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古蹟辦的迂腐與官僚

2020/12/30 — 17:26

【文/Ca.L】

昨日一整日,大坑東蓄水池成為城中熱話,各路英雄都為保留蓄水池而努力。讀了數年保育,工作也接觸過不少保育項目,卻從未有一次覺得這麼多人關注。原來,每人的一點一點,是可以重塑整個歷史的。

夜深人靜,回顧整件事,對古物古蹟辦事處(古蹟辦)的處事手法卻感到極度不滿。民間一日的努力竟可勝過一個政府官方機構?其實並非高手在民間,而是古蹟辦是否曾認真對待過香港古蹟。

廣告

我所知的古蹟辦是一個甚麼部門?就是一個本著少做少錯,最後常常鑄成大錯的部門。過去有數年的工作我時常「有幸」與古蹟辦官員會面。大概每次見面都離不開有歷史建築劫數難逃,然後每次的感想都是:這部門絕對是官僚之最,令人煩厭;每次開會某古蹟辦「高層」經常都是一副無辜受屈的樣子,有次會議前無意中聽到他們正與另一部門討論 model answer ,頓感到哭笑不得,香港文物古蹟的命運,竟是由這堆無心裝載之人主宰。

坊間有不少人將古蹟辦戲稱「估即辦」,問題大概離不開背後的官僚作風與迂腐思想:

廣告

一,依靠其他部門的資料,幾乎不主動作出求證,往往東窗事發,才後知後覺。以今次的事為例,其實只要打開水務署的圖則,大概就可以發現蓄水池價值不菲;

二,資料蒐集做得凌亂求其。皇都曾因古蹟辦並不充分掌握戲院內部的改動情況,只是以「靠估」的方式提供資料予委員會;永和號亦曾以錯誤年份作評估資料;

三,對公眾參與極為抗拒,甚至有不少專家對保育人士嗤之以鼻。過去數年,每次向古蹟辦要求公開評級分紙,都被拒絕,指有關分紙為內部文件。然而,絕大部份歷史建築的生死卻是由這張分紙所決定。

事實上,每次有歷史建築被損毀,古蹟辦的回覆都是差不多,大概不是已派員視察,就是私人物業正與業主溝通,或是其他部門決定。但作為政府唯一負責古蹟的部門,是否真的毫無責任?是否真的已盡責監督?

《南早》昨日一篇報導中的一段「前古諮會主席林筱魯指委員會多數只評級地面上的構建物。」、「當我們談及評級...我們看到地面上的建築...至於地底的,我們看不到。」(自行翻譯,請見諒)是的,連處理古蹟的諮詢委員會前主席也可以如此荒唐。如何不讓市民失望心寒?

以我雖為數不多的保育經驗,大概亦可預計這次絕對會是另一個保育界的長期抗爭。面對如似官僚又迂腐的機構,短期內蓄水池或不可能往大家期望的方向發展。長路漫漫,有可能要與古蹟辦就文物價值對質、有可能要說服古諮會委員投下贊成票、有可能要說服政府積極保育,而非荒廢棄置。但願公眾仍可像今天一樣充滿熱誠推動這個保育項目。

(作者簡介:一個無所事事嘅業餘古蹟愛好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