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藍色雪櫃」— 彩蛋師,與待人好的方法

2020/11/16 — 10:11

藍色雪櫃(立場新聞圖片)

藍色雪櫃(立場新聞圖片)

昨晚有客人聊到藍色雪櫃。客人說喜歡這個雪櫃 ,因為它有一種萍水相逢的感覺。某人留下一些甚麼,某人取去甚麼,一切都在無語之間進行,因此也不需要感謝。他喜歡這樣一種關係。 

這讓我想起,確實是有種人很怕被感謝。也許是出於害羞或者社交恐懼症吧,一聽有誰感謝自己就會坐立不安,不懂該如何反應。有時這種害怕甚至會蓋過想要助人的意願,結果在內心糾結之間就錯過了幫助别人的機會。因此這種人有時會被誤以為冷漠,其實他們只是單純地害怕受注目而已。

我有個朋友就是這樣。有次他來喝酒,說自己升了職,想像電視劇那樣請全場喝一杯,但要他用銀匙敲杯邊,大聲說「各位,呢 round 我嘅」,他又做不到。於是他想出一個辦法:在半打 memo 紙上寫上「憑券可換領任意飲品一杯」,貼在店內的隱敝處。吧枱邊,椅子下,餐牌背,諸如此類。貼完後他就躲在一角,靜候有誰發現字條興奮問我「是不是真的?」、「這個是怎麼回事?」,然後一個人偷偷在那裡奸笑。

後來他說給自己想到一個稱號,叫「彩蛋師」,一種在浮世裡面放置彩蛋的專才。他試過半夜去麥當勞在那些睡著的麥難民身邊放餐券,試過在屋邨公園的遊樂場放小包裝 kitkat,也試過在辦公室所有同事離開後,於每個人桌上放置一張小卡,寫上鼓勵說話。當然也要寫給自己,不然就會被發現。我問他,那你鼓勵自己甚麼?他笑著揚手不肯說。

藍色雪櫃讓我想起他,「彩蛋師」。我挺喜歡這種人的,不像民建聯派米,一切都顯得很安靜。

 

作者 MediumFacebook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