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告白

2021/5/9 — 17:48

資料圖片,來源:Romina Farías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Romina Farías @ Unsplash

我不知道這樣做是錯的,坦白說,我現在還是不覺得有錯。

我跟他是在 IG 認識的。一開始我並不想理他,也忘記他到底怎麼出現的。好像是因為看了我 IG 上的照片,才找上我的。

「安安,你好。」

廣告

「你是誰?我不認識你。」

「沒關係,大家都是從不認識開始的。」

廣告

「喔,隨便。」

我們的對話,總是千篇一律的無聊。他總是問我,功課做完沒?沒出去玩啊?吃飽了嗎?安安?他倒是比我媽問候我的次數還多。

爸媽每天都很忙,爸爸很沉默,就是工作,回家以後不喜歡說話。媽媽也不會聽我說話,只會告訴我要做功課、念書,連我生理期什麼時候來的,她都不知道。

關於我家,說不上喜歡,但也不會討厭。

那天下午,期末考結束,那個男人又在訊息裡煩我。他突然問我,有沒有援交?

援交?不就是跟男生做那件事嗎?可以拿錢,可是我還是處女,不想跟他做。隔壁班的男生老是罵我是處女,上星期小紅跟我說,她跟他男朋友發生了關係。還在廁所裡告訴我,那種感覺很特別。有多特別?還不是就這樣,有什麼了不起的?

我沒有理他,只是罵他變態。

三天後,他又傳了訊息給我。

「你到底有沒有做援交?」

「就說沒有了,你很煩耶。」

「那可以跟我試試看嗎?」

「你白痴啊,試什麼?」

「很特別的感覺唷,要不要?我可以給你三千元。」

三千元?媽一個月給我的零用錢也只有一千元。反正總有一天,我都會跟男生做那種事,幹嘛不要現在做?

「喔,隨便。」

螢幕前靜默很久。可能被我的答案嚇到了。

「好啊,三十分鐘後,你家附近的小七見面。」

「喔,隨便。」

三十分鐘後,我騙媽媽要去同學家念書,她搖了搖手,跟我說快去快回,然後興奮的大喊「自摸!」。反正她只會在乎她麻將有沒有贏,應該無所謂。

我看到他開車過來,長得很斯文,臉也很蒼白,但是年紀看起來有點大,是個叔叔。

「我就是小凱,你真的敢跟我上床?」

「嗨,有什麼不敢的。」,我鼓起勇氣說,但是手心緊張到冒汗。

「那麼我們走吧。」,他把車開往我們家附近的摩鐵。我經常經過這裡,但是從來沒有進去過,我總覺得這是個不乾淨的地方。

進去以後,他很飢渴的把我的衣服脫光,只剩下內褲。

我躺在床上,感受他很用力的衝撞我。我很痛,皺起眉頭,但是我沒有喊出來,只是把手抓緊被單,我抓得好緊,就像是怕我自己會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二分鐘以後,事情結束了,他很快的穿上衣服,也叫我把衣服穿上。

這就是我的第一次?我只覺得好痛,幾乎都站不起來。我很害怕,好像做了什麼錯事,或是少了什麼東西。但是,又好像沒少什麼。

他把我送回小七,然後給我三千元,我面無表情的回到家,即使下體好酸痛,但是我沒說什麼。媽媽連看我一眼也沒有,看來她今天手氣不錯。

我進房間裡,打開電腦,把這個叔叔封鎖。我突然覺得我很討厭他,不知道為什麼。我在浴室裡,一直洗自己的身體,一直洗,一直洗,只想把這段記憶洗掉。但願我已經忘了他。但是這個男人扭曲的臉,卻一直在我的記憶中出現,好噁心。我可以刪除他的記錄,但是我要怎麼刪除我的記憶?如果就像電腦一樣,可以把檔案直接刪除,丟進資源回收桶裡,那該有多好?

到學校以後,我把這件事情跟小紅說,她很羨慕我,說她男友只會叫她去援交賺錢,跟他做也沒錢拿,我真是聰明。

我聰明嗎?我不覺得,我覺得很空,但是不知道哪裡空。我覺得很痛,我倒是知道哪裡痛,但是我又不能說,這種感覺更痛。

我嘗試要拿小刀劃自己的手,讓自己感受到痛苦。真實的痛苦,不是那種空虛的痛苦。我劃了幾下,看著鮮血流下來,我竟然有一種舒服的感覺。很痛,但是我感受到我真正的存在。

小紅把我的小刀搶下來,同學亂成一團,只有老師送我去保健室。

小紅竟然什麼事情都跟老師說了,她真是不夠朋友,枉費我相信她。她一定是嫉妒我,我要跟她絕交,這種大嘴巴,不值得信任。


我不知道我錯在哪裡,我有付錢,也不知道她到底幾歲,我有錯嗎?

