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命賤.格賤

2020/3/25 — 16:17

香港最像電影《Platform》中垂直囚室的地方是,她的確有盡繁華輝煌的一面,榮華富貴的階層不少,就像由一至三十層的住客,他們習慣有機會就食盡所有資源,六十層開始冇啖好食,一百層打後只有冷飯菜汁,近二百層就只有等死份兒。又好像永遠沒有人知道,這個社會或囚室最終其實有多少層,幾多人餓至屍骨無存,幾多人相互殘殺。我們不得不相信,白紙黑字寫明的世界末日預言永遠落空,突如其來的喪屍病毒才有本領一下子把整個地球煞停,甚至剿滅。

在歐洲有朋友幾乎齊備所有發燒咳嗽病徵,但因為當地病床不足應付,政府頒下禁令除非到了某歲數的老人或真正瀕臨死亡,否則醫院將不提供檢測及治療,病者只能留在家中自我隔離,懷疑確診的永遠得不到確診。看來最坦白公佈數字的意大利所宣佈的六萬多人還未反映事實之全部。而英國只有一千多個確診案例,Boris Johnson 由佛系抗疫到強硬半鎖國,都在顯示全球先進國家,原來並沒有能力應付任何突發大規模危機或債務償還,包括這個由大自然來討的債。

再庸人自擾,如果政府可以資源匱乏到這程度,一旦龐大死亡數字湧現,碰上他們都有買保險需要索償,敢說所有最大規模的保險公司都有倒閉危機。原來整個地球一直只用三個蓋來冚九隻鑊,沒分先進和落後。這新型冠狀病毒的死亡率還未算高,但傳播力量驚人的特質足以勾引人類的暗黑魔性。只要不幸中招身陷險境,有人急不及待把口水四處塗抹把噩運分享,找幾個無辜者來陪葬是原始天性。

廣告

欺凌和虐待,自古以來都是人類歷史的重要構成部分。香港人向來千方百計挖掘香港不宜久留的原因:人煙稠密、擠迫煩囂、市儈無禮、工作壓力異常大、文化商業發展空間狹小,每個人都想著飛奔離開。離開了大半年,又覺得加拿大或瑞士山區的空氣過份新鮮,買餐餸的車程太遙遠,工作前途和情趣平淡無奇,於是又會紛紛回流,他們又不妨坦白聲明,這裡是過渡性質,商業目標為本,在這裡發生的一切依舊冷漠相待。

病毒來襲全球,今天在海外一副華裔臉孔配個口罩,足以在外國被歧視指摘當畜牲般追打,西方醫療當然更沒空把你治理,於是幾萬外遊人士或留學生回流,香港只差沒有夾道歡迎,習慣病床搬出走廊的醫護只能被迫加班值日,總之本地感染或外來傳入他們都要非醫不可。偏偏你們圈著手帶卻違反自我隔離承諾,還喜歡上網剪帶炫耀或分享車仔麵樂趣,沒絲毫珍惜回到家裡的溫暖,百樣不敢在外國放肆的惡行統統做齊。

廣告

這大半年因為運動因為政府無能,香港醫護團隊早被折磨到不似人形,大家興奮就走遍世界,有事就回來這片狹小地方排污播毒。你們在回程機上如臨大敵,你們懂危險的,只是當這地方是抹腳布,當香港醫護是廉價工人。其他地方沒看得起香港不值得奇怪,自己人回來只懂肆無忌憚的蹂躪,涼薄刻毒跟四處吐口水的變態者相差無幾,到底是香港命賤如此,總要給在這裡長大的人欺負到這地步!還是簡單來說,是你們格賤!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