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四港青推寫計劃書服務 盼「寫字」幫社企藝團申請政府資助

2020/8/14 — 13:44

背景圖片來源:Scott Graham@unsplash

背景圖片來源:Scott [email protected]

撰寫計劃書申請政府資助,幾乎是藝團生存的關鍵、每年一度的指定動作。大藝團申請經驗豐富,資助往往順利獲批;小藝團或新入行者卻不諳寫字竅門,常常被拒諸門外。創作人不時感嘆,有點子不代表能夠「我手寫我心」地表述,未必打動到評審,「我係搞藝術,又唔係寫字嘅!」

「藝術工作不容易維生,大部分 artist 都非常忙碌,我哋希望佢哋嘅時間投放在做藝術,行政工作就等我哋分擔。」本身企業融資及商業律師的 Linda 解說,創辦「寫字」提供助人寫計劃書申請資助的緣由。

疫情當道 資助正是眾人所需

廣告

2019 年底,身邊朋友計劃成立社企,有意申請政府資助,向 Linda 請教成立公司相關的法律知識,後來更進一步幫忙撰寫計劃書。經過幾次幫朋友「義寫」之後,她發現需要這種服務的人不少,時不時聽到朋友說「有 idea 但唔想拎起支筆」。她遂與幾個同樣喜歡「寫字」,而且「寫字」經驗豐富的朋友組合起來,將「義寫」發展成收費服務「寫字」。

「寫字」目前共有四名創辦人,分別現居香港、新加坡及美洲,來自不同行業界別。除了 Linda 之外,團隊還有做過銀行又做過電台的 Louisa、從事環境保護、社區發展及教育工作的 Katherine,以及來自公關、市場推廣行業的 Evan。各人均在職場打滾十年,擁有豐富的撰寫計劃書或審批計劃書的經驗。創辦成員之外,他們亦正在籌備專家團隊,拓寬行業覆蓋領域。

廣告

「寫字」聯合創辦人,左起:Linda、Louisa、Katherine、Evan
(圖片來源:Sehji 寫字 Facebook)

「寫字」聯合創辦人,左起:Linda、Louisa、Katherine、Evan
(圖片來源:Sehji 寫字 Facebook)

隨著近月疫情加劇,政府推出多項防疫基金資助,Linda 認為公眾對於申請政府資助的意識有所提高。她眼見各行各業都受到疫情打擊,香港和世界勢將面臨翻天覆地的改變,既然如此,「點解唔試吓做新嘅嘢?咁做新嘢自然就要 funding 啦,所以我哋嘅服務係好適合目前嘅時機。」

現行制度傾向大團 盼以經驗助有志新人

Linda 表示,團隊成員都是「關心社會,熱愛藝術」的朋友,所以客戶面向藝團和社企。身為合唱團主席的她深知,「大部分 artist 都真係好怕處理文書」, 希望可以分擔文書工作,幫助「香港文化逆市求生」。 他們亦地相信社會的整體進步需要有能力(特別係營商能力)的人行走多步,需要營商有道,兼顧社會公益, 所以希望幫助社企申請資助。

「寫字」的目標客戶是藝團和社企
(圖片來源:Sehji 寫字 Facebook)

「寫字」的目標客戶是藝團和社企
(圖片來源:Sehji 寫字 Facebook)

在 Linda 眼中,現行資助制度申請及得到實質資助的過程繁複僵化,發放資助又採取「先支付後報銷」形式。即使成功申請, 團體往往另須自行尋找前期資本墊資周轉。因此,資助較多流向傳統而已具相當規模的團體,較年輕、未具規模的藝團和社企則缺乏申請經驗,而降低獲批資助的機會。

根據過往「義寫」的經驗,Linda 認為申請人不乏具創意的點子,覺得自己「諗嘅嘢、講嘅嘢好 make sense 、簡單易明」,但其實往往使用行內常用概念、術語,資助審批員未必理解,所以不予批核。「申請資助其實係一種 skill set」,Linda 相信熟能生巧,自然做到言簡意賅地交代理念,預算表又能夠要有根有據。

入場費 2000 港元 已有項目獲批資助

說到預算,「寫字」並非義務工作,而是收費服務。無論項目成功申請資助與否,客戶須繳付 2,000 港元的「行政處理費」,並需預付 20,000 港元的按金,用以「screen 走玩玩吓嘅申請人」。Linda 又補充指,小型機構未必能交付全額按金,團隊將視乎人手、申請項目而酌情調整金額。

申請成功的話,「寫字」按照成功申請的資助金額,收取某個百分比作為「服務費」:成功申請金額50萬以下,收取 5% 服務費;50萬以上,收取10% 服務費。未能獲批資助的話,按金全額退還,並不另收費。

Linda 強調,「寫字」的服務不止於「代客寫 proposal」,還會因應項目特性協助申請人選擇合適的資助計劃、培訓申請人準備面試等。另一方面,團隊亦安排專家協助審閱計劃書,提供意見和諮詢。服務收益亦將與專家攤分,作為回饋。

「寫字」服務剛剛面世,Linda 表示陸續收到查詢。她又透露,團隊協助一名藝術家成功申請到西九文化區的「藝術紓困計劃2020」,相信是業務「一個好好嘅開始」。

善用政府資源 促成更有意義的分配

值得注意的是,「寫字」目前服務只限於申請政府資助,日後或開拓至申請私人家族基金服務。Linda 認為,做社企做藝術都不是為個人利益,而是面向公眾的,「最應該支持呢啲 initiatives 嘅第一個就係政府。政府錢係應該咁用嘅。」

Linda 進一步指,「善用政府資源」是「寫字」其中一個重要理念,是達致社會公義的重要面向。政府理應照顧人民,創造就業機會、培育本土文化藝術、推動社會公益。她認為,社會不乏多有心人或團體,但可能處於萌芽階段,又或者不斷在水深火熱中掙扎,而未獲得長期、穩定的發展機會。

香港政府坐擁龐大資金,各個不同範疇的資助計劃共有40多個,每年資助金額達數百億。「寫字」希望合眾人之力,透過申請政府資助,讓社會資源更有效率、更有意義地分配。

「我哋口中嘅『善用政府資源』就係喺固有系統下,成為政府資金與民間團體之間的橋樑,幫助值得得到資助嘅人同idea,獲分配到屬於香港人嘅資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