我已經有老婆了,小孩也已經有兩個。但是我對於這樣的婚姻生活,一直覺得很平淡。每天我面臨的工作壓力非常大,但是老婆只會要我努力賺錢,昨天才拿一萬五千元付房租,今天就跟我哭窮,要小孩的幼稚園學費。我受夠了,我以為的婚姻不是這樣的。

我在 IG 看到她,好可愛,跟我老婆一樣,只有一百五十公分,但是臉蛋各方面都差很多。不過,我這輩子從沒出軌過,況且她看起來又像是小孩子,應該不可能會跟我怎樣吧?!

果然,她對我總是愛理不理。問她吃飽沒、有沒有專心念書,通通不理我,只會嗯嗯啊啊的。可能我算是她的朋友裡,最老的那一個,哈哈。

那天下午,還是沒有臨時工的工作。我決定上網跟她哈啦。突然問她,願不願意跟我援交,她竟然沒有拒絕我,我應該算是賺到了,老人家說,吃幼齒補眼睛,我近視很深,應該可以好好矯正。

三十分鐘後,我去接她,她看起來很自然,一點都沒有害怕的樣子。開玩笑,我也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我這麼辛苦賺錢養家,花點錢在這種事情上面,應該無所謂吧?更何況,我問過她了,她願意上車,而且跟我去摩鐵,應該是已經有相當大的決心。她要不是喜歡我很久,就是經常做這種事。

進去以後,我幫她脫掉衣服,只留下一條內褲,好可愛,特別引起我的遐想。我很快的也把我的衣服脫掉,趴在她的身上。她身材好瘦小,就跟我老婆一樣。馬的,我怎麼會在這時候想起她。

我用力的衝撞她,把我所有的不滿與情慾,發洩在她身上。但是她一直眉頭深鎖,是痛吧,我想。我看著她的眼睛,張得好大,不知道往何處看。好像是天花板,對,她看著天花板,眼神好空洞,好像靈魂就漂浮在上面。突然我覺得我好像做錯事情了。

事情結束了,我送她回家,還把三千元給她。我當然不會忘記這件事情,做完要給錢,這才叫做援交,不然我就對不起她了。她沒跟我說再見,很快的就跑進家裡。我有點茫然,她到底在想什麼?我真的不懂這樣的小女生。

回家以後,老婆不在。我把電腦打開,但是無論如何,都看不到她上線。她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晚上,我覺得老婆看我的眼神不太一樣,帶著一種鄙視的眼光。她發現了嗎?應該沒有,她只關心錢,一點都不關心我,怎麼可能發現。她又開口問我小孩的補習費,我沒有。這兩天我再去問問有沒有新的臨時工可以做。責任還是要有,不然就不叫做男人了。

一個月後,我收到了警察局的通知,要我去做筆錄。做筆錄?我犯了什麼罪?上面寫著,妨害性自主。可是我沒有,她是自願的,我也有給她錢,怎麼會這樣?我怎麼對得起我老婆?

晚上,看著小孩熟睡的臉龐。老婆輕聲的問我,「有心事嗎?錢的問題我也會一起想辦法,我明天要去問便利商店的工作,孩子就請媽媽幫忙照顧……」,我沒有聽完,眼淚開始一直往下掉。錢,現在不是問題了。錢能解決的事情,永遠是小事。我的家沒了。

我開始不可抑制的大哭,抽曀的哭著說著,告訴老婆這一件事情。

老婆沒有哭,她霍地站起身來,打我一巴掌,我感覺臉頰好火辣,不是肉痛,是心痛。

她說,「我們一起面對吧。」


我必須要說,我永遠不可能原諒這個禽獸的錯。

我女兒原本是個乖孩子,每天按時回家。她只是比較愛上網,但是我也忙,就由著她去,反正我看得很緊,不會有事情的。我家那個死鬼,每天只會上班賺錢,美其名是養家,他最常跟我說,「我這麼辛苦,還不是為了這個家。」,我呸!他為了這個家,有關心過我們母女嗎?

