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不去的香港,回到人的生活

2020/2/20 — 11:23

話說母親大人是工作狂,這段日子,她要無薪停工,我想對她來說是一個考驗,但我想這種停頓下來的時間,就是硬生生的要讓人重新看到自己和生活。

她是一個沒有自己興趣的人。跟她去旅行,問她想做什麼,她總說不知道,或者目標都只是想要買手信給家人和朋友,我曾經鬧她為什麼明明走到外地,還是要記掛著他方的人事。自己到底喜歡什麼,她是不知道的。

為什麼人會沒有興趣,我想這是很多香港人的典型生活型態,就是不斷工作,為自己或家人打拼,很多時候連自己到底喜歡什麼也不知道。一切都留待退休時幻想可以點點點,然後日子終於來到時也不知做什麼才算喜歡。說是可悲,更准確的說法是迫不得已。黃子華也講過,為什麼人人辛苦工作後要食買玩「慰勞吓自己」,自己要「慰勞」,就是因為工作時的自己根本就不是自己,唔當自己是自己。在香港這種高壓社會,擁有自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所有人都是經濟發展主導下的犧牲品,只是我們平日不察覺而已。

廣告

疫潮兇猛來襲,問題就來,很多人被迫停工,被迫靜下來,被迫面對自己,被迫去悶,我想這才是真正難捱的地方,「唔知有咩好做。」我媽說。但有時候我會想,這些日子迫使很多很多人要思考怎樣出街、怎樣重視衛生、為家人張羅物資、好好地吃飯,我有些學生會開始自己做學習煮飯、做運動、行山等,人人「現時自己肯做飯」,活得更認真更上心。如果不計生計受到嚴重影響,所有人被迫慢下來,可能這是這場災難的一個奇怪的bonus。

在目前形同虛設的政府之下,公民社會連商家一起也發揮了互助自救的作用,這種連結一早就潛藏在社會之中,經歷過這種體驗的也不會回頭。但我想追問的是,在個人生活追求中,香港人能否因為這種經驗,而對過份殘害自己的生活有更深刻的理解,甚或是發現這種社會結構的不合理。為什麼我們要如此被管治,為什麼要單一經濟主導然後受惠的又不是自己,為什麼我們要這樣被抽乾不似人的過活,為什麼我們的生命要交托在如此不知所謂的政權手中?

廣告

就算疫潮會過,我信香港人是回不去了,我是樂觀的。最緊要先留著命子,韜光養晦,也幫助身邊有需要的人和事,互相照應,珍重珍重。

結果我幫母親大人裝了Netflix,算是一個試金石,不好娛樂的她竟然一口氣看了三集Stranger Things,「唔洗睇無綫了!」,See?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