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香港之路」遇見波羅的海人

2019/8/25 — 15:33

上環人鏈,Jānis(右二)和 Andrius(右一)分別穿上拉脫維亞及立陶宛球衣,聲援港人。

上環人鏈,Jānis(右二)和 Andrius(右一)分別穿上拉脫維亞及立陶宛球衣,聲援港人。

8 月 23 日,香港人手牽手 60 公里組成「香港之路」,盼政府回應五大訴求。這晚我在上環,未有親歷連登仔「尿袋事件」,卻在上環路段遇見幾位波羅的海人。

上環一段有不少外籍人士參與,接近八時,在西港城正門外,有五、六名居港波羅的海人徐徐加入隊伍,一字排開,站着等待行動開始,來自拉脫維亞的 Jānis 便是其中一人。

49 歲的 Jānis 是上環街坊,來港逾 25 年,已視這裏為家。他說自己並非反修例的示威常客,這晚是他第二次出來抗議,看到網上宣傳,便約朋友一起前來。

廣告

30 年前的同一天,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及立陶宛 200 萬人民,為爭取自由築起人鏈,標誌了蘇聯解體的開端。當年在里加讀大學的 Jānis 也在「波羅的海之路」人鏈中,還清楚記得那個畫面,他說從前資訊沒那麼發達,要靠把口傳達訊息,還有獨立媒體宣傳,「三國之間有好多鄉村地區,要組成人鏈有難度,有巴士公司安排義載,把人送到各個地方,所有人非常團結,沒有政治分化,大家有共同目標:想成為獨立國家。」

今天回頭看,問他有甚麼感覺?「30 年前我們站出來時,無人意識到重要性有幾大,現在我才看得見,原來有許多影響,是一個轉捩點,讓波羅的海三國重獲獨立,希望今次行動(香港之路)能為香港帶來一些改變。」

廣告

「香港之路」行動維持了一小時,期間看到這樣的情景:負責統籌的義工,在街上來回奔跑,有人派口罩,有人通知哪個路段人手不足,或哪兒排滿了人,人群要往其他方向去。人鏈中許多陌生男女,沒與身邊人牽手,各人搭膊頭、 亮起手機,高喊口號。事前,活動搞手強調不堵路,現場所見,綠燈時示威者走出馬路、有秩序一字排開,紅燈一轉又返回人行路,讓車輛駛過,途人不禁停下腳步,拿出手機拍照,有經過的車輛按響喇叭聲援。

和 Jānis 拖着手的是其伴侶 Andrius,他認為這次行動規劃得好:「幾時要唱歌、幾時做遮眼手勢,這是一場和平示威,值得尊敬。」

Andrius 是立陶宛人,父母在二戰時移居加拿大並誕下他,自小在國外自由環境下成長,1989 年波羅的海三國人民組織人鏈時,他參加過由海外立陶宛人所辦集會,聲援遠方的同胞,直至立陶宛正式獨立,他才第一次回國,2001 年來港工作,一住就十幾年。

Andrius 笑說,立陶宛媒體十分關注「香港之路」行動,單單過去一周,便收到五個電話訪問邀請,可是他嫌麻煩拒絕了,「我好鍾意香港,但近幾年變化太大,覺得香港變得依賴中國⋯⋯林鄭月娥根本無權力,她只聽命北京,《逃犯條例》好有問題,如果條例通過,所有外國人很可能選擇離開香港。」我問他會走嗎?他毫不猶豫答會:「這是中國的錯。」

Jānis 亦有同感,這位老外眼中的香港,回歸後最初幾年沒多大轉變,近年一部分的自由慢慢被拿走、媒體甚至自我審查,「2014 年(雨傘運動)沒有實現過任何東西,很多人感到失望,所以示威再現,「現在每個禮拜示威者都走出來,他們再不怕催淚彈,就算發射橡膠子彈,仍然出來抗爭。我只祈求沒有流血事件發生。」

晚上九時,人鏈行動結束,Jānis 擔心的衝突場面沒有發生,在場人士流水式散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