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顧教育局《基本法》教材,從開明到失控的社會批判

2020/9/6 — 14:01

圖 2.教材套《明法達義》單元 1.《基本法》的歷史背景的內容(頁 27)。內容提問 學生「你認為如何在保持繁榮穩定的原則下管治香港?有多少個可以管治香港 的模式?」選項為「相同管治」/「香港獨立」/「一國兩制」。

圖 2.教材套《明法達義》單元 1.《基本法》的歷史背景的內容(頁 27)。內容提問 學生「你認為如何在保持繁榮穩定的原則下管治香港?有多少個可以管治香港 的模式?」選項為「相同管治」/「香港獨立」/「一國兩制」。

【文:jyy】 

各學校在疫情下忙於準備網課開學,學生們亦面對前所未有的學習壓力,但此時親政府人士接連抨撃學校及出版社昔日的教材及書籍,為老師用書及教學添加不必要的壓力。在此,教育界要如何看待這些指控,我們不妨先回顧局方指引,以全面探討這個議題。 

既然親政府人士喜歡翻查舊舊書產物,然後以新紅線批判,受網友尋回 1997 年 「三權分立」的文件啟發後,我們不妨看看教育局當年給予全港中學推廣《基本法》的教材套,即局方給予學校教授《基本法》的指引。以下教材截圖皆來自教育局「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組」2011 年發佈的《明法達義《基本法》學習教材套》(以下簡稱《明法達義》)。 

廣告

圖 1. 2011 年教育局送交一整個精美的教材套予中學,共有十多冊的教本,並附有 DVD 供上堂時播放,方便老師教學。

圖 1. 2011 年教育局送交一整個精美的教材套予中學,共有十多冊的教本,並附有 DVD 供上堂時播放,方便老師教學。

廣告

 

從官方教材單元 1 的內容,令我回想很早年眾志提出「自治可以作為選項」實 在遠比教育局官員落後。按親建制人士對學校及出版社批評的意見,這教材 「可讓教師舊事重提......再代代相傳下去」,大概教育局已成為了當時學生的政治啟蒙者。然而,今年歷史科取消試題,楊局長就指出「有些議題本身沒有討論空間......」。 

圖 2.教材套《明法達義》單元 1.《基本法》的歷史背景的內容(頁 27)。內容提問 學生「你認為如何在保持繁榮穩定的原則下管治香港?有多少個可以管治香港 的模式?」選項為「相同管治」/「香港獨立」/「一國兩制」。

圖 2.教材套《明法達義》單元 1.《基本法》的歷史背景的內容(頁 27)。內容提問 學生「你認為如何在保持繁榮穩定的原則下管治香港?有多少個可以管治香港 的模式?」選項為「相同管治」/「香港獨立」/「一國兩制」。

圖 3. 《明法達義》單元 1 的學生工作紙。教材給予學生自由地選擇「能夠/不能 夠」,讓學生通過思考再決定。

圖 3. 《明法達義》單元 1 的學生工作紙。教材給予學生自由地選擇「能夠/不能 夠」,讓學生通過思考再決定。

若有人在閱讀本文後,向教育局投訴這份教材,大概教育局會指有關教材屬多年前編寫,已經下架,同時局方有機制按時調整教材等等說法。按同樣道理, 親政府人士不應接受局方回應,必須追究到底,查辦 2011 年有參與及發佈教材 的官員,以至是 2014 年通過明報《生活與社會》送審書的官員,才能展示親政 府人士都是「是其是,非其非」。 

事實上,本文無意追究官方教材,但教育局、學校及出版社按時調整教材,都 是經年累月的轉變。香港社會無止境地提高紅線,是否真的為了學生福祉?近年已出現多宗親政府人士以政治判斷,時刻翻查舊帳之事,是次以 2020 年的新 想法抨撃舊有的印刷品,以新法例都不應有的追溯期肆意批評學校,都為老師 帶來沉重而不必要的外在壓力。 

另一邊廂,即使教育工作者知悉並已明白官方的新要求,但書本及教材都是按送審機制以至近月的「專業諮詢服務」而訂下,或許仍有部分已印刷的內容無 法跟上每天新增的要求,大抵都應交由老師在課堂教學時再作專業調整。然而,多宗投訴學校教材事件在 9 月之初出現,究竟是學校問題、官方問題,抑或是投訴者的政治炒作,刻意在學校外建立無形的監察機構,並摧毀社會一直 以來對學校老師的信任,這實在不難理解。 

最後,就有關人士是次對出版社及學校的審判,作簡單回應。涉事明報出版的 《生活與社會·我和香港政府》(重印兼訂正 2 版)、《生活與社會·公民權責》被指宣 揚「學民思潮」。另一本教圖出版的《初中通識: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新視野 (第二版)》教科書,被指有問題的一道題目標題為「年輕一代能令香港更 美?」,當中一則資料是「羅冠聰 5 萬票當選,成為香港歷史上最年輕議員」, 指有關資料誤導學生(見港人港地、文匯報)。 

事實上,前者屬於教育局送審書,親政府人士是否認為官方洞察力不足,讓「黃 教材」滲透?而後者引用羅冠聰的書本是於 2017 年出版,以課程而論,羅冠聰於 2016 年當選立法會議員,事件展示出年輕人參與制度化途徑的特徵,親政府人士 是否要帶出年輕是罪、不可參與由政府舉辦的選舉?還望日後討論時注意課程要求 及教材的時效性。 

最後,重申本文無意追究舊有的教育局教材,一方面旨在展示時代轉變,另一 方面意為學校挽回平靜的學習環境,尊重並信任老師的專業。 

作者自我簡介:愛護通識科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