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20/9/3 - 14:05

周凱旋的品味

周凱旋(網上圖片)

周凱旋(網上圖片)

一係唔出聲,一出聲就係全城焦點;當一個人注重 taste,一言一語都是 taste,好讓聽眾慢慢細嚼,悠悠回味。

蘋果最大篇幅報導,周凱旋小姐回答林太應否下台,只一句話,there is a time for everything。

不是不報,而是時辰未到。

廣告

除了話術,周小姐對 taste 的要求,還在其他方面可見。

吃飯注重的是 taste,做人注重的也該是 taste;前者講究的是滋味,後者追求的是品味。

有些人賺錢可以賺到很 bad taste,所以只懂投資房地產呀、公用股呀,只懂保本升值,完全沒有品味可言。

又有些人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預先協助解決一些還未是問題的問題,為世界帶來一個充滿 good taste 的未來。

三十年後,全球人口將會膨脹至九十億人,人類對肉的需求自然相應增加。但肉這東西,說有就有嗎?要肉,就先要有水有地;全球資源有限是香港小學生的常識科題目,我們根本沒有足夠資源去生產足夠的肉,但試問香港有能力看到問題本身所在的富豪又有幾個?

係一個都冇,幾乎,除了周小姐。

早在 Bill Gates 未在第一次向眾生介紹什麼是 food tech 的時候,作為維港投資創辦人的周小姐已經著力研究 synthetic biology,並於六年前投資了 Impossible Foods。

那時的她是帶著一瓶豉油和粟粉,把 Impossible Foods 的漢堡扒搓成牛丸放進水裏滾,看到牛肉在水裏散開的時候,才明白到分子結構和肉類質感的關係。

不是隨便叫團隊做個 due diligence,而是 see for herself and taste for herself,用自己的知識解答到底由植物提煉出來的肉味純粹是一個 interesting 的想法,還是一個 investible 的概念。

一旦是一個真正 investible 的概念,無論什麼經濟氣候都可以是融資機會,就像維港投資領投的另一家公司 Perfect Day,早前便做了一次三億美元的 C 輪融資。Perfect Day 的概念,是以生物製蛋白代替牛奶蛋白,成就出「毋庸牛」的奶製產品。

創世紀有 let there be light 的故事,二十一世紀有 let there be milk 的奇蹟;這是一個,奶嘢多個做嘢,奶完嘢又唔講奶油的香港奶媽,窮一生奶力都觸及不到的層次。

說到天花亂墜,倒不如將視線由 intangible 的未來轉移到 tangible 的手錶。

認識她的後輩人都叫她「小姐」,不用姓氏,純粹就是「小姐」。到底是什麼樣的錶,才可以配得上霸氣得來如此有 class 的稱呼?

PP 在小姐手上太俗氣,Rolex 是可以的但稍嫌太 man。

放大張相,如果冇睇錯,呢隻應該係 A Lange & Söhne 嘅 Odysseus。

識錶嘅人先會知道什麼是 A Lange & Söhne,通常只會就咁叫 Lange,好似係讀 Lung-eh。

錶價「只是」港幣三十萬,但要買過好多隻 Lange 嘅客先有機會攞到一隻 Odysseus。

剛柔並重的質地,永不過時的設計,由內至外都完美無瑕的 finishing,也許由一隻 Lange 去代表一位科技巨頭的視野,比一隻 Apple Watch 更有意思。

至於林太,好像是戴 Fit Bit 的。

膠人戴膠錶,好歹也叫絕配。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