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囚支援 — 讓手足在提早離開監獄

2020/5/20 — 9:5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根據 #被捕人士關注組 在本週所更新的數字( https://t.me/youarenotalonehk/14393),政府至今起訴了1351人,當中已被判入獄和還押於監房等待判決的人數,加起來已有119人,還未計魚蛋革命仍然在囚,如梁天琦等義士。

這段時間,相繼有手足親友和家屬問我,到底被判三年、六年刑期,在上訴減刑難過登天的狀況下,是否便意味著自己的子女或伴侶,(即使根據普通法,如在服刑期間無抵觸監獄守則,便可扣減三份一刑期)是否也是鐵定要待至兩年或四年後,方能離開監獄?

其實不然。

根據《囚犯條例》,需服刑三年或以上的在囚人士,可在服畢一半刑期後申請「#監管下釋放計劃」(行內俗稱 Plan A),若然獲批即可提早六個月離開監獄。然而,當我自己在服刑期間向懲教人員打聽,也聽說成功獲批的機會近乎其微,據聞連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拿著一大疊甚麼太平紳士社會賢達的推薦信,申請也是失敗收場。而且,按我了解,從來沒有政治犯申請這個計畫。

至於「#釋前就業計劃」(行內俗稱 Plan B),適用於所有刑期長達兩年或以上的手足,可在本來放監日期前的十二個月起開始申請,若然獲批就可以提早六個月離開監獄。但在那六個月裡,還是跟與「監管下釋放計劃」有點不同,於晚間還是要回到懲教署管理的宿舍,即在豐力樓居住,但日間所擁有的自由,與常人無異。

實情,保安局的釋囚委員會,一直也有提供上述兩項提早釋放計劃,前者成功率低得誇張,而說實話連許仕仁也申請不了,更何況是如平民百姓的我們。不過另一選擇,即「釋前就業計劃」就可說是大熱之選,至少至少至少,#曾有幾位魚蛋革命手足成功獲批,真的提早離開了監獄。

據港府的說法,提供計畫的目的,是要讓已所謂「改過自新」,但由於在監獄長期服刑,而未必立即適應的囚犯,可以在監管期間重新自食其力,以便更順利在往後重投社會云云……姑勿論這個說法是否成理,或是否適用於我們所認識的政治犯,但至少總算有一個渠道,可以讓手足的親友知道,還是有可以嘗試的途徑,可以跟自己所愛所關心的人,盡早團圓。

正如早前托八鄉朱凱廸 Chu Hoi Dick去信懲教署所獲的答覆,過去幾年來的「釋前就業計畫」成功率,平均來說也有三成多;即使數據不算非常好,但自己在區諾軒 Au Nok-hin辦事處任職期間,確實是托賴葉錦龍 Sam Yip的幫忙,成功幫助一位魚蛋革命的義士,從監獄由零開始申請「釋前就業計劃」,最終過五關斬六將,幾經艱辛能把他從監獄帶出來,在圍牆外見到一刻,還是相當值得高興的。

無論如何,#囚權 工作真的是細水長流,可能大家看畢此文已會問刻下有甚麼可以做,從而協助至今已被判刑的二十位義士,但實情是最快最快最快,手足們在監獄裡也要待至今年秋天才可以開始申請,短期間即在未來幾個月裡,也未能做甚麼具體工作;但不論找尋推薦信、合適僱主聘請之類,不論未來自己擔當甚麼職務,是否身處於那個議員的辦事處,也會繼續努力跟進,希望在今年年尾的時候,能為大家帶來一些好消息。

目前已有家屬聯絡我,也歡迎手足親友發電郵來跟我查詢,可以提供多點過去替義士成功申請的經驗分享,共勉之。

「監管下釋放計畫」及「釋前就業計畫」數據

2020年(第一季)成功率:42%
接獲及經審議申請:12
獲批申請:5

2019年成功率:30%
接獲及經審議申請:60
獲批申請:18

2018年成功率:40%
接獲及經審議申請:52
獲批申請:21

2017年成功率:42%
接獲及經審議申請:66
獲批申請:28

願意為「釋前就業計畫」提供工作崗位的機構數目:
2019年:29
2018年:25
2017年:32

#在囚手足支援

.每一位香港人:去信與在囚手足做筆友打氣

.了解手足狀況:細閲《白手指南 —— 監獄還押及服刑細則解說》

.在囚手足親友:領取能夠送入監獄的獨立包裝口罩

.在囚手足親友:參加黃店「還押手足零食/ 日用品計劃」

.民主派區議員:領取手足在囚編號進行公務探訪

作者 Facebook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