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同情寄生蟲 如同自掘墳墓

2020/3/1 — 14:06

Parasite 劇照

Parasite 劇照

【文:楊文俊】

韓國電影《寄生蟲》(港譯《上流寄生族》),剛在兩週前的奧斯卡金像獎中榮獲最佳電影以及最佳導演等四項大獎,是首次有亞洲電影取得這項世界電影的最高殊榮。本來,筆者對韓國電影興趣不大,但由於文壇前輩逆嘶亭先生大力推薦,謂本電影有深度,本人逐抽空觀賞。筆者所看到的,絕非仿間所曰「貧富懸殊」,也不完全是逆嘶亭先生所言「品格下流無關寄生」,而是「寄生者得以生存,源於在上位者的疏忽」。投機取巧,品格下流,作惡多端者得以見機行事,皆源於在上位者的疏忽,最終對所有人做成不可逆轉的傷害。

縱觀整套電影,主角一家雖然騙術精湛,具有謀略,但漏洞仍然非常多。然而電影中的富有家庭,卻沒有查清主角一家的身世,盡信主角一家的謊言。而前管家夫妻寄生於富有家庭良久,竟也從來沒有被發現,更反映電影中的富有家庭缺乏警覺性。由此我們可以清楚看見,寄生蟲得以生存必需建基於在上位者的疏忽。

廣告

主角一家品格低下,相信必定是各位看過電影的讀者認同的。品格當然不一定通過有錢才能培養,但身處優渥的環境,對培養品格修養必定有好處。一個人人有公平機會的資本主義社會,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地富起來,亦沒有人會無綠無故地窮起來。窮人之所以窮,在於其知識,智慧,以至長遠考慮等等皆水平不足,及不上他人,很自然地便成為了社會的基層。

從主角高度掌握考試技巧,能夠說服到富有家庭聘請他作補習老師,到主角妹妹懂得偽造能夠瞞騙他人的畢業證書,以至之後在推薦主角母親入職而虛構一間公司並製作精美卡片,再到陷害司機,以至全家合謀陷害前管家,反映他們能力並非低下,且相當聰明。然而,主角一家一見富有家庭外出露營,就立即進佔大屋享受,不考慮水災有機會令自己的地下房子沒頂,更不考慮水災會導致富有家庭提早回家,反映他們行事無計劃,缺乏詳盡考慮。要成功,除了小聰明外,還需要有大智慧,懂長遠計劃。然而主角父親在水災後的反思竟然認為「沒有計劃最好」,正中孫武反言兵法大忌「敗兵先戰而後求勝」,是為失敗者的典型。就主家一家而言,他們所缺乏的,查實不是頭腦,也不是合作,而是遠見以及耐性。主角一家策略上缺長遠考慮,貪得無厭,盲動冒進,且毫無品味可言,只懂得以流氓式的害人手段取得利益,且愛好投機取巧,從摺pizza盒也要省小聰明,找youtube影片教學節省時間,到教美術只是上網看看就算,他們本質上就是一群沒心做事的流氓。

廣告

正如逆嘶亭先生在其影評中所述,前管家夫妻雖同屬寄生蟲,但他們至少對富有家庭存有感恩之心,相比起主角一家毫無感恩之心,實反映兩者高低。對此,從比較他們兩家輪流佔據大宅的表現可見一斑。前管家一家成功進佔大宅,選擇是聽流聲機黑膠諜,是心靈上的享受,主角一家卻只是大吃大喝,僅停留於果腹期的享受,兩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導演將兩者作鮮明的比較,將主角一家的問題描繪得入木三分。他們不僅品格敗壞,缺乏長遠考慮,更連基本的品味也沒有。

而主角一家的人渣本質,導演除了在整套電影將之層層帶出外,還有一幕鏡頭作直接闡述:在主角母親說到了「如果我有錢都可以好人」那一句後,主角母親即時推開了走來討吃的小狗。這一幕正正反映了,主角一家本質上毫無同情心和同理心,不論有錢與否均是如此。從劇情中期主角一家企圖對前管家一家趕盡殺絕,再到劇情後期主角父親殺人後只管藏身,從小事到要事,再從要事到大事,導演將主角一家的冷血本質,層層地推演,讓觀眾深入了解主角一家那一種骨子裏的壞。

