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沙田,我看到「警暴新境界」

2019/7/15 — 11:46

作為接近30年沙田街坊,我想不到我生命中有任何社區可以代替沙田。不想講太多我對沙田的感覺:看見人群在我最熟悉的地圖上走過,一陣悸動,我愛沙田,完。

在沙田,我看見警暴到達了一個新的境界。

為何警察可以隨意走進一個營業中的商場驅散人群?

廣告

新城市廣場依然熙來攘往,遊行人士進入新城市廣場,是顧客。不是在詭辯,大家是有消費需要的;而沙田人諸般不願,都得承認這是我們最重要的購物中心。顧客逛一個正在開門的商場,用餐,購物,閒逛,理所當然。商場大部份食肆營業至2300(BEERLINER是2330)。這些食肆分佈在一至七樓各層:即是說,在2330前,任何人使用新城市廣場,都合情合理;更重要的是,佈滿警力的三樓,是地政總署資料列明的公共空間,必須24小時開放。警方在晚上九時開始不斷在三樓驅趕、喝罵市民、情緒失控、在室內使用胡椒噴霧、更無差別與市民毆打,這行動的目的為何?

警察想不想市民離開?

廣告

不。

警察要示威者離開,收隊,你好我好大家好,不。

在源禾路前沿的示威者離開,到沙田火車站,不准入閘。不准留在外面,又不准離去,然後不准留在商場——我想市民只能蒸發。

另一邊廂,防暴警察將一批途徑沙田市中心巴士總站的示威者推向大埔公路沙田段:這是九號幹線的一部分,車速雖是50Km/h,但一般司機都會以較高車速行駛,直到橋底過後有「白鴿籠」才減速至50Km/h。我想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於凌晨在記招所講:「任何人受傷我都唔想。」在警方逼示威者出馬路中已「充分體現」。

在大會堂百步梯的和理非市民,何以要落得四面楚歌的恐懼?

在最和理非的這一隅(商場的是有消費能力的和理非),大家都明白大會堂放映會不反對通知書到2300。百步梯上有不同年紀,甚至不同政見的人士。由於原本播放《地厚天高》的器材因道路封鎖未能進入百步梯,放映會取消,改為市民輪流發言。集會與發言的市民不論年齡層、政見、關注議題都不盡相同,有關注本土的;有面向中國;也有關注勞工議題。集會非常和平,但我卻很焦慮,作為多年街坊,明白這個地點之所以能聚集人群,全因本身百步梯的設計容許市民從不同的地點進入大會堂及圖書館:這是沙田居民都知道的事。

這裏表面一片和理非,但各人在手機中都得知警察正從四面八方掩至:正面是新城市廣場的驅散遊人行動;左有防暴警察在希爾頓中心佈防;右是源禾路的對峙;後面是沙田公園,一隊一隊的無號碼警察向市民隔空對罵——四面楚歌的中心是一個有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

大約2030,氣氛緊張起來,距離通知書結束時間還有兩個半小時。大家已經全部站起,準備離開。再也沒有分享環節,「咪手」不斷報告四周警力狀況。大家也不斷互相報告:沙田站反覆地開放關閉,防暴推進的方向......

漸漸,再說四周兇險已是廢話,取而代之的是討論沙田圍站/車公廟站/旺角東站/大圍/第一城的情況。終歸要走,往後經瀝源橋離去已是唯一選擇。可是,沙田公園和添馬公園近似:黑暗,視野低,一面臨海/河,實在步步為營。到達城河彼岸,又有大批便衣守在沙田圍站。而這是絕對合法的集會!絕對合法!連一句粗口都沒有的集會,最後在恐懼當中疏散。

不要太相信「不反對通知書」

經過6.12 的中信事件,還有今晚的新城市事件,百步梯四面楚歌,所謂的「不反對通知書」,所謂日常生活的自由,已經蕩然無存,「不反對通知書」已是歷史文件。反正有沒有「不反對通知書」,結果沒有分別;在任何公眾地方都在非法集結。

十二點,新城市中庭剩下記者,廣播著不知名的悠閒音樂,直播中只見滿目瘡痍,太滑稽。

但這仍是好地方,香港第一部飛機起飛的地方。

我以沙田為傲。

(文本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