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泰空姐的耳環

2020/10/21 — 16:12

圖片來源:國泰航空 Facebook

圖片來源:國泰航空 Facebook

我有極嚴重的耳水不平衡,所以當年長期中、台兩邊飛,九十分鐘機程我都會作嘔甚至暈到喊(…)。

常常忘記提秘書不要買國泰,因為例牌延誤。有一次又不幸地登上國泰航機,頭暈至極,但有極重要的訊息要待到埗時回覆。

遺憾我沒有帶換卡針,人人打算搬行李之際,有空姐發現一名西裝友(我)手忙腳亂,笑問「先生有咩幫到你?」。

廣告

我低能到叫空姐做「姐姐」(佢好後生),問有否針頭可以借我打開手機槽。

空姐也被考起了,來回幾趟都找不到。然後她蹲在我旁邊,把一邊耳環卸下,示意我用針頭換卡。

廣告

我連聲道謝,她重新戴上耳環,又奔赴到幾行之隔,幫忙扶住行李箱。

或者你覺得,空中服務員只是侍應。當然也不需要講究誰比誰高尚,但在萬呎高空,飛行的鐵塊載著同命鳥,有好的空中服務員,雲層會有如被竇窩心。

帶著這份細緻,離開無良公司,願你們找到懂得欣賞的好東家。

而國泰那航班延誤了個幾鐘,到我落機時,台灣的會議已經完結。之後我變成了長榮的長期顧客,銀包也永遠放一支換卡針。

亦不知那位空姐,今天要怎麼過。

P.S. 落井下石的說話,不妨少講。一來是修養,二來,也是修養。

 

Patreon:媒體研究懶人包
帶你了解資訊戰,分析媒體亂局。
逢二、四、六更新,每周一Live,深度講媒體。文字、Podcast並行,深入淺出,希望各位G持。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