作為補救或替補方案,反正不是處理部分學生部分成績,而是全港統一地特殊處理,加上老師的專業判斷,還有局方經常強調的行之有效的校本管理,相信以校內成績推算公開試結果,其策現成,其事可行,其推算結果亦當合理。反過來說,若有個別大學個別學系,收生時在參考「推算結果」後尚需更進一步了解某學生的學業水平,大可以由各大學各部門按需要自行負責安排合理合適的評核。

對考生精神虐待

局方在是否取消 DSE 一事上「見步行步」,考期一延再延,對應策略被動又欠明確,如此安排,對應屆考生而言無異是長期精神虐待。考生長時間處於前景不明朗狀態,又要長期處於備戰狀態,備考工作做完又做,赴考心態與士氣由本來的一鼓作氣變成再而衰最終是三而竭;高官們易地而處,感受一下,那不是折磨是甚麼?那不是精神虐待是甚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