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各自做該做的事好了:對學聯退出支聯會的幾點意見

2016/5/3 — 14:38

香港學聯 2015 年的工作鋼領為「命運自主」。(圖片來源:學聯 facebook / Felix)

香港學聯 2015 年的工作鋼領為「命運自主」。(圖片來源:學聯 facebook / Felix)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簡稱「學聯」)日前終於正式退出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 事到如今已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無可挽回現實。  雖然二十七年的關係最終分手難免令人感到欷歔和惋惜,可是無論如何,這是多元價值互相衝擊,以至彼此制衡的年代,有謂是年輕人與年長者的「世代之爭」,其實也並不盡言,事關在後現代社會中一元價值的思維已破產,各自表述取態,以至彼此不能說服對方早已是常態現象。 所以學聯和支聯會同樣必須接受時移勢易的事實,大家還是豁達的往前看,各自繼續做該做的事好了。

不少人指出:「民主回歸」的路線已走到盡頭死巷,再也沒有出路,必須另闢蹊徑。 此外回歸後這些年來,香港人已看透中國執政共產黨極權專制的醜惡嘴臉,「中國」這個命題已成為香港政治上的禁忌詞,年青一代視之為污名,更鄙而惡之或畏而遠之。  再者「本土主義」的論述近年來沸沸揚揚,不同形式的本土團派亦風起雲湧。 暫且不論「民主回歸」的政治抗爭原則是否經已壽終正寢,也不爭辯「本土主義」的分離態度是否必然的政治出路,事實上就算本來並不難辯解的「愛國不愛黨」說法也變得含混不清,因為不少年輕人根本已徹底否定「國」的意義,更不屑談論醜陋不堪的「黨」,「中國」這個詞成為政治的咒詛。

支聯會全名清晰的標明「愛國」兩字,肯定是以中國為本位而認同八九六四這一場愛國性質的政治運動,不少年輕人對此大表質疑。 支聯會一直堅持的五個綱領:「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六四民運‧追究屠城責任‧建設民主中國‧結束一黨專政」嚴格來說根本談不上是甚麼工作方針的信條,充其量只是支聯會對中國政治發展的主觀期盼和訴求,或是鼓舞民心的政治口號而已。 可是,學聯卻煞有介事的指稱並不認同「建設民主中國」,並表示香港現時已陷入水深火熱當中,必須立足香港奮力自救,根本無暇理會中國的民主發展云云,把一個實質上的偽命題說成是一個必然認真處理的政治課題,不曉得是有意還是無心,筆者總覺得是為了製造一個脫離支聯會的下台階。  

廣告

八九民運時十二三歲的中學生如今已是不惑之年,對於當年的事相信從電視熒光幕的血與火映象中仍有一定的模糊記憶,或多或少總有心繫情牽的關連,可是八十後和九十後的年輕人在認識上總有陌生的阻障,在感受上更有嚴重疏離的隔閡,要做到薪火相傳的延續發展總不是支聯會一廂情願的事。 也有不少年輕人苛責支聯會只著重祭祀式的活動,每年因循的「行禮如儀」。 不過,筆者必須指出六四事件並不單是中國官方所謂的一次政治風波。 這是一次民主抗爭運動,其影響力已超越地域性的特質和局限,事實上已曾掀起「蘇東波」,撼動多個共產黨政權最終逐一瓦解。 而且,這是大學生和知識分子敢於面對極權政府的一次和平鬥爭,最後是強權專制者對手無寸鐵的人民血腥殘暴鎮壓,造成慘痛的歷史悲劇。 因此,這不只是政治上的事件,更是人類良知光輝與殘暴惡行陰暗的對照和對立。 年輕人儘管在心態上否定中國政權,可是請不要因此而忘記甚或輕藐這個曾經在中國大地發生過的一場波瀾壯闊民間政治運動。 而且,對於為民主運動犧牲的人,悼念緬懷是凝聚道德力量的基礎,從而深化認識以至堅持初衷信念,守護這一束必須繼續燃亮照耀人心良知的六四火苗。

筆者一直以為,如果說「民主回歸」已是蓋棺論定,難道從「分離主義」發展的「香港本土自主」便是必然可行的政治抗爭方案嗎?  平情而論,探索不同的政治出路是必須而理所當然的,而且事非經過不知難,面對強權專制的勢力,我們總要不斷努力的嘗試和調整抗爭策略。 那麼,不同取態的政治團體就算未能團結起來凝聚力量,也請勿互相攻擊而抵消彼此的影響,製造分裂,因為這正是當權者所樂見的政治局面。

廣告

在六四的問題上,學聯已有所決定走自己的路,對於支聯會而言,筆者以為不管陽關大道好走還是獨木小橋難行,仍然必須毋忘初衷和堅持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