為甚麽中彩票頭獎者,屢屢會破產收場?未學飛,要先學降,未學消費,要先學節儉。中彩票者,賺到了錢只是靠運氣,而不是靠自己賺回來的,自然不會懂得理財,更沒有量入為出的思維,最終當然會破產。於發展自己的事業,從沒有資源進身為持有資源者的過程,實際上就是種學習和完善自身的過程,將一項兩項到十三項要放棄的事慢慢放棄,事成則水到渠成,成功近在咫尺,然而若無此能力,無此境界,因機遇而能與成功相遇,然仍會擦身而過,甚至是擁抱成功後得而復失。戲中主角一家的經歷,實同中彩票一樣,導演已通過電影一開頭朋友贈予主角的「幸運石頭」的劇情,點出了主角一家有此經歷只不過是因為運氣,就如同彩票一樣。

至於為甚麽有些評論人會認為電影是在「鬧資本主義」呢?其實,一個人的立場,很大程度受其經歷所影響。一個社工,每天對着基層人士,見到他們很慘,自然容易對窮人產生同情,形成左傾的經濟立場。相反,一個正常上班族,鮮會看見窮人,相反可能在資本主義下受惠,生活質素有改善,進而發展為右傾的經濟立場。不同的經歷自會生出不同的立場。余英時在其回憶錄中,說到了有人對中國傳統大家庭文化非常擁護,原來是因為其在年輕時大家庭對其照顧有加。

正如前文所述,品格當然不一定通過資源培養,但資源卻可用作培養品格。資本主義的問題,我們也知道,但沒有資本主義更惡,蘇聯以至毛澤東治下中國的景象就是最佳的例子。正如民主不是萬能,會造成很多問題,但沒有民主問題更多,每次衝突都無法通過選票解決,而需要以流血的方式解決。資本主義所保障的,是有能力可以得到資源,私有的產權得以保障,背後實為對人基本權利的保障。

有些評論者,每每忽視主角一家本身的惡行,認為他們的行為純粹貧窮所導致的。公眾對這些人,一般稱為「左膠」,意即持左翼立場而不設實設者。實際上,一個人生活於太美好的烏托邦之下,是無法瞭解社會的實際情況,也無法明白邪惡是怎麽樣的。左膠以及邪教徒,雖然是完全不同的,但兩者對時局的研判皆是錯誤,前者曰「怠惰」,後者曰「冒進」,前者曰「濫情」,後者曰「無情」,前者曰「投降」,後者曰「盲動」。「左膠」這個詞,查不應因他們自稱擁抱左翼思想而稱他們為「左膠」,應稱為「離地者」才對,因他們壓根兒並不是「左」,而只是「膠」,意即他們不了解實際情況。就像電影裏的富有家庭母親一樣,她為人單純,不懂對人抱有質疑,最終導致全家悲劇收場。

甚麽時候「左膠」不再是「左膠」呢?其實就是他們接地之時,當災禍殺到埋身,左膠也意識到其錯誤,他們自然不再是「左膠」。因此,對於「左膠」,我們非但不應對他們胡亂斥責,反應該說之以理,動之以情,等他們明白「濫情」、「投降」和分析不深入所導致的問題,脫離「左膠」的行列。

正如逆嘶亭先生在其影評中所述:「唯有社會文化一直演進,共同體想像一直更新,各地寄生蟲數量至會得以改變,故此,要世界變得更加健康,首要就係盡力感化呢啲缺乏人性嘅生物,而若然感化不果,就唯有狠心懲教,嚴厲整治。」主角一家最終家破人亡,實質上是應有此報,不需同情更不應同情。導演對主角一家結局的安排,正正告誡了所有人妄想通過小聰明取得成功,必不可行。但更要的是,在上位者留意到寄生蟲,發現他們不妥之處,卻仍不深入調查,又不「狠心懲教,嚴厲整治」,最終亦必定會大禍臨頭。

將電影投射至世界局勢,將大宅比喻為世界,與主角一家最類似的,莫過於中共政權治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了。中國得以迅速發展,全因西方先進國家的疏忽,以至西方「左膠」對中國不顧現實的過度同情和協助,就像主角一家得以寄生在富有家庭全賴富有家庭疏忽一樣。

在冷戰結束,美蘇爭霸結束後,正視蛆蟲問題和不思進取者,可謂刻不容緩。大小群體,大至世界,小至巷里,亦有寄生蟲,正如逆嘶亭先生所言:寄生蟲不分國界。社會各界於過往由於歌舞昇平,忽視品格下流者四處流竄之弊,最遭導致原本帶來和平的世界秩序開始有崩壞之勢。世衛遭到中共以至非洲國家佔據控制,就是當中的表表者。

提防濫情,往往比提防濫暴更具迫切性,同情心原是好事,但如用錯了地方,同情了錯的人,後求可以非常嚴重。當今世代,左膠濫情,邪教徒無情,皆反映全球的發展實仍然未臻成熟,世人對此必需多加警剔,才不致遭像主角一家般的寄生蟲侵佔世界,破壞世界既有秩序,使人類重回原始武力至上的原始時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