我們家這個女兒,從小我就很注意她的一切。最近她開始喜歡追星,特別是那些韓國的偶像,到底有什麼帥的?師奶殺手?怎麼就殺不到我?我光是要找牌搭子就累死了,帥的往往不中用,我家死鬼不帥,但是至少每個月都會把薪水乖乖交給我。但是他那點錢能幹嘛?還不是靠我的牌技,還有我的投資本事,跟了幾個會才標到這個房子的頭期款?

我女兒很乖,都是這個禽獸奪走了她的天真。那天輔導老師告訴我,我女兒已經被性侵害,我嚇死了。趕快報警處理。這個禽獸,大我女兒快二十歲,竟然敢對她下這種毒手?一定是他騙我女兒,讓她對我說謊,說什麼要去小紅家做功課?做到床上去了?

呸!三千元就想買我女兒的處女身?他也不撒泡尿照鏡子?他毀了我女兒,我絕對不可能跟他和解。女兒回家以後,一臉茫然,雖然我沒問,但我就知道一定有事,果然被我猜中了。這禽獸太可惡了,後來還叫他媽媽、老婆跟小孩來我家門口跪,要我原諒他!門都沒有!你們跪死好了,我不可能原諒他的。我女兒自從發生這件事情以後,我已經幫她轉學了,不然怎麼面對同學跟老師異樣的眼光?

他們家三番兩次就來下跪,他老婆還哭得唏哩嘩啦的,是怎樣?下跪就能挽回我女兒的處女身嗎?她年紀還這麼小,竟然還用錢買她,不讓他去坐牢,讓那些室友好好的修理他,還有沒有天理啊?我不會和解的,讓這隻禽獸到牢裡反省,洗屁股等那些大哥修理他吧!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覺得我有錯,我老公也有錯。

那天他告訴我,收到警察局的傳票,我差點沒昏倒。十年前,我就是看上他的忠厚老實,才會決定嫁給他。婚後我們很辛苦,但是也養大了兩個孩子,老大現在念小二,老二現在念幼稚園。雖然我們還沒有錢買房子,但是我相信,只要夫妻一起努力,沒什麼不行的。

我有錯,因為我沒關心他。我不知道我竟然給他這麼大的壓力。其實我一直在想,要怎麼才能讓他振作。我知道現在工作不好找,他也努力的在找臨時工,但是我真的沒想到,他竟然會做出這種事情。

聽完他說的話以後,我給了他一巴掌,希望能把他打醒。但是打醒又如何?那天晚上,我只能睜大眼睛,偶爾糾著心看著兩個孩子,大部分的時間,我都望著天花板。我知道他沒睡,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律師告訴我,我老公確實犯了強制性交罪。這個小女生才十二歲,比我們家的孩子都大,但是依照法律規定,不管是不是自願,跟未滿十六歲的人性交,都要判七年以下;如果跟未滿十四歲的人性交,要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聽到這些話,我覺得天旋地轉,幾乎要昏倒。

我的家沒了。

我想盡辦法,去找那個小女孩的媽,希望可以得到她的諒解。我甚至帶著他媽,還有兩個孩子,長跪在他家門口,但是女孩的媽從來不見我,甚至叫警察來把我們趕走。孩子哭,我也只能把眼淚往肚裡吞,我告訴他們,這個媽媽是我們家的菩薩,要跪到她願意原諒爸爸,我們才能起來。可是,我怎麼能開口跟孩子說,老公犯了什麼罪?如果有人對我們家的孩子這樣,我會不會原諒他?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跪得好痛,心好痛,可是我希望我們家可以回來。那天晚上,我正要跟老公說,我找到了新工作,可以多少補貼點家計,就是希望這個家可以更好,也心疼他這麼辛苦,但是他竟然把錢拿去做這種骯髒的事情。我不敢跟朋友說,只覺得好丟臉,我一定是哪裡不好,才會讓他做出這種事情。

我幾次想死,但是孩子的笑容,支持我繼續活下來。

只是,活下來又如何?我做錯了嗎?我能原諒他嗎?三年後,我的家還在嗎?我不知道。我的心好亂,可是我還是很愛他,很愛寶貝,很愛我的家。

這個家,還會在嗎?我還要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