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Facebook 圖片

地獄下求生

滿目瘡痍,熟悉景象,今日不復再見。目睹快將清拆鏟平的裕民坊,周圍都是鐵架、挖土機,大為神傷。與前《果籽》的記者、《米紙》訪問街坊,希望帶出他們重建的故事,掙扎生活下去。

生意極差的地牢市集,檔主戲稱為「地獄市集」,實情充滿本地品牌,包括香港出品的內衣和 BB 衫,也有文青的手工製作,產品繁多,可惜人流欠奉。街坊侃侃而談往日的歲月,沉醉過去的好日子。

探訪裕民坊僅剩兩個固定檔口,鐘錶匠佘生,心實在不忍。他等待十多年,仍未有工匠牌,也沒有任何安置。他在地盤旁邊擺檔,背後是隆隆的清拆聲音,塵土飛揚,頭頂是紅色的鐵架,雨越下越大,水一直滴下。我們能做的,是繼續為他爭取下工匠牌,讓他有尊嚴的生存下去,延續手藝。

行過他的檔口,有時不敢跟他說話,因為事情經過幾年,仍沒有太大進展,但是他反而鼓勵我,「生活仍可以,很希望有工匠牌,入去新市集。」簡單卑微的要求,最有力量。

裕民坊終結前,一切很難看,但街坊的遭遇更心痛。建築物消失了,人可以往哪裏去?街坊的話題由生計,變成移民。離開,從來不是選擇,是無奈接受。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