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團體疫市下辧端午網上墟市 直播手工及食品製作過程吸客

2020/6/23 — 17:22

Zoe(左)、Kim(中)、應哥(右)

Zoe(左)、Kim(中)、應哥(右)

受過去數月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不少基層市民被逼放無薪假,甚至無奈被解僱。關注草根生活聯盟透過網上墟市平台「响道食」,安排在端午節期間在網上辦墟市,直播製造小食和手工藝品的過程,亦會即時在網上銷售。籌備網上墟市的團體表示,希望網上墟市為街坊提供短期的就業機會,減輕檔主和街坊在疫情下的經濟壓力。團體又指現時墟市申請缺乏統一的政策處理,而且手續繁複,為籌備墟市增添不少困難。參加今次網上墟市的其中一位檔主 Zoe,本身需要獨力照顧長期病患孩子,希望透過墟市販賣作為副業,增加收入並減輕疫情下的經濟壓力。

關注草根生活聯盟於準備於端午節(即本月 25 日)透過網上墟市平台—「响道食」專頁作「端午節網上墟市」直播和銷售。機構表示,在疫情肆虐下,以往的實體墟市無法如期舉行,因此以網上墟市的形式進行。籌備人之一鄺嘉雯表示,籌備是次網上墟市除了讓檔主透過此平台售賣自家製的產品增加收入外,亦將聘請失業的街坊作接單員或送貨員,為街坊提供短期的就業機會,減輕檔主和街坊在疫情下的經濟壓力。

墟市有多款食品及手工品出售 近太子區內獲免費送貨

廣告

墟市以網上直播的形式舉行,屆時將有 6 檔熟食檔和 4 檔乾貨及手作製品販賣,當中包括多用途防水遮袋、布口罩、樽裝醬料、花生酥、合桃酥、越南米卷、泰國酸辣醬、手工芋圓糖水﹑順德家鄉魚餅等。機構表示,自 6 月中開始接受訂單,將於直播日( 25 日)下午 3 時截單,墟市劃分送貨地區,距離機構約15分鐘路程的地區可享送貨服務,同時亦可以郵寄的形式送貨。機構所在地位於旺角太子。

直播期間主辦團體會在闡述辦墟市的理念,以及讓各檔檔主在鏡頭前示範自己烹煮或製作自己產品。鄺嘉雯亦指,基於宣傳上的限制,網上墟市的收入未必比實質墟市多,但亦可用較彈性的平台作新嘗試。

廣告

墟市檔主全部都是基層市民,亦各有各故事。例如需要獨力照顧長期病患孩子的檔主Zoe,她本身領取綜援應付日常生活開資,以及孩子的醫療費用。近年開始參與墟市罷檔,製作及售賣布類手作品,以減輕經濟壓力,「孩子一病發就會全身抽蓄,平日要多花時間照顧他,參加墟市能增加收入,希望自己有手有腳,做到幾多得幾多」。Zoe表示,每年大概參加 4 次墟市,每次扣除成本能賺取約 1,500 元,但自 2 月爆發疫情起,實體墟市取消,Zoe自2月起沒有任何額外收入,只能依賴每月 8,000 元的綜援金過活。

Zoe表示,最大的經濟壓力源自於孩子,雖然有參與試驗計劃,原本數萬元的標靶藥可免費取得,但孩子平均每月要到醫院覆診兩至三次,醫院位置偏僻,要坐的士前往,車費為她帶來不少負擔。

Zoe定時會在家製作手作布類製品在墟市販賣,作為綜援金以外的額外收入。

Zoe定時會在家製作手作布類製品在墟市販賣,作為綜援金以外的額外收入。

另一位檔主是年近六旬的應哥,他本身於「棚仔」小販市場販賣布料和成衣約 40 年,近四年開始在各類型的墟市擺檔作副業。應哥表示,他的客源主要來自就讀設計學科或電影系的學生,但自從反送中運動開始後,學生開始停課,令他的生意額幾乎下跌至零收入,「以為捱過去就會好,誰知社會運動過後,疫情就出現,結果自疫情開始後就開始研究用不同布料製作口罩」。然而,自從政府推出銅芯口罩後,售賣口罩的生意額亦下降 8 成,唯有再構思製作其他產品作副業,「受疫情影響未能舉辦實體墟市,希望網上墟市能成功舉辦,增加收入」。

應哥將於網上墟市售賣手打的家鄉魚餅,以及手工芋圓糖水。

應哥將於網上墟市售賣手打的家鄉魚餅,以及手工芋圓糖水。

本身是烹飪班導師的檔主Kim,指自己烹飪班的課程自反送中運動開始已受影響,收入下降了 4 成。到近月疫情下,團體包班的課程甚至全部取消,近幾個月接近零收入。Kim表示,烹飪班屬於娛樂性質,難以估計行業在未來日子將何時才能復原,目前未知自己的生計會受影響到甚麼時候,「只能持續找不同的副業,但難易估計現實的狀況會如何,只能見步行步」。Kim 以合作形式與兩間烹飪班公司合作,即使政府有推出防疫抗疫基金,但作為自僱人士都未能受惠,「感覺自僱人士被忽略,雖然各行業都有人發聲話疫情下生計受影響,演藝界、體育界都有幾千人發聲,但烹飪班的行業只有數十人。」Kim 認為政府的支援少,即使發聲後,幫助亦不大,只能透過網上墟市售賣自製的產品,減輕生活上的經濟壓力。

從事烹飪班導師的Kim製作榛子朱古力合桃酥、狀元花生酥,以及迷你家鄉合桃酥。

從事烹飪班導師的Kim製作榛子朱古力合桃酥、狀元花生酥,以及迷你家鄉合桃酥。

籌備網上墟市的關注草根生活聯盟表示,現時食環署等政府部門仍未開放公眾場地予社福團體借用,即使疫情緩和,申請場地作墟市亦需約三個月至半年的時間。網上墟市籌辦人鄺嘉雯亦指,現時缺乏統一的政策處理墟市申請的事宜,不同政府部門的前線職員有不同的把關,每次的指引和處理都不同,墟市申請需經多個政府部門審批,即使其中一個部門禁止,都不能繼續籌辦,為籌備墟市增添不少困難。鄺嘉雯表示,是次是第一次舉辦網上墟市,以新平台作新嘗試,但鑑於沒有資金援助,機構可做到的宣傳有限,未能估計網上墟市的實質反應如何,但往後亦希望再次舉辦實體墟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