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流

2020/12/20 — 9:59

立場新聞圖片,攝:Sheryl Wong

立場新聞圖片,攝:Sheryl Wong

我們在討論莫泳浵的文章,一個關於移民的故事。

文章最後說,選擇移民的父親把那回流的冀望、或者說責任,交托給他那還是小學生的孩子。

「期望小朋友日後回來可以替香港創造另一番將來。」父親說。

廣告

這大概是他可以報答這裡的最後形式吧。

上一波移民潮也有人討論回流,也確實有很多人回流沒錯。不過我想那回流的意義和今日這位父親說的很不一樣。

廣告

九七前的移民潮,人是被嚇走的。那時候他們想像中那可能出現的惡劣情況並未發生。若不發生,回流他們所熟悉而喜歡的城市,是可以的。事實上九七之後初期也確實沒有發生,於是他們回流。

然而這一波移民潮,人卻是被趕走。壞情況不再是稀鬆的評估,而是有如磚頭一樣的現實。於是回流也不再是一個短期內的可能性,而成為了一個長期的目標,或者理想,或者幻想。

這一波的移民潮,人們好像多了一份留戀的心,多了一份回流的責任感,卻又比上一代更不存在回流的可能。

這樣的衝突想必會折磨他們的內心吧,那是一輩子的折磨。

從這角度來說,他們都是流亡者,背負的也是一輩子的代價。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