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影像

立場影像

2020/7/4 - 11:00

【專訪】回流拍本土生態紀錄片 奪奬攝影師:香港仲有好多生態寶藏

揹着十多公斤的攝影器材,23 歲的黃遂心(Daphne)步履輕盈遊走山林之間。

「啊,係蜜蜂。」

遇上的,不是常見的養蜂,是本土蜜蜂。

廣告

「準確嚟講,應該係叫東方蜜蜂,同養蜂場見到嘅唔同,因為佢哋嘅蜂群較細,蜂蜜產量少,所以養蜂場多數都係飼養西方蜜蜂⋯⋯」

平日寡言的 Daphne,說起不同生物滔滔不絕,「我已經叫做多咗嘢講,之前喺英國都好少講中文。」她靦腆的對記者說。

東方蜜鋒

東方蜜鋒

Daphne 是一名生態攝影師,高中時留學英國,兩年前以一級榮譽畢業於英國法爾茅斯大學(Falmouth University),主修海洋與自然歷史攝影 ,畢業作品紀錄中華白海豚現況,奪得第52屆美國侯斯頓國際電影節「海洋學/海洋生物學」紀錄片金奬。

四年大學生涯,Daphne 見識過不少外國生態紀錄片製作,指其規模以至器材都和香港無可比擬,「例如佢哋會野外搭棚,花一段長時間去拍攝或者觀察一種生物,呢樣香港真係好少有。」不過 ,Daphne 畢業後留英不夠半年,便辭去在當地製作公司的研究員工作,決定回港。

Daphne留學時期相片。

Daphne留學時期相片。

究竟是甚麼原因俱使一個奪奬攝影師、一級榮譽畢業生,寧願離開大觀園,都要回流這個彈丸之地?

「那時港台監制搵我,話想做香港的生態紀錄片,問我有沒有興趣,咁我當然有興趣,香港係我屋企。」港台資源向來緊絀,Daphne 認為,他們仍然願意花人力物力在生態節目,十分「夠膽」,因此立即答應邀請。花了一年時間,Daphne 有份製作的節目《大自然大不同》早前出街,當中兩集紀錄本港蜂類和獼猴,都是 Daphne 拍攝、剪接一腳踢的作品。訪問當日,Daphne 不時查看節目的點擊率,笑着對記者說:「都見到觀眾反應唔錯,話『香港竟然都可以拍到啲咁嘅嘢』。」

放棄穩定工作,Daphne 坦言決定冒險,「始終開咗一輯,下年都唔一定有工作。」不過她亦不介意:「香港嘅生物多樣性好豐富,我哋係有條件去做呢件事,同埋(香港)環境教育意識比較薄弱,我同我啲朋友都覺得,應該去做這件事,有意義。」現時,Daphne 和友人開了製作公司,打算接拍不同生態和環境攝影工作,「能夠維生,又做到自己鍾意同有意義嘅事,就已經好足夠。」

長時間曝曬,又要忍受蚊叮蟲咬,有時候苦等一整天也未能拍到想要的畫面,Daphne 為的是希望宣揚香港生物多樣性,「大家可能對香港的印象都係一個城市,一個有好多樓,好多高樓大廈嘅城市,但香港其實仲有好多生態寶藏等我們發掘。」她舉例,英國只有兩三種蛙類,而小小的香港已有超過 20 個品種,「短腳角蟾、香港瘰螈都係喺香港發現⋯⋯其實香港每年都有新物種被發現。」Daphne 如數家珍講出各種香港獨有生物,可惜同住在這個城市的人卻不甚了解。

她續說,回流香港這一段時間已體會到氣候變化:「蟲會少咗,但有啲物種又會突然多咗,呢啲都係大自然話畀我知,呢個環境係變化緊⋯⋯有時都會唔開心,但紀錄片就係要提一個問題出嚟,去畀大家有一個討論空間,睇下點解決問題。紀錄片都有呢個作用好重要。」好的壞的,Daphne 都要紀錄下來。

黃遂心(Daphne)

黃遂心(Daphne)

Daphne 一周至少到郊外拍攝三天,大自然對她來說,是工作的地方,也是「去玩」的地方,「有時影唔到嘢咪當去玩,我好 enjoy 喺大自然,因為總會有好多意想唔到嘅事發生。」反觀大部分港人,Daphne 認為他們與大自然「disconnected」:「香港人可能看見蛇就要好快打死佢,但其實可能係沒毒的蛇,或者有啲蛇根本你走近啲已經會走,唔需要去打死佢,呢啲都係出於唔認識嘅恐懼。」

Daphne 希望,這一份「唔認識嘅恐懼」,終有一日會變成關心和愛護。

黃遂心

黃遂心

文/鄧可盈
攝/Fred Ch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