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可憐的「美麗」或「神聖」

2020/2/19 — 16:58

網絡影片截圖

網絡影片截圖

《蘋果》最近的一篇報道說:「一批前往湖北支援的甘肅省女護士,出發前為『工作方便』而集體剃髮的影片,近日在網上流傳。片中她們頭皮鐵青、雙眼通紅,有人看見被剪下來的馬尾,即閉上眼別過頭去……官媒稱她們為『疫情中最美的逆行者 [按:筆者加粗體]』。」但這原本用作官方的抗疫宣傳,卻招來網上廣泛的劣評,而香港教育大學社會學系講師黎明向《蘋果》說:「[……],現在要求剛流產的、剛分娩的、臨盆在即的女醫護犧牲的神聖角色 [按:筆者加粗體] 被高舉,是因為當前父權社會需要一個女性榜樣,這些女醫護的出現,就是用來滿足時勢需要,『要社會女性去效仿「好女人」嘅標準』,因為『需要你的犧牲來滿足社會,你真正的需要和福祉是不重要的。』」

筆者不久前在〈救急扶危是「天職」?〉一文中,略論了近來另一個把事物「天意化」、「神聖化」的時事個案,且提示:「要小心一種詭辯的方式:當某人想你(或群眾)支持一件事物的時候,就把其『神聖化』或『天意化』,從而使反對者犯上『違神逆天』之大罪,然而背後其實是欠缺理據的。」並有見於當中問題的普遍性,其後特陳構了「武斷天意」的謬誤,冀有助指認箇中常見的思維方式上的錯誤。

根據《蘋果》該報道,「神聖」是黎明的用語(中共是無神論者,或只自己造「神」),而官方用的是「疫情中最美的逆行者」。然而,無論神聖也好(別誤會,我並非要批評黎明,而只是藉着她的描述而順帶討論而已),最美也好,或是因神聖而最美也好,還是因最美而神聖也好,清楚的是:中共就是要迫你接受其主張,而暴政所用的「道理」往往只是作為操控工具的「歪理」。

廣告

假如真的有興趣思考:那些女醫護的犧牲神聖或美麗嗎?應該要追問:

  • 「神聖」於此是什麼意思?如認為是(不)神聖,有什麼根據?可信嗎?有否犯武斷天意的謬誤呢?……
  • 「美麗」於此是什麼意思?如認為是(不)美麗,有什麼根據?可信嗎?縱使真有美在(淒美?捨己為人之美?),其他考慮(如人權)的重要性不能凌駕其上嗎?……

唉,沒有人權真可憐,被壓迫時也要忍着淚水,強顏苦笑,說些違心的謊言,當中的巨大委屈可想而知 — 人性遂被扭曲!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