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地區康健中心是跨界別合作典範還是政治酬庸工具?

2020/1/17 — 11:23

立法會圖片

立法會圖片

【文:朱永基(香港公開大學李兆基商業管理學院高級講師)】

政府自 2017 年起提出要建立一個全面、協調各界的基層醫療系統,讓病患者在所居社區或更便利的地方獲取及時的醫療服務,免卻動不動要跑到急症室求診;同時加強公共衛生的教育和輔導,以減少重覆入院情況,減輕公立醫院壓力。去年食物及衞生局在葵青區設立作為試點的地區康健中心(康健中心),已經投入運作。

從「健康中心」到「康健中心」

廣告

其實從1998年起,衛生署已經在各區成立由醫院管理局營運的「長者健康中心」(健康中心),共1 8 所;並成立 18 支長者健康外展分隊,致力加強為年滿 65 歲的長者在所居社區提供基層健康護理服務。長者繳付年費 110 元成為會員,往後每次診症及接受治療只需付費 50 元。不過要成為會員,估計輪侯時間由 7 個月至 39 個月。換言之,一直以來政府並非沒有在公立醫院以外主動進入社區提供基層醫療的團隊與方案,遺憾的是這一如其他公營醫療服務一樣僧多粥少,包括專科門診以及所需使用儀器之檢查、「非緊急」的手術等等,連本意是在各區建立的基層醫療要塞「長者健康中心」,輪侯時間亦往往以年計。

行政長官 2017 年施政報告中表明「有決心加強推動個人和社區的參與……,加強地區基層醫療服務,以鼓勵市民預防疾病,加強自我和家居照顧,減少住院需要。」 (第 157 - 159 段) 翌年之施政報告進一步提出:「政府會大力投放資源,資助康健中心每年約1億元的營運開支。為鼓勵市民管理自身的健康,他們亦需分擔服務的部分成本。」 (第 176 - 178 段) 那麼,衛生署於 18 區一直謍運的「健康中心」到底跟「康健中心」有什麼異同?

廣告

真的要「銳意加強」基層醫療健康服務,投放資源在現有「健康中心」有何不可?透過推廣健康生活及知識以減低染病和罹患殘疾的機會和減輕對公營醫院的壓力,「健康中心」跟「康健中心」的目標是一致的。設立診所由跨專業團隊提供綜合醫療服務(Integrated Care),為長者提供疾病預防、健康促進和疾病治療服務,「健康中心」跟「康健中心」的服務範疇及形式也沒有太大分別。

政府對「康健中心」如何能加強基層醫療的構想是這樣的:「以康健中心為總部,並配以五個設於位置方便的分區附屬中心的服務樞紐,利用資訊科技基礎設施,連結一個由地區醫護人員組成的服務網絡。」(行政長官 2018 年施政報告,第 176 - 178 段)連結的方式包括建立區內願意協作的地區醫護人員名冊,病歷互通,病人在服務網絡內會獲得補助,餘額則由自己支付。換句話說,此計劃的實質意義就是落實病歷互通,加強健康教育工作,並把部分慢性疾病病人分流到私家醫療診所。可是,整個計劃要是於現有的「健康中心」中落實,也無不可,大概就是擴大已有診所規模,增聘外展團隊人手從事保健教育及輔導服務,並委以地區服務網絡的任務。病人同樣可以在所居社區內接受更快捷便利、並得到補助的各項醫療服務。

「醫社合作」才是計劃靈魂

筆者沒有「健康中心」相關財務數據,恕未能推算每年資助「康健中心」的一億元,要是用於現有的「健康中心」來落實現有的計劃會有多少成效。在各區服務多年的健康中心,其跨部門團隊都坐擁豐富的經驗及數據,在已有的成果之上增加資源實踐新計劃,一般是施政者首選,忽然「大興土木」另闢「康健中心」,所為何事?其實兩者主要的差異就在於「健康中心」是公營,並以醫護人員為中心的主要管理者,而「康健中心」則是由被委任的社福機構主理,以便實行整個計劃之時,更能全面照顧病人身心靈各方面的需要,並予以更全面的協助。這種規模的「醫社合作」在香港是嶄新的,向社會工作專業充權,依仗他們的地區的服務網絡,以及對服務對象的疾病、居住環境、生活習慣、情緒、家庭關係等範疇的了解,以主動和有效的方式把所需的護理服務帶到基層。誠如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食物及衛生局基層醫療健康發展督導委員會委員林正財醫生早前接受媒體所言:「社工推動健康的能力隨時大過醫護人員……。醫生不會在市民健健康康時為他做疾病預防工作,病人同樣是有病才來找醫生,所以醫生是了解病多過病因。」所以,「醫社合作」就是整個計劃的靈魂。若是被任命的營辦者又是醫護人員為首的團體,那麼「醫社合作」是否只是晃子,「醫社合作」實為「醫醫合作」,社會工作專業仍然只是聊作支援的配角?

其實是政治酬庸工具嗎?

過去這一年多,許多不同界別的人士於媒體提出質疑,認為在地區康健中心營辦權的任命上,充滿政治酬庸的味道;一些網媒消息更預言下一個中心的中標者是食衞局局長的友好范姓醫生所營辦的團體。「地區康健中心」的任命是否「政治酬庸」,一方提出嚴厲質疑,另一方則諱莫如深,這些指控暫難得到證實。要是了解政府棄「健康」而取「康健」的原委,是寄望「醫社合作」發揮的效益,那麼只要在選擇營運機構上緊記的本意,委任該區具規模並有長期地區服務記錄的社會工作專業團體,而不是醫護領頭的醫療服務團體,就得以釋除「計劃是政治酬庸工具、是醫學霸權的體現」等疑慮。社會工作專業團體如何領軍,以提升基層醫療服務的質素,將會是地區康健中心能否成為跨界別社會合作(cross-sector social partnership)成功案例的關鍵。我們拭目以待吧!

 

(作者簡介:香港公開大學李兆基商業管理學院高級講師,英國皇家公共衛生學會資深會員,香港醫務行政學院副院士。早於 2006 年創辦社會企業,於寶血醫院(明愛)營運復康中心,為基層提供專職治療服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