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不了去的「教學新常態」?

2020/10/24 — 22:11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文:湯皓勛副校長】

踏入十月份,全港學校似乎復歸正常運作,縱然未能全天上課,但至少讓教師感到安心一點的是終於不用為追趕進度,而進行持續的網課及追收網上課業,學生亦不必因家中環境欠理想或網絡不穩的情況,而憂慮可能影響吸取知識的進度。

作為前綫老師,筆者卻認為全球教育正走向新趨勢,其勢不可擋者在於相信即使新型冠狀病毒將來成為過去,而是次帶來的教學新常態卻將維持。以下嘗試從教學模式、全人發展模式及教師專業發展模式三個層面,淺談個人一些看法。

廣告

教學模式

自從教育改革以來,以教師為中心逐漸改為以學生為中心,而學與教策略亦強調學生參與,例如 Johnson & Johnson 提倡的合作學習講求組員之間承擔共同責任,以達致共構知識之果效。數年前,筆者參考 TASC Wheel(Thinking Actively in a Social Context)[1] 包含的各項程序建構模型教學法,於通識教育科及個人、社會人文教育領域中促進學生藉自行感興趣的題目進行探究式學習,從而把學習的責任歸回給學生,從而培養學生成為自主學習者。即使是近年提倡的電子學習,也可以從課程更新文件《中學教育課程指引》(2017)中知悉終極目標亦是朝自主學習而去 [2]。

廣告

TASC Wheel

TASC Wheel

不過,終究自主學習的成效仍是惹人猜疑的,特別是針對社經背景或收生較弱的學生,自主學習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任務」。隨著是次疫情已持續超過半年,加上第四波會否出現依然是未知之數,除了不同學習階段的「課時」受到影響外,自主學習作為其中一項賴以維持學習成效的學習模式確是值得深究。就如教育局提議般,實時授課的成效並不一定十分理想,故建議停課階段每堂約 20 至 25 分鐘,但坦言 20 至 25 分鐘對不少學校而言,看來並不足以應付急需完成的課程內容。那麼我們可如何引用「學時」概念藉以思考應怎樣處理呢?

且讓我們暫離開停課的時空需要,稍稍參閱由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發布的學校課程檢討最後報告,內中提及闡明「學時」相對於「課時」概念的分別倘如一個 40 分鐘的課節需要 10 至 15 分鐘進行翻轉課堂的預習任務 [3],及 10 至 15 分鐘鞏固暨延伸學習的話,「學時」的概念會否可以較容易拿捏?而無論是疫下抑或平常時期,教師皆建立學生的自主學習習慣,而這種氛圍或許更適宜以全校模式推行,相信這既為未來有效教學的模式尋覓出路,也是第一個回不了去的新常態。

全人發展模式

提及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發布的學校課程檢討最後報告,當中全人發展是一項較大篇幅處理的教育倡議。傳統學校強調德、智、體、群、美五育並重(宗教學校亦重視靈性培育),而今天學校的生態即使是回復半天教學,不少群育元素亦需刪減,如未能集體進行早會或週會、減省其他學習經歷或課外活動等。據一些朋友的觀察沒一年半載亦難以完全恢復。這是第二個回不了去嗎?

以全方位學習為例,筆者倒希望這學年還是多作嘗試看看是否能由危轉機。例如教授中四通識科「舊區重建」課題時過去提倡的落區考察顯然亮起紅燈,又談何體驗式學習呢?筆者遂與同事打算透過先落區考察,拍攝相關照片及錄製影片,然後在課堂讓學生運用 VR 技術瞭解舊區的現狀,甚或將一些地點如藍屋建築群或香港故事館裏裏外外的結構以體驗舊香港文化之餘,還加插訪談持分者(如:藍屋住戶、太原街商鋪東主等)的錄像,同時學生運用 VR 每觀察一處後亦會通過 Google Form 回應簡單提問(待將來技術成熟時可在 VR 加入學習任務以提升體驗效果)。這種嘗試不單為當下情況,我們也相信未來可廣泛用於海外交流,藉照片與影片讓未能遠赴外地考察的學生有著近似的體驗,此為全方位學習普及化開闢一條新路。

教師專業發展模式

除上述模式轉變外,教師專業發展亦正經歷轉變。或許未來不用刻意於某時某刻進行某個專業發展活動,教師可於網上更靈活地學習與其學科或教育焦點相關的知識,亦可以按需要重溫課程內容。近年,國外的不同大型辦學機構均舉辦互動式網絡公開課(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透過網上學習所創造的互動環境,令廣大受眾在討論區交流意見,擴展知識的闊度。

近來,自己曾參與網上一個有關海外交流的網上課程,名為「讀懂北韓的關鍵六課」。主辦機構受疫情打擊後遂決定「二次創業」,舉辦一連串「旅行講堂」如北韓、烏克蘭、動物分類學等,按參與者喜好給予多元化選擇。又一些出版社亦連續多個星期舉辦網上好書推介暨交流分享會,迎來大批書迷報名。若教師專業發展能以多元化形式舉行,不一定只採取單一形式,而以混合模式(實體及虛擬)進行,相信能為教師專業能力的提升大開方便之門。

至於一些需要進深交流及分組分享的環節則可先讓教師修畢初階的網上課程或研討會(Webinar)後,再以實體或虛擬形式舉辦較為高階的學習社群,這樣既可以兼顧到知識的大規模生產(mass production),同時亦分層照顧不同進修需要的教師,尤其對欲強化科技能力或較少外出進修者可提供更多元化的支援,最終期盼學與教效能得以提升!

結語

進入新常態,不禁令人有點忐忑。「路漫漫而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離騷》,願正在一起求索,實現教育理想的同道勿忘初心,互勉之。

HK Educators’ Club 製圖

HK Educators’ Club 製圖

[1] Wallace, B., & Maker, C. J. (2007). “DISCOVER/TASC: An approach to teaching and learning that is inclusive yet maximizes opportunities for differentiation according to pupil’s needs”. In Shavinina, L.V. (Ed.). The Handbook on Giftedness. Springer Science & Business Media.
[2] 教育局《中學教育課程指引》(2017) 《分冊 3︰有效的學與教:培養終身學習和自主學習者》,頁 9。
[3] 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是常見的網上學習形式。香港青年協會青年研究中心「青年創研庫」2016 年的研究調查顯示, 423 個曾體驗翻轉教室的學生中, 52.1% 認為此模式能提升學生自主學習的能力。比較推行前後的經驗,學生認為翻轉教室能增加對課堂的投入及(48.4%)。

 

HK Educators’ Club Facebook /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