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林超英「人道毀滅野豬是最舒服死法」 關注組黃豪賢:不能以「語言藝術」美化「捕殺」

漁護署推行「野豬市區捕殺令」後,社會一直熱議,亦有各界人士就此發表意見,野豬關注組幹事黃豪賢今日(23 日)於《立場》節目《生活的立場》中,回應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有關「麻醉下人道毀滅野豬是最舒服死法」的言論。他強調人道毀滅的精神,是基於減少動物的痛苦,認為不能被「語言藝術」美化整件事。

黃豪賢表示,當動物有不能痊癒的致命疾病,方可以將其「人道毀滅」,否則只能視作「撲殺」,認為不應被政府的語言藝術美化整件事。另一名關注組幹事吳蔚美亦表示,很多認同捕殺野豬的人士,會以野豬的滋擾數字及傷人數字作支持,但未必清楚這些數字是如何形成,「原來滋擾數字,你見到野豬打畀漁護署已經當一單…傷人數字,譬如啲市民見到野豬驚,跌親、整親自己,咁又計野豬傷人數字啦,又或者市民見到野豬,想驅趕啲野豬所致,又當野豬傷人」。

黃豪賢又補充,漁護署常說,過去 10 年有 36 宗野豬傷人數字,但僅一年的交通意外數字已有 1 萬 5 千多宗,質疑政府的政策理念。他反問,若將政府應對野豬的政策套用在交通意外上,「是否應該禁止所有車輛,甚至將涉事司機『處理』咗佢呢?」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