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叫成年人考多次公開試的進修大騙局

2020/12/23 — 17:0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董建華年代起,常言進入知識型經濟,市民要進修增值,充實自己,否則將來怎樣云云,風氣延至今天,但,其實是場大騙局。

當年背景,是亞洲金融風暴及八萬五摧毀經濟,失業率上升,大規模減薪,所以政府叫人進修增值,但其實大量經濟工具可降低失業率或提升基層工資,例如曾蔭權用基建增加勞工需求。大規模公務員招聘,與私人市場競爭,降低失業率及拉高薪金。或南非加救濟金額到高水平,高失業率但領救濟者生活優渥,勞動市場渴求人力,扯高工資。但通通不用,拿一個由細到大,所有考試制度失敗者根深蒂固觀念「你讀書成績不好,長大必定失敗」,令基層將失業減薪責任推向自己,從而不會或減少向政府追究責任。

這個理由太「合理」,因為該概念自小已被師長不停灌輸轟炸,但不妨想想任何金融為主經濟體系,基層工作大多數服務業,意味比工業年代需要的知識更少,比較一下清潔、侍應、零售與保安工作,複雜程度遠比父母輩年代的手藝低。即使建造業,多數工種只是讀幾個月便有中工牌照,有些更只需兩三星期。

廣告

這種體系,必定是白領工作不夠,進修完,多數仍留在基層。成功機會是有,但很小。請把政府及學店宣傳的所謂策略掉進垃圾桶,白領市場,包括公務員管理工作招聘,不止要學位,還有公開試成績,至今仍白紙黑字寫明。想成為白領就是要你回去考公開試。更諷刺是,當年搞「資源增值」,即每個人做更多工作量,刻意減少職位需求,意味即使再讀書成功,機會更少。想想今日多數辦公室無償加班,不也是種「資源增值」,一個人做兩個人工作。

這裡所有人都考過公開試,想想要一班失敗者再考,成功率必然不高,這是一個拉 curve 你死我亡的金字塔遊戲,日校全職讀也失敗的人,長大有工作困住,更要養家,會成功嗎?我當年全夜校成績最好,也只有一個拿來炫耀會被人笑死的 13 分。九成以上同學都很用功,但就是只得幾分,甚至零分,因為這個遊戲不止和試卷鬥,還要和全港不用工作全職讀書日校考生比拚,單時間已經輸一截,叫大人再玩一次失敗過遊戲,根本就是騙局。失敗後,大條道理說:「你成績不好,技不如人,怪不得人」回到上面由細到大灌輸概念,自然又把責任往自己推。就是要你不追究政府,因為你考試真的「失敗」了,自然覺得是「自己」責任。上面講了,大把行政工具可提升工資,但你考試「失敗」,就是「自己」責任。

廣告

事實成功者再考,也很大機會失敗,前補習天王趙善軒講過:「要我讀返會考都唔掂。」當然,他教那科必然攞 A 。各位不妨想想現從事工作,若非與大學主修相關,記得多少當年讀過的?不要說公開試,undergrad take 過的,不少兩三年後,已忘得一乾二淨。成功者再考也會失敗的公開試,叫輸過一次成年人再考,根本痴膠線。「失敗」後,用真話講大話,說仍在低下層,是你「自己」責任。

知識當然重要,但沒必要叫成年人再考公開試,考完起碼一半不記得。純工作計算,金融城市基層不需要太多課本知識,但不代表沒有升遷機會,酒樓部長或經理、清潔管工,保安主管,都不需學位,甚至不用懂英文。接觸不少這些行業管理層,讀書我贏他們九條街,但處事方式各樣,則倒輸,叫成年人再考公開試這個騙局,不止浪費時間、金錢、家庭、社交,連他們應專心工作的事業也損害,時間很公平,每人廿四小時,讀書必然影響工作。叫成年人進修,考多次公開試,晚上真的睡得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