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紙皮石、鐵窗花、轉角唐樓 重建將至 土瓜灣公務員合作社僅存的淡雅

從喧鬧的馬頭圍道步入美善同道,眼前迎來一列五顏六色的唐樓:這座外牆以紙皮石點綴、大門上有別緻的通花磚牆;鄰座藍白相間,轉角呈弧形。社區幾近沒有地舖,各家陽台種滿植物,藤蔓交織,分外清幽。從窗外仰頭一看,不見密集的高樓,而是遼闊的天空。

在美善同道信步而行,迎面可見六層高的公務員合作社,街上人流不多,份外寧靜。

這些樓房為公務員合作社,在五、六十年代落成。那時,港英政府容許華人公務員自組不少於10人的合作社,以特惠價格購入土地,自建家園。部份人選址土瓜灣靠背壟道、美善同道一帶,並直接委託建築師設計圖則。政策最終於80年代終止。

「(嗰時)住戶可以好密切同建築師溝通,傾談理想嘅家園係點樣設計,因此唔同合作社有唔同設計。(這模式)後來已經唔見得到,香港人買樓,係唔會知道建築師係邊個,都唔會有機會同佢傾到個設計係點樣。」

建築歷史學者黎雋維表示,這種「由下而上」的溝通方式,令居民除了能各取所需,又能以紙皮石、水磨石等相宜物料,拼出既摩登又樸素(modest)的設計,「所以我哋今日覺得豪宅先有嘅嘢,例如樓底高、好通風, 呢度都會出現。」

樓房外牆用上多款紙皮石,顏色混在一起,和而不同。黎雋維形容,即使預算有限,建築師仍會以相宜物料,拼出各種花款。
大廈以水磨石作裝飾立面,師傅更在水泥混入不同顏色粉,以製造漸層顏色的效果。「其實都幾用心,好考功夫。」黎雋維坦言,現時在行師傅為數不多,令這工藝日漸式微。
其中一座用上手製黑白鐵閘,別具一格。黎雋維說,當年香港的現代主義建築,多融合不同本地工藝,「建築師唔會諗要點樣堂皇,唔會話要來自意大利、日本嘅大門。」
甫進單位,眼前玻璃門寬敞,令陽光更易於灑入屋內。門上用了日漸少見的窗花設計,別具典雅。
窗戶飾有蝴蝶狀的鐵製窗花。

然而,這淡雅或將不能久存。市建局在去年宣布,擬在該處發展兩個重建項目,料興建逾三千單位。受影響合作社共28個,牽涉462伙住戶。「盛德街項目」今年獲發展局授權進行,「靠背壟道項目」則因有逾75%居民反對,當局暫未落實去向。

不少街坊都上了年紀,眼見土瓜灣新舊交替,昔日美好續漸剝落,無不感慨。有街坊成立「靠美合作社關注組」及「靠背壟道及浙江街重建項目關注組」,促請政府合理賠償,並安排居民原區安置。

有年逾八旬的前官校教師向記者坦言,以她年紀,根本難以再覓地搬遷。她不滿為政府拼搏30多年後,現在要受如此遭遇,「我哋俾曬青春政府,以為可以安安樂樂退休,點知臨老唔過得世!」

大廈在五、六十年代落成時,冷氣機尚未普及。建築師在大廈各處添置水泥通花磚,除了讓梯間更通風,亦令設計顯得錯落有致。

樓宇大多附有偌大的露台,供居民晾衣、種花、遠眺街景。
呈弧形的大廈轉角(左);樓梯扶手呈Z形,黃黑交錯。(右)居民每隔數年,便會集資、為大廈修葺。因此,即便樓齡已逾50年,內部仍顯光鮮。
此為當年建築師手繪的圖則,由居民珍藏至今。大廈多為一梯兩伙,單位方正,沒有現今常見的長走廊、「三尖八角」。當年居民與建築師商議設計,可使大廈更切合生活需要,而非如現在般,須迫於在有限面積內,分割更多單位。

大廈天台開放予居民使用,部份樓宇更能遠眺土瓜灣對出海岸。
屯馬線剛開通,處處大興土木。樓價不斷攀升,使居民感嘆難以在原區安置。這新舊交替的社區,到底何去何從?

撰文、攝影/ 任蕙山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